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中秋、十一趕在同一天,迎來了疫情後長假8連休。中共在假期前將各地新增病例再次清零,各地景點人潮湧動,呈現出節日的氣氛。然而在這繁榮的背後,又有多少訪民為了維護自己的合法權力,被抓捕、被關押。其中,疫苗受害家長謝正茂為了給女兒治病,在北京街頭乞討時被關押。

謝太太向大紀元記者介紹,「先生為了給女兒治病,9月30日在中央電視台門前乞討,被北京當地派出所給帶走了,隨後被轉到上海駐京辦事處。」、「10月2日被公安遣返送回上海,直接被關到上海市浦東新區看守所。」

「公安辦案人員轉給我一張紙,上面寫著以尋釁滋事刑事拘留,當時辦案人員說行政拘留3天,有可能還會延長。」我說,「我們是受害者,為甚麼要抓我們,你們應該去抓那些製造生產假疫苗的廠商,應該去抓那些不負責任的醫護人員。對方回答說,這是上海市公安局浦東分局做的決定」。謝太太說,我問他是哪個局長定的,對方說不便透露。

謝太太表示,2018年孩子6歲的時候打水痘給打壞了,地方政府已鑒定孩子所患再生障礙性貧血是疫苗導致,補償卻一直沒有下文。孩子患病已二年,自費看病傾家蕩產,債台高築。本該上學的年齡,到現在一天學還沒上呢,真為孩子的未來擔心。

受疫苗毒害的又何止謝先生一家呢?

10月2日,疫苗受害者家長何方美因一直訴求無果,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將攜帶的墨水怒潑河南輝縣市人民政府的牌匾上,想通過這種方式引起各級領導及多方重視,以此來表達自己的訴求。

何女士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因為潑墨輝縣公安局給了我一張告知書,他們一沒做調查取證,二沒有做筆錄,也沒問我為甚麼潑墨,就這樣隨便給了我一張告知書。」我就不明白了,「地方政府不解決我女兒疫苗致殘問題,反而打壓抓捕讓我坐牢。出獄後公安24小時在家盯梢,阻止我去北京看病,這樣政府的存在意義何在?」

何女士說,「我一個活蹦亂跳的孩子,被一針百白破疫苗給打殘了,相關部門及領導到現在連個面都沒見著,從沒有一聲的問候及關心。」「讓我們自認倒霉,自生自滅。現在我的孩子已經4歲了,已經有一年多沒有進行康復治療了。如果繼續下去的話,孩子的未來不敢想像。」

 

有網民紛紛發推表示:

「大陸底層人民受壓迫就是因為這樣反抗的人太少了。」

「她的憤怒我是十分支持的,本想讓女兒更健康地活著,因相信政府的疫苗結果把女兒致殘。事情也沒得到解決,還被判監,這樣的事發生在哪個母親身上都是怒氣衝天。」

「這是要把人都給逼瘋了,真是官逼民反了。但是,也挺擔心她的安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