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東亞和太平洋事務局助理國務卿史達偉(David Stilwell)9月17日在參議院一個聽證會上,重點介紹美對華政策概況、中共的全球行動以及美國在亞太地區所採取的措施。他明確表示,中共在全球每一個惡意行動下都隱藏暗礁險灘,美國不再聽信中共巧言令色的自我標榜。

美國駐華大使館和領事館網站發佈了史達偉17日在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上的證詞摘要。以下是史達偉的證詞總結。

中共對外政策只為中共服務

多年來,我們和國際社會的運作歷來以促進中國融入有章可循的國際秩序並日益推進國內的改革開放為前提。我們一度認為,中國在中國共產黨統治下會履行對世界貿易組織(WTO)和其它方面的國際承諾。持續蔑視這些承諾的行為,尤其在主席習近平統治下愈益嚴重,說明已無法兌現上述種種期待。現在的情況明確地告訴我們和世界各地越來越越多的國家,在總書記習近平統治下的中國共產黨,並不想加入我們和我國盟友及夥伴幾代人為之奮鬥和犧牲的自由和開放的國際秩序。與此相反,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的對外政策和安全政策以狹隘的自我利益和專制主義價值觀為中心,僅為中國共產黨一個受益方服務,目的在於破壞和重塑國際環境。

美國不再聽信中共的自我標榜

今天,我們以敦本務實的態度與中國共產黨進行接觸,不再一廂情願,也不再聽信其巧言令色的自我標榜。國務卿蓬佩奧在2019年10月30日的講話中對此做了總結:「無視我們兩種體制間的根本差異及影響——這兩種體制帶來的影響,它們的差異對美國國家安全的影響——不再是現實的……今天,我們終於認識到中國共產黨真正敵視美國和我們的價值觀的程度。」這就需要對中國共產黨的動機和在世界各地採取的行動有一個明確的認識,不僅要求美國政府,而且包括我們的公司、我們的制度以及我們的公民。為了真正保障這方面的努力取得成功,需要我們與我們在世界各地的盟國和夥伴共同努力,認識並應對中國共產黨構成的挑戰。

我們還必須明確指出其中的利害關係:幾代人以來美國維持在全球的領導地位,因為我們的行動惠及世界無數的國家,同時加強了國際體系。現在,中國共產黨為了破壞有章可循的國際秩序無所不用其極,在世界各地耀武揚威,特別是在印度-太平洋地區。所有的國家都應該考慮到,其結果必將對全球共同體和我們共同的價值觀造成不利影響。

中共在全球的每一個惡意行動下都隱藏暗礁險灘

幾個月前,正當全世界開始面對全球爆發疫情的現實之際,中國一名著名的病毒學家曾發出警告,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只是冰山的一角」。當時她作為流行病學家發表意見,要求全球採取行動應對今後爆發的疫情。以此作為對照,可以有效地說明中國共產黨在全球的侵略和惡意行為。

中國共產黨在全世界採取惡意行為的每一個顯而易見的事例都在表層下隱藏著暗礁險灘。我們在國務院的工作之一,特別是東亞和太平洋事務局,是努力向其它國家更多地揭示這座冰山的面目,看清中國共產黨的本質——一個侵略性的、專制的、野心勃勃的、偏執的、敵對的勢力,對各自由和開放的社會及自由和開放的國際秩序造成了威脅。

北京的侵略行為採取各種形式,包括:攻擊外國公司和政府;操縱國際組織;壓制海外批評的聲音;為推進其軍事和經濟野心購買、盜竊或強制轉移技術;並散佈謊言。北京對COVID-19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疫情的隱瞞已使國際社會及時認識到,中國共產黨缺乏透明度,且以彌天大謊對待全球健康和安全問題,導致險象環生。這並非偏頗之詞,而是中國共產黨所作所為的真實反映。

僅是過去幾個月就可以看到北京行為的一些格外令人震驚的例子:與印度的邊界暴力;在南中國海(South China Sea)海域和台灣及尖閣諸島(Senkakus,釣魚台)周圍咄咄逼人的舉動;在中國推動消滅蒙古和藏族文化和語言;以及在新疆持續進行壓制和強勞運動。澳洲記者因受到安全部門的騷擾而逃離中國。北京單方面在香港實施嚴酷的國家安全法,包括一些條款允許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對一些人在其它國家裏批評政府頒佈對他們的域外逮捕令。這些不是負責任的國際行為體的行為,而是不法之徒的霸道行為。

