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上萬名修煉法輪功的平民百姓來到北京中南海附近的國務院信訪辦,希望用自己的親身體會,來告訴政府法輪功的真相。「四·二五法輪功萬人上訪事件」震驚了當時的國際社會,也一舉將法輪功推向世界,被外界稱為中國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理性和平大上訪。法輪功到底是甚麼樣的一群人?中共說的 「四·二五法輪功圍攻中南海」到底是怎麼回事?下面我們帶您探訪這群歷史的見證者,回顧這一事件的歷史背景,撥開迷霧,還原歷史真相。本文根據新唐人大型系列專題片《傳奇時代》改編。

歷史關頭 做出同樣的抉擇

章天亮博士(新唐人)
章天亮博士(新唐人)

1999年的4月25日是個星期天,北京城裏,正是春暖花開,柳絮紛飛。不過,這並不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春天的日子。上萬人在一個最敏感的時間,一個最敏感的地點,以不可思議的勇氣,在和一個以殘暴著稱的政權講道理。這些男女老少,來自不同的社會階層,有不同的人生經歷,然而在這個歷史關頭,他們卻做出了同樣的選擇。

電子工程博士章天亮:「對我來說,四月二十四日其實是挺平常也挺幸福的一天,因為當時剛剛結婚不到一個月,然後和太太一塊去準備照婚紗照。當時正在西單,有一個叫薇薇新娘的一個攝影工作室,然後我們就當時去約時間,我媽就給我打一個電話。她說,說準備第二天去中南海,然後讓我回家的時候再跟我詳細的說。

回家之後,我媽就跟我說,說天津有學員被警察抓了,然後打了,驅散,然後說準備明天去中南海請願,問我去不去。當然我想,我已經修煉快四年了,在大法中受益很多,而且我覺得做為一個人來說,你就是仗義一點的話,你得去說句話。所以我就說去。」

上訪是為了他人了解真相

影視化妝師Daphne賈 (新唐人)
影視化妝師Daphne賈 (新唐人)

影視化妝師Daphne賈:「四二五之前,我和先生帶著孩子,先生正好在奶奶家,就是河北。四月二十四號的夜裏頭,十一點多鐘快十二點了吧,就接到同修電話,說因為天津發生有同修被抓被打,明天他們會去中南海去上訪,信訪局去上訪,問我們去不去。當時我們說去,這個肯定要去,因為覺得修煉法輪功這麼好,真善忍對吧,還會被警察抓、被警察打,這個我覺得,肯定是甚麼地方被誤解了,或者是警察有甚麼問題,政府有甚麼問題或者是不了解,那我們應該去講清這個真相,應該去反映這個情況,義無反顧應該去。」

電子工程博士章天亮:「當時因為這件事情出來之後,除了天津事件之前的那些事情,對法輪功的不斷的騷擾,都是通過學員講真相,可以就是善意的就化解掉,所以我想,就是說四二五這件事情,只不過就是說過去這種誤解、澄清,只不過是這樣一個周期的一個輪迴而已,就是說或者是又一次,這個事件還是可以化解掉的。」

法輪功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

法輪功是以真、善、忍為準則的佛家修煉大法,既「修」心又「煉」體,既提高人的道德水準,又提高人的健康水平。1992年5月13日,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在吉林長春開辦第一期法輪功學習班以來,法輪功由於神奇的治病療效和對「真善忍」理念的親身實踐,僅僅透過口耳相傳,就已經傳遍了中華大地的各個角落,各個階層。

1999年的時候,法輪功開傳已經是第7個年頭。據官方統計,中國有七千萬到一億法輪功學員。他們善良而謙和,在家庭中和工作中都受到歡迎。

法輪功神奇的 祛病健身效果有目共睹

(前)清華大學副教授須寅          (大紀元)
(前)清華大學副教授須寅 (大紀元)

在前往中南海信訪辦的學員中,有一位清華大學土木工程系的副教授,名叫須寅。他學問好,課講的棒,對人又總是那麼謙和、耐心,因此深受學生的愛戴。說起來,須寅煉法輪功的時間和當教授的日子一樣長。一九九五年,拿到博士學位之後兩個月,他就讀到《轉法輪》這本書,書中的道理令他折服,而且開始讀書的當晚,困擾他十年的失眠症就不治而癒了。那天早晨,坐在前往中南海的汽車上,須寅想了很多。

(前)清華大學副教授須寅:「就是雖然決定來了,但心裏還是有擔心,也不知道今天會發生甚麼事情,還能不能回來。但是我想我們是本著善念,本著講清真相的目的,所以心裏很坦然。」

影視製作公司副總王金菊 (新唐人)
影視製作公司副總王金菊 (新唐人)

在北京的一個電視製作公司任副總的王金菊也聽說了天津的事。她早年曾經在總後勤部的籃球隊打球,積下不少傷病。1995年,她舊傷復發,突然癱瘓,四處求醫問藥也無法根治。是法輪功讓她重新站起來,重獲健康。

影視製作公司副總王金菊:「當時我就好像也沒有甚麼想法,我覺得我就去,如果大法在我身上展現的神奇,我能夠親自講給人,去上訪,去講一講,我想誰都會支持大法。」

法輪功神奇的祛病健身效果是有目共睹的。1998年,以喬石為首的部份全國人大離退休老幹部,經過詳細調查研究,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並於年底向江澤民為首的政治局提交了調查報告。 1999年2月,「美國新聞與世界報道」雜誌發表文章,談到中國政府總理朱鎔基對法輪功祛病健身功效的讚賞。

為鎮壓找藉口 羅織罪名

起因是1999年4月,天津教育學院的一份雜誌上發表的一篇何祚庥寫的文章。何祚庥發跡於中共宣傳部,是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幹的親戚,一向以攻擊氣功、中醫等傳統文化出名。他的這篇文章中有不少針對法輪功的不實甚至侮辱之詞。天津的法輪功學員因此來到雜誌社澄清事實。本來,雜誌的編輯在聽了學員的親身體會後,打算發表文章更正。可是4月23日,情況突變,雜誌社不再聽學員講道理,而且天津當局出動武警,毆打法輪功學員,並逮捕了45人,還揚言,這是來自北京的命令,要解決問題,只有找北京的中央政府。

4月25號的清晨,不少人抱著這樣的一個善良的願望在趕往中南海附近的國務院信訪辦,希望澄清真相,化解誤會。可是,那些曾經經歷過中共政治運動的人能夠感覺到,這件事中那種詭異和令人不安的氣氛。為甚麼這一個可以和平協商解決的問題,會引來天津直轄市的武警大打出手,甚至抓捕?

天津警方的暴力「執法」,突顯了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幹的旨意。羅幹幾年來一直企圖找出法輪功的問題,以便羅織罪名,加以鎮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