全世界矚目的美國大選熱度在當地時間11月3日達到了頂峰,投票結果顯示,現任總統特朗普不僅鞏固了以往共和黨的鐵票倉選票,還在佐治亞州、北卡、賓州、密歇根州和威斯康辛州等民主黨人控制的關鍵州取得了絕對的領先優勢。這些州的選舉人票足以讓特朗普總統大勝。是以,特朗普及其團隊在白宮很快發表了勝選聲明。

然而,詭異的是,就在結果即將揭曉之際,這些州紛紛叫停計票。特朗普隨即發推稱「一群非常可悲的人正試圖剝奪另一群人的選舉成果,我們不會容忍」。更為詭異的是,一個晚上過去,民主黨候選人拜登的選票在上述幾個州卻突然飆升,反超特朗普。大選日中的種種反常現象,很難不讓人懷疑背後有人在搗鬼。

目前已被曝出的反常現象有:

一、威斯康辛州憑空多出全部支持拜登的選票。據報,3日至4日凌晨兩點左右威斯康辛州開出的選票中,特朗普遙遙領先拜登十幾萬張選票。然而,次日清晨公佈的結果顯示,威斯康辛州卻突然多出十多萬張選票,且無一例外都是投給拜登的,特朗普一張選票都沒有。

這顯然不符合正常的投票統計規律,而且十幾萬張選票居然在短短一兩個小時內就完成計票程序,造假也是前所未有了。

二、密歇根州投票數據有疑。根據Federalist網站報道,在密歇根州,拜登不知何故獲得了13.8萬張選票,而特朗普和其他候選人卻一無所獲,且收到的投票數量超過了已經註冊的選民數量。其後發現是一個環節上報數據時打錯字,給拜登多加了個0,導致拜登戲劇性地多了十倍票。

此外,密歇根州安特里姆縣(Antrim County)的投票結果也令人生疑。因為2016年特朗普曾以30個百分點的優勢擊敗希拉莉‧克林頓,而今年的投票結果顯示,拜登領先特朗普29個百分點,許多記者和分析家認為,這個結果不可能是準確的。

三、密歇根州郵局被指作弊。根據新聞非牟利組織「Veritas項目」的影片,有來自密歇根州郵政局內部的人舉報說,他的上級主管稱,將那些11月4日選舉次日才送到郵局的郵寄選票蓋上3日的郵戳,以便能通過。這是因為在該州,郵戳必須早於11月3日晚上8點前,才能納入計票。

四、賓州發現計票欺詐行為。11月4日,特朗普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透露,他正與特朗普競選法律團隊趕往費城,並聲稱那裏正在發生「大規模的(選票)欺騙」,但他沒有詳細說明。不過他表示,將設法保護那些投給總統的選票,「不讓」民主黨人「偷走」特朗普總統在賓州的勝利。

此前,有報道指,賓州依靠民主黨州務卿的計劃,將逾期寄出的選票當作選舉日收到的選票計算,即使它們沒有郵戳。而特朗普競選團隊選舉日運作主管邁克‧羅曼11月3日發推文表示,「民主黨選舉官員封殺特朗普在費城的投票監票員。」

五、美國亞利桑那州格倫代爾市警察局官員3日透露說,10月下旬,一名農場工人在一條公路上發現了18張被盜的選票。

六、有消息稱,在民主黨執政的底特律市,該市警察把守住投票入口阻止監督員進入,並派出工作人員將投票區的透明玻璃隔斷,外圍增加了不透明類似泡沫的遮擋物,以阻止美國選民監督。

七、佐治亞州偷偷計票。佐治亞州共和黨主席11月4日在推特發文表示,「富爾頓縣(Fulton County)昨晚讓我們的觀察員回家,原因是他們要關門了,結果他們繼續偷偷計票。」另有一名共和黨觀察員看到一名投票站工作人員,從後面的房間裏將未處理的郵寄選票,混入已處理過、準備製表的郵寄選票中。

八、註冊選民超過符合投票公民數量。11月4日,美國「司法觀察」宣佈:今年9月的一項研究顯示,在29個州的353個縣的註冊選民比符合投票年齡的公民多180萬。研究發現,有8個州的全州註冊率超過100%,這些州包括:阿拉斯加、科羅拉多、緬因州、馬里蘭州、密歇根州、新澤西州、羅德島州和佛蒙特州。