美國政策如何發生改變

在國務院,我們每天非常努力地對抗中共在全球的惡意活動。通過實施總統的2017年國家安全戰略(2017 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我們在抵制像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這樣的修正主義大國,它在利用技術、宣傳和高壓手段形成一個與我們的利益和價值觀相對立的世界。我們要求中國共產黨兌現它的承諾——即對我們也對國際規則、規範和機構做出的承諾。我們將在他們未兌現諾言時予以公開指出。我們將在我們的利益和我們盟友的利益受到威脅時給予有力保護。自冷戰以來我們不曾把我們的精力如此專注地對準單一一個外交政策挑戰,我可以向各位保證,我們正在開足馬力應對來自中國的全部挑戰。

美國繼續歡迎中國學生學者、投資者和移民

讓我明確一點:美國人民和中國人民有著數代之久的密切關係,我們繼續歡迎中國的學生、訪問者、投資者和移民。我們與中國有著重要關係,如同世界大多數國家一樣。我們沒有要求其它國家選擇站在哪一邊,而是要求他們站起來保護自己的國家主權、安全、價值觀和經濟福祉。我們也在要求國際社會與我們一道,站出來維護為我們一代又一代人帶來共同和平、安全與繁榮的國際規則、規範和組織機構。

對中國(中共)採取清醒的方針意味著我們堅持在我們關係的所有方面對等,從貿易到投資,從簽證到外交活動渠道。我們將繼續維護美國一貫捍衛的權利和自由,無論是揭露在新疆和西藏對人權的踐踏,為新聞自由而鬥爭,還是支持香港的個人自由和民主程序。

我們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競爭無需導致衝突。實際上,通過競爭,我們是在美國和世界以往讓北京引發的對我們大家都有害的不平衡和不穩定方面,恢復平衡與穩定。我們還將尋求與中國在那些我們有共同利益的領域進行合作,並繼續致力於在廣泛的議題上取得進展,包括解決貿易不公,實現北韓無核化,以及切斷致命和不可允許的芬太尼向美國的流入,無論是中國製造的,還是用中國的化學成份在其它地方所生產。

美國務院總體對中國政策領域

經濟行動

史達偉說,在全球,中國共產黨暗中作害和影響的最強大因素之一是其經濟力量,它被用來在其它戰略領域施加影響。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國家主導的借貸和投資往往扭曲市場,助長腐敗,迴避透明,給美國公司和地方競爭者造成不平等的遊戲場。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的倡議計劃,如「一帶一路」,謀求融合北京的經濟和戰略目標,然而有損於東道國的主權、安全和可持續性經濟增長。美國一馬當先,一直致力於提高世界對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這種借貸投資方式的危險性的認識。

軍民融合及敏感技術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通過軍民融合發展戰略,致力於將經濟和社會發展戰略與其安全戰略相「融合」,建立一體化的國家戰略系統和能力,支持北京的目標。為此,北京在國際經濟和學術合作以及在關鍵的先進、敏感和新興技術的投資中玩弄花招。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的意圖是把通過民間貿易和/或交流——既包括合法也包括非法途徑——所獲得的技術轉用於軍事。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力圖讓保護我國經濟的美國傳統工具失效,如出口限制、簽證審理以及針對擴散風險的投資審理。

美國反制中共惡性影響

中共的惡性影響通過多種機構得到展示,從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的外交使團,到宣傳媒體、孔子學院、統戰組織,以及國營企業等等。

在媒體方面,自2月以來,我們將設在美國的9個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宣傳媒體定為外國使團——包括新華社、《人民日報》以及中國環球電視網。3月,我們對可在這些被定性的國營新聞媒體工作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的人數設置了上限,使之與北京允許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工作的獨立美國記者的人數更相符。

我們同樣也將孔子學院美國中心(Confucius Institutes U.S. Center)定為外國使團。孔子學院雖然宣稱它的唯一目的是向美國人教授中國語言和文化,但它鼓吹中國共產黨的行事計劃,並且破壞學術自由。

我們必須認識到這些實體的本質——它們是受北京控制的組織,是中共宣傳影響的媒介。美國人應該知道它們不是獨立的媒體或單純的教育機構。我們也鼓勵社交媒體公司將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的官方媒體帳戶明確標出,從而讓所有人認識到它們是中共的宣傳工具。7月,我們關閉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在侯斯頓(Houston)的領事館,原因是其外交人員的不恰當活動令人嚴重擔憂。我們現在要求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的高級外交人員在舉行許多會議、大型活動和到學術機構進行訪問時必須申請得到許可。當然,北京對在中國的美國外交人員長期實施的障礙仍然是嚴重得多。

