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日是中共建政日,香港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簡稱「支聯會」)及社民連等團體到中聯辦外進行「沒有國慶 只有國殤」抗議活動。今天又逢中秋節,抗議人士同時要救當局釋放被中共抓捕的12名港人,讓他們回家跟家人團圓。

10月1日上午,香港支聯會及社民連等團體約10人到中聯辦外抗議,並要求釋放12名被捕港人。警方如臨大敵,派出近五十多名警察到場監視和拍攝,還有十多名防暴警察,以及多輛水炮車和銳武裝甲車。

該活動尚未開始,警方就宣稱在場人士違反限聚令,要求散去,並且不允許抗議人士到中聯辦正門。

支聯會主席李卓人手持「沒有人權,哪有國慶」橫額,與民主黨前主席劉慧卿、支聯會副主席何俊仁和鄒幸彤4人一組,以倒行方式,高喊「沒有法治,沒有人權,哪有國慶」、「釋放12港人」、「沒有國慶,只有國殤」口號,並只被獲准在中聯辦停車場外的通道宣讀聲明。

該聲明題為「沒有人權,哪有國慶?——停止打壓異見 還我言論自由」,表示自「港版國安法」生效以來,香港言論自由遭到嚴重侵襲;促請平反八九民運、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六四事件和反送中運動中警察的暴行、停止以國安法打壓言論自由,以及立即釋放中港被囚的異見人士。

8月23日,中共廣東海警在香港東南方的海域內攔截了載有12名反送中人士的快艇,該12人被關押在深圳鹽田看守所。截至目前,這12人均不被允許會見家屬委託的律師。

這12人分別是「香港故事」成員李宇軒、張俊富、張銘裕、李子賢、郭子麟、鄭子豪、廖子文、黃偉然、鄧棨然、嚴文謙、黃臨福,還有一名女子喬映瑜。他們當時打算偷渡去台灣,申請政治庇護。

2020年10月1日,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等到中聯辦抗議。(宋碧龍/大紀元)
2020年10月1日,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等到中聯辦抗議。(宋碧龍/大紀元)

2020年10月1日,香港社民連和梁國雄等到中聯辦抗議。圖為古思堯。(宋碧龍/大紀元)
2020年10月1日,香港社民連和梁國雄等到中聯辦抗議。圖為古思堯。(宋碧龍/大紀元)

2020年10月1日,香港社民連和梁國雄等到中聯辦抗議。(宋碧龍/大紀元)
2020年10月1日,香港社民連和梁國雄等到中聯辦抗議。(宋碧龍/大紀元)

2020年10月1日,香港社民連和梁國雄等到中聯辦抗議。(宋碧龍/大紀元)
2020年10月1日,香港社民連和梁國雄等到中聯辦抗議。(宋碧龍/大紀元)

2020年10月1日,香港支聯會及社民連等團體到中聯辦外抗議,並要求釋放12名港人。警察緊跟其後。(MAY JAMES/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10月1日,香港支聯會及社民連等團體到中聯辦外抗議,並要求釋放12名港人。警察緊跟其後。(MAY JAMES/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10月1日,香港支聯會及社民連等團體到中聯辦外抗議,並要求釋放12名港人。警察緊跟其後。(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2020年10月1日,香港支聯會及社民連等團體到中聯辦外抗議,並要求釋放12名港人。警察緊跟其後。(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2020年10月1日,香港支聯會及社民連等團體到中聯辦外抗議,並要求釋放12名港人。(MAY JAMES/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10月1日,香港支聯會及社民連等團體到中聯辦外抗議,並要求釋放12名港人。(MAY JAMES/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10月1日,香港支聯會聯同友好團體代表以倒行形式分組前往中聯辦宣讀題為「沒有人權,哪有國慶?——停止打壓異見 還我言論自由」的聲明。(宋碧龍/大紀元)
2020年10月1日,香港支聯會聯同友好團體代表以倒行形式分組前往中聯辦宣讀題為「沒有人權,哪有國慶?——停止打壓異見 還我言論自由」的聲明。(宋碧龍/大紀元)

2020年10月1日,香港支聯會聯同友好團體代表以倒行形式分組前往中聯辦宣讀題為「沒有人權,哪有國慶?——停止打壓異見 還我言論自由」的聲明。(宋碧龍/大紀元)
2020年10月1日,香港支聯會聯同友好團體代表以倒行形式分組前往中聯辦宣讀題為「沒有人權,哪有國慶?——停止打壓異見 還我言論自由」的聲明。(宋碧龍/大紀元)