對此,司法觀察主席湯姆·菲頓說:「這些數據突出了盲目向選民登記名單郵寄選票和選票申請的魯莽行為。骯髒的投票名冊意味著骯髒的選舉。」

九、特朗普發表勝選聲明和指控大選計票存在舞弊的幾則推特被封殺。

十、對於特朗普領先拜登的新聞,中共官媒和大陸媒體刻意忽略,反而在威斯康辛州和密歇根州拜登選票突然超出特朗普後,連夜推出新聞,暗示拜登即將勝選。

上述在大選日出現的種種反常現象表明,背後有人正在搗鬼。正如特朗普在推特上明確指出的,「昨晚,我在許多關鍵州領先,多數是穩固的,且幾乎都是民主黨控制的州。然後,一個接一個地,它們(的領先)開始詭異地消失,因為令人震驚的一大堆選票(突然)被計票。非常奇怪,『民調機構』完全弄錯了,而且是歷史性的錯誤。」「他們(民主黨)正在努力使(我在)賓夕凡尼亞州(領先)的50萬張票優勢消失,儘可能快地消失。同樣,密歇根等地也是如此!」

而本人也聽一個朋友說,他在紐約民主黨內的一個溫和派明確告訴他,民主黨左派正在有組織地作弊。在美國民主黨左派毫不隱諱地以各種手段破壞美國的民主制度,以盜取選舉成果,奪取大選的勝利的背後,無疑也少不了與拜登和民主黨高官有勾兌、並一直力挺拜登的中共的鬼影,因為他們有著共同的目標,那就是將特朗普拉下馬。

以拜登為代表的美國華盛頓沼澤,不願特朗普連任,是為了掩蓋他們與中共勾兌、從中共攫取巨大利益的黑幕,而北京政權則是為了延長中共的壽命,因為他們深知,一旦特朗普再次當選,將是北京的噩夢,北京必將遭致更為猛烈的打擊。從這個意義上說,朱利安尼所言的此次大選不僅「關乎美國未來是否面臨言論審查,關乎中共是否會掌控美國,關乎我們是否能保持美國的自由和偉大」絕非危言聳聽。換言之,拜登若當選,對美國乃至全世界都將是一場災難。

那麼,左派和中共能如願所償嗎?答案是否定的。

首先,越來越多的美國人正在覺醒,正在意識到誰在捍衛美國的利益,正在意識到與中共勾兌的華盛頓政客們對美國的危害,他們不會容許造假行為踐踏美國的民主制度,相信民意會擊敗那些危害美國利益的政客們。

其次,業已認識到左派作弊以及中共干預美國大選的特朗普陣營絕不會坐以待斃,一定會採取相應行動,如運用合理的法律手段揭穿作弊行為。

迄今為止,特朗普陣營以「威斯康辛州多個縣存在違規行為,對計票結果的有效性產生嚴重懷疑」為由,已要求威斯康辛州全面重新計票,並提起訴訟以暫停密歇根州和賓州的延期計票工作,直到共和黨觀察員能進入設施監督點票。此外,在佐治亞州繼續清點選票之際,特朗普陣營也就計票存在的問題提起訴訟,要求暫停清點選票。

特朗普3日在白宮發表勝選聲明中說道:「我們贏了很多州,看看這個名單,我們已經贏了。但是事情突然停了下來,他們知道自己贏不了了,就說要上法庭。我之前就聽說了,民主黨不管自己輸贏都要上法庭。這本是一個重大勝利的時刻,現在發生了甚麼,這是對美國公眾的欺詐行為,這對我們的國家而言非常尷尬,為了確保國家正義得以捍衛,我們會合理運用法律手段,我們要上最高法院,要求停止大選,我們不會讓他們讓投票打成一片,明天早上再加上一些數字。」

不僅如此,民主黨在大選中的作弊,正好為特朗普加大力度排乾華盛頓沼澤提供契機。而對於背後的鬼影中共,特朗普政府則可以推出新一輪的有針對性的打擊計劃,比如就中共散播病毒至全球追責。

第三,相信天意不會讓左派舞弊和中共的陰謀得逞。不久前美國主流媒體發表評論文章,稱特朗普這次大選勝出的機會甚微,除非「閃電兩次擊中同一個地方」。但是沒想到的是,特朗普大廈隨後就被閃電擊中了,而且不是兩次,是三次。有意思的是,在2016年3月正值美國大選競爭激烈之時,特朗普在芝加哥的大酒店也遭遇了一次閃電擊中。這僅僅是巧合嗎?

儘管特朗普連任之路有些許波折,但這個過程既是考驗,也是清除美國內部沼澤和干預、操縱美國大選的中共的機會。可以想見的是,接下來的看不見硝煙的大戰會更為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