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拒絕撤回《逃犯條例》修訂(又稱送中惡法),民間力爭在全球矚目的二十國集團(G20)峰會周末舉行之際,呼喚國際向中共施壓,數以萬計香港民眾昨晚再次上街參與民陣集會,逼爆中環愛丁堡廣場及周邊道路。中共越是恐懼國際壓力,叫囂「不允許G20討論香港」,港人越是展現堅定的決心,齊呼「反送中惡法,free Hong Kong,Democracy Now!」

民陣昨晚8時在中環愛丁堡廣場舉行「G20 Free Hong Kong」集會,從下午6時半已陸續有市民到場。其後除了廣場一帶坐滿人,人潮更擠滿旁邊的龍和道、終審法院,延至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商場(IFC)一帶,仍不斷有市民從中環港鐵站湧出。過了8時半,中環一帶集會道路已經倒灌,大會呼籲市民從金鐘方向前來集會。

參與集會的人群坐滿愛丁堡廣場和龍和道,連停車場都逼滿人。(李逸/大紀元)
參與集會的人群坐滿愛丁堡廣場和龍和道,連停車場都逼滿人。(李逸/大紀元)

集會人潮延至郵政總局一帶。(余鋼/大紀元)
集會人潮延至郵政總局一帶。(余鋼/大紀元)

集會者亮起手機燈光,舉起撤惡法中英文標語。(胡宗翰/大紀元)
集會者亮起手機燈光,舉起撤惡法中英文標語。(胡宗翰/大紀元)

昨晚參加集會的市民數以萬計,龍和道近中環一段4條行車線全封,集會市民甚至逼入愛丁堡廣場停車場、延至郵政總局及怡和大廈一帶,甚至已聽不到大台發言,但市民非常自律,沒有任何混亂或衝突。

多國語言宣讀集會宣言

集會上,由義工以G20國家的語言宣讀今次的集會宣言:「撤回惡法,還我自由」,包括英語、日語、印尼語、西班牙語、德語等,歌手何韻詩也有上台以法文讀宣言。大會希望趁各國領袖包括習近平於G20峰會聚首期間,回答香港人的提問:「香港人值得擁有民主嗎?香港人應該享有民主自由嗎?香港現在可以落實真正民主的制度了嗎?」並呼籲世界各地的朋友在峰會期間和香港人一起發聲,一同捍衛每個人不容剝奪的權利。

香港「民間外交」發揮實力

集會將近結束時,民陣呼籲市民亮起手機燈光,並高舉寫有「撤回惡法 還我自由」的紅色海報。在手機燈光的海洋中,眾人齊唱《孤星淚》插曲《人民之歌》(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的中英文版本,表達堅定意志。

大會發言嘉賓、浸大前政治及國際關係助理教授黃偉國表示,雖然中共宣稱不容許在G20峰會上提及香港問題,但香港人發揮自己的軟實力,發起一場「民間外交」,「香港的網民,連登的網民,他們透過迅速、有效和對點直接的行動,透過眾籌,在國際主要的印刷媒體登頭版廣告。」此舉令香港問題不再是中共外交所說的內政。他強調現時北京政府如何處理香港正成為世界各國如何看待中國的重要指標,包括中共是否真的有誠意遵守國際條約。

中共專制vs民主自由  香港站在抗爭最前線

支聯會秘書李卓人表示,共產黨欺善怕惡,今次港人的團結力量令中共懼怕。他形容,香港人站在了兩個價值的抗爭的最前線,「中國共產黨代表的就是威權專制,我們香港人就是一直擁抱普世價值,民主、自由、法治、公義,而外面的人如何看待我們呢?就是我們站在反威權、反獨裁的最前線。」

他並強調,海外華人在今次反送中運動中也起到很大作用,「我們是需要全世界、海外的香港人組織在一起,大家一起和香港人站在一起去進行長遠的抗爭。」

香港眾志常委羅冠聰指,香港人一直都被灌輸香港要背靠、倚靠中國(中共)才得以繁榮,但事實上很多外資在港,是因為香港有良好法治制度:「很多公司進入中國,都需要一個全面的專業的分工,法治制度的香港。我們自己其實非常重要,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他強調港人不要妄自菲薄,「當中共跟你們說,香港不再重要,它們想你軟弱,想你覺得自己甚麼也做不了,想你完全臣服於它的壓迫及威權之下。但過去兩星期,香港人我們已經告訴全世界,我們有我們的壓力,我們也有腳力,我們絕不會忍你搓圓任你按扁。」

民陣籲七一再上街

羅又說,美國議會重推《香港民主及人權法案》,「他的內容的就是大家想要的,制裁那些出賣香港的官員,凍結他們的資產,凍結他們的,令到他們成為自由社會的公敵。」他呼籲全球一起攜手對抗共產政權,「這是作為自由世界的一份子共同信服民主及自由的價值,我們站在一起對抗的是共產政權,威權政府。而我們的盟友會跟我們一起分享這些價值。」

