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是人工智能和量子計算等關鍵性新興技術的全球領軍者,但中國(中共)在這一領域的快速發展對美國的主導地位構成了極大的挑戰。

中共政權為成為這一領域的全球主導者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資本資源。中國近年來在科技領域的增長對美國經濟、勞動力市場和國家安全產生了長期影響。

白宮於10月15日推出一項新戰略,以保護美國在對經濟和國家安全至關重要的新興技術領域的主導地位。白宮確定了20個對美國國家安全至關重要的技術領域,包括人工智能(AI)、能源、量子信息科學、通信和網絡技術、半導體和太空技術。

白宮發佈的《國家關鍵與新興科技戰略》,概述了如何促進和保護美國在高科技領域的競爭優勢。

美國智囊「資訊科技和創新基金會」(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Foundation,簡稱ITIF)的總裁阿特金森(Rob Atkinson)認為,雖然該報告承認中國和俄羅斯都是戰略競爭對手,但美國在科技領域保持領先地位的最大挑戰「肯定來自中國(中共)」。

「當現任政府在談論美國創新領導力面臨的外部挑戰時,這才是真正的問題」,他告訴新唐人商業欄目(NTD Business)。

自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以來,中共就開始了其不公平的貿易行為,其中包括輸送數千億美元的政府補貼來支持其關鍵產業。中共還採取了各種如工業間諜、網絡盜竊、強迫合資以換取市場准入、以及收購外國公司等各種手段以獲得敏感技術。

阿特金森表示,美國已越來越認識到,政府需要在保護美國企業創新方面發揮出重要的作用。

「我認為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個(白宮)戰略計劃非常有說服力,因為對於共和黨,即使是五年前,他們也不會談論競爭力之類的話題。」阿特金森說道。

阿特金森指出,在特朗普執政期間,共和黨已經發生了「真正的轉變」,該黨現在主張美國政府在研發和不斷增長的熟練勞動力方面發揮更大的作用。

「對我來說,這在某種程度上是一個先兆。它確實標誌著共和黨政要現在非常重視有關競爭力和中國(中共)的議題,」阿特金森說道。

根據白宮的計劃,保持美國在新興技術領域領先地位的戰略包括大量的研發投資。

其它優先事項包括培訓熟練勞動力、鬆綁監管,以及與價值觀相同的盟友合作。該計劃有兩大支柱:促進國家安全的創新基礎和保護技術優勢。

研發支出很重要,因為它反映了一個國家對增長創新和技術能力的承諾。根據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簡稱NSF)的《2020年科學與工程指標》報告,2017年美國的研發支出在全球領先。然而,自2000年以來,美國的研發全球份額有所下降,因為中國的研發支出在同期大幅上升。

2000年至2017年期間,中國的研發支出每年增長超過17%。根據NSF的報告,美國的同期研發支出年增長僅為4.3%。

阿特金森表示,特朗普政府還將監管改革作為其關鍵技術計劃的核心議程之一。

例如,特朗普政府去年採取了一項重要措施,簡化農業生物技術產品的監管審查程序,以減少延誤和成本,並為農民提供確定性。

「在此之前,將新技術投入農場要難得多」,阿特金森說。

就在最近,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還簡化了圍繞部署商業無人機運送產品的新技術規則,阿特金森表示,監管鬆綁使得創新的市場應用變得更加容易。

與價值觀相同的國家合作是特朗普政府的另一個優先事項,這對於確保這些新技術的使用方式能夠支撐美國的價值觀至關重要。

「中共正在扭曲技術的正當使用,特別是圍繞著人工智能的應用,反映出與美國的價值觀大相逕庭的應用方式,」美國一位高級政府官員於10月15日告訴《大紀元》記者,「所以,當人工智能被用來囚禁少數民族、用來監視民眾時,這不是美國對人工智能的應用願景,這也是我們與價值觀相同的國家合作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