2020年10月1日,香港支聯會聯同友好團體代表以倒行形式分組前往中聯辦宣讀題為「沒有人權,哪有國慶?——停止打壓異見 還我言論自由」的聲明。(宋碧龍/大紀元)
2020年10月1日,香港支聯會聯同友好團體代表以倒行形式分組前往中聯辦宣讀題為「沒有人權,哪有國慶?——停止打壓異見 還我言論自由」的聲明。(宋碧龍/大紀元)

2020年10月1日,香港支聯會聯同友好團體代表以倒行形式分組前往中聯辦宣讀題為「沒有人權,哪有國慶?——停止打壓異見 還我言論自由」的聲明。圖為何俊仁。(宋碧龍/大紀元)
2020年10月1日,香港支聯會聯同友好團體代表以倒行形式分組前往中聯辦宣讀題為「沒有人權,哪有國慶?——停止打壓異見 還我言論自由」的聲明。圖為何俊仁。(宋碧龍/大紀元)

2020年10月1日,香港支聯會聯同友好團體代表以倒行形式分組前往中聯辦宣讀題為「沒有人權,哪有國慶?——停止打壓異見 還我言論自由」的聲明。圖為李卓人。(宋碧龍/大紀元)
2020年10月1日,香港支聯會聯同友好團體代表以倒行形式分組前往中聯辦宣讀題為「沒有人權,哪有國慶?——停止打壓異見 還我言論自由」的聲明。圖為李卓人。(宋碧龍/大紀元)

2020年10月1日,香港支聯會聯同友好團體代表以倒行形式分組前往中聯辦宣讀「沒有人權,哪有國慶?——停止打壓異見 還我言論自由」。圖為民主黨劉慧卿。(宋碧龍/大紀元)
2020年10月1日,香港支聯會聯同友好團體代表以倒行形式分組前往中聯辦宣讀「沒有人權,哪有國慶?——停止打壓異見 還我言論自由」。圖為民主黨劉慧卿。(宋碧龍/大紀元)

其後,支聯會成員將請願信和標語貼在中聯辦停車場位置的水馬上。

2020年10月1日,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到中聯辦抗議。(宋碧龍/大紀元)
2020年10月1日,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到中聯辦抗議。(宋碧龍/大紀元)

2020年10月1日,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將抗議標語和橫幅貼在中聯辦水馬上。圖為貼滿了各聯合團體抗議的標語和橫幅。(宋碧龍/大紀元)
2020年10月1日,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將抗議標語和橫幅貼在中聯辦水馬上。圖為貼滿了各聯合團體抗議的標語和橫幅。(宋碧龍/大紀元)

2020年10月1日,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等將抗議標語和橫幅貼在中聯辦水馬上。(宋碧龍/大紀元)
2020年10月1日,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等將抗議標語和橫幅貼在中聯辦水馬上。(宋碧龍/大紀元)

2020年10月1日,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到中聯辦抗議。民眾拿著標語要求釋放劉進興、陳玫。(宋碧龍/大紀元)
2020年10月1日,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到中聯辦抗議。民眾拿著標語要求釋放劉進興、陳玫。(宋碧龍/大紀元)

2020年10月1日,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到中聯辦抗議。民眾拿著標語要求釋放謝豐夏。(宋碧龍/大紀元)
2020年10月1日,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到中聯辦抗議。民眾拿著標語要求釋放謝豐夏。(宋碧龍/大紀元)

李卓人在現場受訪時,還一度被警方推入橙色封鎖線,又指他與在場的另外4名人士違反限聚令,並隨即向他發出告票。李卓人即當場撕爛告票。

2020年10月1日,香港支聯會聯同友好團體代表以倒行形式分組前往中聯辦宣讀「沒有人權,哪有國慶?——停止打壓異見 還我言論自由」。李卓人受訪時被拉入封鎖線。(宋碧龍/大紀元)
2020年10月1日,香港支聯會聯同友好團體代表以倒行形式分組前往中聯辦宣讀「沒有人權,哪有國慶?——停止打壓異見 還我言論自由」。李卓人受訪時被拉入封鎖線。(宋碧龍/大紀元)

另外,「女長毛」雷玉蓮手持大粒湯圓到場,喻意希望被捕異見人士早日與家人團圓。但她一度遭多名警察包圍,不允許她向中聯辦拋擲湯圓。#

2020年10月1日,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等到中聯辦抗議,雷玉蓮也到現場抗議。(宋碧龍/大紀元)
2020年10月1日,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等到中聯辦抗議,雷玉蓮也到現場抗議。(宋碧龍/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