民陣召集人岑子杰表示,沒有統計集會參加人數,但看到參加的市民非常多,強調會繼續堅持五大訴求,「我們要繼續要求撤回引渡惡法,我們更加要追求更好的將來,要求全面徹查所有細節,包括警察的暴行,我們要求這麼差的事情不要再在香港發生。我們更加要求的是要一人一票普選我們的立法會,一人一票選特首。各位港人,我們不要停步,我們七一維園再見。」

民陣並公佈今年七一大遊行主題為「撤回惡法 林鄭下台」,同時爭取「重啓政改、釋放所有政治犯、撤銷暴動定性、徹查612鎮壓」。◇

老中青再上街:讓國際看見香港

昨晚有不少大學生和中學生參與集會,都不滿港府在兩次百萬人遊行後,仍拒絕民間提出的五大訴求。

城市大學學生張小姐和同學一起過來參加集會,她說,特首林鄭月娥仍不肯說「撤回」惡法,「反映了她不肯改變態度,不肯認錯。但我覺得更重要的是追究警權過大。最重要是要有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這是一定要有的。至於下台與否沒那麼重要,因為這不是一個民主的制度。」她表示已登記成為選民,打算在今明年的兩場選舉中,「選可以代表我聲音的人。」

中三學生何同學(左)和郭同學(右)都表示身為香港人,想出一分力。(蔡雯文/大紀元)
中三學生何同學(左)和郭同學(右)都表示身為香港人,想出一分力。(蔡雯文/大紀元)

城大學生張小姐(右)不滿特首林鄭月娥拒撤惡法,同時要追究警權過大。(蔡雯文/大紀元)
城大學生張小姐(右)不滿特首林鄭月娥拒撤惡法,同時要追究警權過大。(蔡雯文/大紀元)

讀中三的何同學就說:「這次參加民陣的活動,一起表達給其它國家(看),還有要求特首在9點前對五大訴求作出回應。她上次的道歉和記者會也沒有實質回應這五大訴求。」他之前兩次百萬遊行都有上街,6.12也在金鐘現場,「我也看到放催淚彈了,我覺得警察開槍、毆打示威者這些是太過份使用暴力。之前佔中行動也沒有開槍,而這次竟然開槍,還要射中示威者的頭部,導致他們進醫院,我覺得是太過過份和暴力。」他批評共產黨的統治太過極端了,有能力就要出一分力。

另一位讀中三的郭同學直言,身為香港人,很希望出一分力,「想讓國際社會知道香港的事情。我覺得國際社會是可以幫到香港人的,希望其它國家在G20時去反映和發聲幫助香港,讓我們爭取到我們應有的自由。」

中環人:可能是最後機會發聲

除了青年學子,也有很多下班趕過來參加集會的上班族。中環金融界人士唐先生放工後來參加集會,強調想表達對港府不聽民意和警方濫權的不滿。他指香港主權移交中共已過了二十幾年,「如果不趁著這次民意和國際形勢做些甚麼,我個人覺得是最後一次機會了。」他認為林鄭及其他官員是否下台並不重要,因為都是中共欽點的:「他們落台這一刻可以解決到民憤,但最終,如果任命制度不是普選,就不是最終的解決方法。」

唐先生強調香港問題的徵結是中共管得太多,「如果你想平息民憤,或者令下一代可以停止上街抗爭的話,就是逐步開放民主,全面普選立法會、再到普選特首,同時減少中央干預,這個才是最終的解決方法。」

他又說,200萬人上街實際是佔700萬人近一半,這就是為何建制派那麼害怕未來的選戰。他強調自己會選能抵抗中央強烈干預香港的人士。

商人:中共本身就不合法 「暫緩論」不可信

從事農產品貿易的余先生,常去大陸做生意。對今次《逃犯條例》修訂非常擔心,特地前來參加集會。他表示,經過兩次過百萬的港人抗議遊行,政府無視民意,迴避問題不作任何回應,「真的看不過眼政府如此強制推行⋯⋯如果學生不走出來,民眾不上街,政府更加得寸進尺,如果通過這個修例,下次將還有其它。」

余先生又說:「條例本身就有問題,很多事情都沒有講清楚。台灣那邊已經明言不會引渡,政府還要強推。就會令人覺得整件事情好奇怪。」常去大陸做生意,他直言「一定會受到影響,因為在大陸有很多潛規則,有的灰色地帶你根本不知道,隨便逮捕抓人。至今中共本身都做了很多無理的事情,本身又不合法。」他不相信港府說的「暫緩」論:「如果這樣通過,他們肯定在初期肯定做些表面工夫,不會怎麼拉人,但誰知道十年二十年後會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