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以來,美國對中共偷盜國際知識產權和國防科技、威脅美國國家安全的行為不斷進行打擊。9月25日,美國商務部又對中國晶片產業巨頭中芯國際實施制裁。10月上旬,國際評級機構標普將中芯國際「BBB-」的長期主體信用評級列入「負面信用觀察名單」。

9月份,中國科學院院長白春禮表態,將把被美國「卡脖子」的項目立下趕超軍令狀。同時,中共國家發改委等四部門聯合發文要加快晶片,核心技術攻關。中共揚言要「自力更生」製造晶片,實現晶片自給率在2025年達到70%的目標。外媒報道, 2025年前中共將投放9.5萬億人民幣發展本國半導體產業,號稱要拿出當年造原子彈一樣的氣勢。

然而,中共靠砸錢能砸出晶片嗎?國產芯業,到底是被誰掐住了脖子,中共究竟是推手還是殺手?

大躍進式的造「芯」運動

中國每年進口的集成電路價值超過3000億美元,中美關係不斷交惡,偷來主義失靈,為了突圍,中共喊出晶片愛國主義,在全國多省掀起了國產造「芯」大躍進運動。

《中國經濟周刊》10月29日報道,大陸目前共有27萬餘家半導體相關企業,廣東省佔比達43.02%,位居首位。福建省和江蘇省份別位居第二、三位。僅今年1月~10月,全國新增集成電路相關企業超過5.8萬家,增速高達33%以上。其中,2020年第3季度新增近1.9萬家,平均每天新增逾200家。

據《21世紀經濟報道》引述不完全統計,僅安徽、浙江、福建、陝西等10餘省市制定的2020年集成電路產業規劃目標就達1.42萬億元,相當於年度軍費預算。

這種舉國體制的「芯」熱,是高唱「愛國」讚歌下的「發財」攻略。大幹快上,追求短平快,地方政府為向政治看齊,撈政治資本,根本沒有做科學嚴謹的調研和論證,只要企業能上馬,優惠拿地,注資入股,協調信貸,一路綠燈。重金之下,趨之若鶩,造茶葉蛋的也造起了原子彈,2019年和2020年兩年,由非半導體轉產半導體企業總和近2萬家,英國《金融時報》報道,2020年前9個月1.3萬家註冊半導體公司中甚至有海鮮業者和汽車零件商。

千億計劃爛尾

網上熱傳華為任正非的一段話:「以前修路啊、修橋啊、修房子啊,已經習慣了,只要砸錢就行,這個晶片光砸錢不行,得砸數學家、物理學家、化學家……」奉行偷來主義的華為,骨子裏最清楚中共的實力,也知道它在晶片業上的短命套路。

中共號稱將用9.5萬億砸進晶片業,這相當於年度教育經費預算的2倍。其效果如何呢?據《中國證券報》報道,2018年以來,江蘇、湖北、四川、陝西等地的6個百億級,乃至千億級的半導體發展計劃相繼停擺,造成巨大損失。有的項目幾乎還未上馬已成爛尾。

成立於2017年的湖北武漢弘芯項目總投資達1280億元人民幣,從台灣引進100多專業人才,花大價錢購買荷蘭ASML公司支持7nm晶片製程的NXT:1980Di光刻機。高呼每月要有3萬片的產能,去年底還為光刻機進廠舉行了儀式,背景板上赫然寫著「弘芯報國、夢圓中華」八個大字。光刻機還沒有啟用,今年就已經被抵押給銀行。2020年7月30日,弘芯項目被曝出「存在較大資金缺口,面臨項目停滯的風險」。

國產晶片大躍進運動造成了一種奇葩的半導體企業生態:一邊是雨後春筍般的成立上馬,一邊是潰敗如山倒似的迅速爛尾。

10月20日,中共國家發改委發言人孟瑋在新聞發佈會上指出,個別地方對晶片行業認識不清,盲目建設,造成浪費。並警告「按照『誰支持、誰負責』原則,對造成重大損失或引發重大風險的,予以通報問責。」

問題是,這是「個別地方」認識不清嗎?中共的各種大躍進、一窩蜂、政治掛帥工程、禍國殃民的項目還少嗎?最該被追責的應該是中共。

一位網友寫道:「執政71年,清廉指數倒數,稅負世界第二,豆腐渣工程佔90%,6億人月入1000元,官員老婆孩子送出國,民脂民膏存瑞銀。」一個沒有思想與言論自由,充滿謊言與暴力的政權,還指望它能給人們帶來甚麼真正的科技創新與福祉呢。

內循環拯救得了晶片嗎?

