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年前的5月,19歲的艾瑪和母親在墨爾本市中心的公園看到一些華人在煉法輪功,母女倆立即就被祥和而又強大的能量場吸引住了。當場學煉了五套功法之後,感到身輕如燕,從此艾瑪成為堅定的法輪功修煉者。

擁有很多回頭客的奧祕

艾瑪。(明慧網)
艾瑪。(明慧網)

成家、生子,並在海外生活工作了數年後,幾年前艾瑪和家人回到澳洲,創辦了一家市場營銷和商務活動策劃公司。她說:「這是一份艱苦的工作,並且面臨許多挑戰。但身為法輪大法弟子,在工作中無論什麼情況下都要做到誠信和勤奮,因此我的客戶非常感激。我也有很多的回頭客,一有市場推廣方面的需求,他們都會來找我。」

有時客戶會提出一些超出項目合同範圍的過份地要求,艾瑪是如何處理的呢?「在修煉中心性的容量在不斷加大,我擁有更大地耐心,變得更友善也更能體諒對方,因此我已經能夠平衡好依照約定條

款與為客戶慷慨付出之間的關係。結果,他們非常感謝最終的結果,也為日後合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墨爾本和維多利亞州基本上一直處在嚴厲的封鎖狀態中,但艾瑪的合同量不降反增,工作日程滿檔。

今年中秋,澳洲墨爾本大法弟子寫了一首詩〈中秋感懷〉給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先生,遙寄弟子對師父的無限感恩。艾瑪表示,無法用簡單的一句「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來表達發自心底的感恩,「我會更加精進,無愧於『大法弟子』的稱號。」

26歲得怪病 絕處逢生

下面是墨爾本華人學員劉先生親身經歷的神奇。

劉先生和太太吳女士。(明慧網)爭,隨其自然。」
劉先生和太太吳女士。(明慧網)爭,隨其自然。」

1994年夏,26歲的劉先生得了怪病:胸部每天都好像壓著一塊大石頭似的,喘不過氣來。憋得他常常瞪著眼、張著嘴;而且還常常伴有刀絞般的腹痛,同時又是噁心、腹瀉,吃不下食物,基本上需要靠輸營養液才能維持生命。

劉先生的體重從原來的60公斤一下子降到了45公斤,整個人瘦得只剩下了皮包骨頭。而醫院查不出什麼病,醫生束手無策。

苦熬一年後,一個偶然的機會,劉先生接觸到了法輪功,一家人從此走出了病魔的陰霾。「修煉法輪功不到一星期,我的身體就出現了巨大的變化:全部病症不翼而飛,飯量比得病前增加了一倍。原來連把鎯頭都舉不起的我,此時幹活幹多久都覺得累;我太太激動地說:法輪功太神奇了。太太也因此走入了修煉。」 劉先生說。

為公司贏大單 不爭名利

「我知道,要煉好功首先要符合宇宙的特性真、善、忍,也就是說要做一個好人、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不長的時間,修煉前許多不良的生活習慣及不好的脾氣改掉了許多。」

「記得有一次,由於我為一家還沒開張的賓館設計的標記中標,這家賓館老總非常滿意,使公司獲得了150萬元的生意。但公司幾乎沒有給我任何獎勵,但我內心非常淡定:按照法輪功書中要求的,淡泊名利、與世無爭,隨其自然。」

上萬現金退回失主

劉太太吳女士經營一家飯店,客人經常會遺忘東西在店裏,有手機、有現金等。

「有一次,有位客人把包遺忘在店裏,我太太打開一看,裏面有上萬的現金,她連忙拿起包追了出去,終於在一家服裝店裏,找到了還在選購衣服的失主。」

劉先生還說,他哥哥原本脾氣非常暴躁,哥嫂經常打架,有一次哥哥甚至把大彩電往樓下扔。

劉先生修大法後的變化感染了哥哥,「哥哥看到我修煉後的巨大變化,非常好奇,我就連忙把《轉法輪》拿給他看。兩天後,哥哥對我說:『兄弟啊!哥現在總算知道怎麼樣去做人了!』哥哥開始修煉法輪功,瀕臨破碎的家庭從此和睦了。」

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劉先生曾去北京上訪,被非法勞教一年半。2013年8月,劉先生一家逃離迫害來到澳洲,抵達墨爾本的當天正好是劉太太的生日。

解開老年華人的心結

現在劉先生和太太吳女士經營著一個清潔公司的家庭小生意,他們利用便利條件向有緣人講真相。

吳女士說:「記得有一次,我們做完一個華人家庭的清潔後,就和這家的二位老人聊家常,談到我們親身體驗的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奇效,也談到法輪功學員反迫害。老阿姨問:『你們法輪功不是講『真、善、忍』嗎?你們忍忍不就好了嗎?』我一時不知如何回答,這個時候,我看到桌上有瓶麝香保心丸,有辦法了。」

「我找到一片紙在上面寫了兩個字,拿起保心丸的瓶子對阿姨說:『阿姨您看,我把這兩個字貼在這個保心丸的瓶子上,您說可以嗎?』她急忙說:『這怎麼可以?這是我的救命藥,誰叫你把毒藥兩個字貼上去啊?』我說:『中共就是這麼幹的。』阿姨一臉茫然。」

「我接著就說: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是不是像這瓶救人的保心丸?而中共把法輪功打成某教,是不是等於把毒藥的標籤貼在了這個保心丸的瓶子上呢?我們講真相,就等於是把貼在保心丸瓶上的毒藥標籤給撕掉啊!讓大家知道法輪功不是毒藥,而是能夠救命的靈丹妙藥,從而讓更多的人得救啊!」

她聽我這麼一說,睜大著眼睛說:「哦,聽你這麼一解釋我明白了,是要講清楚,讓所有人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