中共目前內外交困,似有重啟計劃經濟路線跡象,美其名曰經濟內循環。國內多位晶片專家認為如果晶片完全搞內循環,所有的設備和原材料都要中國自己研發和生產。而目前只能生產90nm晶片,比如中國自主生產的最好的光刻機,加工精度只是90納米,這相當於國際上2004年台式機CPU水平。

假如藉助進口部份原材料和器材,可以生產45nm晶片,就相當於國際上2011年左右的水平。目前代表國內最高水平的中芯國際能穩定生產28nm晶片,也只是2014-2015年的主流技術。中芯國際雖然已經攻克14nm技術,但還無法做到穩定量產,自主可控版本樂觀預估需6-10年。

而台灣的台積電目前可以製造3nm晶片,密度比次一級的5nm提高了15%,性能提高了10-15%,能源效率也提高了20-25%。2017年,台積電市值超過英特爾,一躍成全球第一大半導體企業。2018年,《財富》500強排行榜,台積電位列第368位。2019年台積電全球市場佔有率近52%,是第二名三星的3倍多。

人才緊缺是國產晶片業的短板。據《中國集成電路產業人才白皮書(2018-2019年)》預計,到2021年前後,晶片全行業人才需求規模約72萬人。截止2018年底,全行業從業人數約46萬人,意味著還有26萬人的缺口,而當年進入相關行業的專業畢業生不到4萬。為此,中共今年在南京緊急成立集成電路大學,成為中國第一個晶片大學。即使每年畢業生1萬人,也得4年以後才能迎來首屆畢業生。

而中共的教育體制,高校政治課程佔據將近20%的學分,學生高考上大學後基本就是成功的人生了,學習的動力就是為了將來有個好工作,買車買房,利益驅動下的學習心態使學生很難學到真正的知識。大陸財新網報道,一位有8年晶片從業經驗的設計師表示,碩博畢業的晶片專業生還要在行業內待10年才能把技術基本搞通,也就是說40歲左右,人生事業剛起步,而做互聯網,一款APP火了,30歲就趕上IPO,誰還做晶片?

中共在高校營造學術銅臭氛圍的同時,極度強化政治意識形態,缺乏真正的科研環境,一位正在考慮讀博的業內從業者說,學術氛圍是考察的重點,「這直接決定了這群腦袋很好用的人會不會慢慢喪失掉創造力和科研熱情。」該名集成電路從業者表示對此信心不足。

國內半導體研製並非輸在起跑線上

中共經常把國產晶片的短板歸咎於起步晚。真相並非如此。

中共1949年從民國手中繼承過來的科技、學術實力相當強。1948年,中央研究院81位院士,其中60位,因沒有看清中共竊國篡權的真實面目,留在了大陸。加上錢學森等大批優秀科學家回國,那時的大陸擁有一大批卓越的科技人才:數學界的陳建功、蘇步青、華羅庚,物理學界的吳有訓、葉企孫,化學界的侯德榜,氣象學界的竺可楨,地質學界的李四光,工程建築界的茅以升等等。

中共利用科學家們的家國情懷與奉獻精神,1956年在北大設置了半導體物理專業,半導體科學技術被列為當時國家新技術四大緊急措施之一;1958年,中科院拉出中國第一根矽單晶;1960年在中科院成立半導體所,1965年開發出第一塊集成電路;1973年,北京大學物理系半導體研究小組,設計出第一批三種類型的(矽柵NMOS、矽柵PMOS、鋁柵NMOS)1K DRAM動態隨機存儲器,這個起步把台灣和南韓甩出四、五年。

製造晶片的核心裝備光刻機,在中國起步也並不晚。1965年,中國便研製出65型接觸式光刻機,稱霸光刻機界的荷蘭ASML公司這時還沒有成立。

接下來的文革中,中共對國寶級科學家大打出手:半導體物理的奠基人謝希德,被打成走資派,每天掃廁所;開發出中國第一根矽單晶棒的林蘭英,其父被造反派在火車上毆打致死,林蘭英本人受盡屈辱;半導體學界的靈魂人物王守武,被停職批鬥……

當中共在國內大搞政治運動的六十年代,晶片技術方面處於落後的台灣則開始了晶片製造的啟蒙期。經過了8年萌芽期,20年政府扶持期,30年的自發成長期,整整半個多世紀時間,台灣建立了晶片產業無可撼動的地位。2019年,台灣的台積電、聯電和力晶科技分別在全球排行榜上佔據第三和第六的寶座。僅這三家台灣公司所生產的晶片,就佔據了全球晶片代工市場的60%以上,地位無人能及。

結語

類似晶片這種高端技術密集型產業是需要務實技術積累,參與者需要幾十年如一日的工匠精神才能完成。文革後,中共鼓勵一切向錢看,政府、企業只注重虛假DGP和眼前利益,教育與科研體系,學術造假成風,基礎學科建設與研究都成了冷門,企業更不願意去投錢做基礎學科的研發項目,而類似晶片、發動機渦輪葉片等不是靠一夜暴富這種心態就能弄出來的。剩下的辦法就只能是依賴進口,還有就是靠各種方式偷來主義、拿來主義的「彎道超車」。

中共體制不解體,中國國內的產業環境不會發生根本性好轉,中華民族復興與崛起也無從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