香港

我們領導世界對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在香港的鎮壓作出反應,包括帶頭與志同道合的國家發表聯合聲明,對在北京和香港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官員,包括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實施金融制裁和簽證限制,取消了我們的引渡條約和交流項目,並建立出口限制。我們的努力為許多其它國家聲討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的行動並採取它們各自的類似舉措,鋪平了道路。

新疆

針對新疆的人權危機,美國比任何政府都採取了更多具體行動。2019年10月,國務院對踐踏人權負有責任或共謀的官員宣佈實行簽證限制。這與商務部在實體名單上添加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的48個實體相輔相成,其中包括涉及踐踏人權的公安局相關實體和商業公司。

美國海關與邊境保護局(U.S. Customs and Border Protection)頒佈了暫扣令(Withhold Release Orders),禁止在新疆經營的數家公司製作的具體商品進入美國,根據有關信息,有理由認為這些公司的經營涉及使用強迫勞工。我們頒佈了商務告示,提醒工商企業注意供應鏈可能與踐踏人權有關聯的風險,包括在新疆和中國其它地方使用強迫勞工。財政部對與在新疆嚴重踐踏少數民族權利的兩個中華人民共和國實體和六名現任或過去政府官員,包括政治局委員陳全國,實施了制裁。

印度-太平洋

我們全球聯盟和夥伴關係的韌性和力量對處理同中國(中共)的戰略競爭至關重要,這點在印度-太平洋地區比在其它任何地區都更是如此——這個地區佔世界人口和國內生產總值的一半以上。我們在考慮中國(中共)的全球舉動時,必須繼續不忘印太地區是我們同中國(中共)戰略競爭的第一線。

鑒於認識到印太地區的地緣政治重要性,特朗普總統三年前在越南峴港(Da Nang)宣佈了美國對印太地區的戰略框架(U.S. Strategic Framework for the Indo-Pacific),促進印太地區所有國家作為主權、獨立國家的繁榮並存的願景。印太戰略的根本在於,為面對著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企圖主宰這一地區的印太國家提供自治支持。它有賴於同盟國和夥伴的合作,以及東盟(ASEAN)、亞太經合組織(APEC)和其它機構在地區構架中的中心地位。

印太戰略確定的地區共同願景是開放貿易和投資,不受脅迫,享有安全。美國和各方盟友及夥伴如今在清晰地談論「印度-太平洋」。這是一個在語義和戰略上都很重要的詞。日本、印度、澳洲、南韓和台灣以及「東盟印度-太平洋展望」(ASEAN Outlook on the Indo-Pacific)都提出了類似的概念,顯示出我們夥伴之間的高度一致。這些努力提出了指導地區走向未來的連貫原則,抗拒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專制主義的、國家主導的發展模式。

我們與盟國和夥伴步調一致地推進了我們的經濟行動計劃。我已經提到了藍點網絡(Blue Dot Network)——在澳洲和日本啟動——作為一個例子。在印太地區,我們正在實地一道作出努力,例如,通過一項與日本、澳洲和紐西蘭的五國夥伴合作,為巴布亞新畿內亞人民送去電力。

為促進良好的執政管理——它對美國外交政策和國家安全利益不可或缺,並且符合美國的價值觀——我們在兩年前啟動了印度-太平洋透明度倡議(Indo-Pacific Transparency Initiative)。通過它,我們最大程度地優化一些長期以來的項目,並啟動新項目,專門針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影響因素,包括腐敗、假信息和信息控制以及金融高壓。這些項目倡導公民社會、法治、尊重人權和基本自由,以及地區各國的政府透明和負責。

我們也在加強我們的安全承諾。我們對南中國海聲索國家的安全協助有助於夥伴國家保護他們的自治和海洋資源。

南中國海

7月13日,國務卿蓬佩奧宣佈美國有關南中國海海事索求問題的政策有所改變,明確表示北京對南中國海大多數地區離岸資源的索求是不合法的,與其為控制它們而採取的脅迫行動一樣。我們同東南亞國家站在一起,維護它們根據國際法所享有的主權權利。里施(Risch)主席和資深委員梅南德茲(Menendez),我們歡迎你們有關南中國海的聯合聲明,體現出我們決意澄清美國政府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在南中國海的海事索求不合法的立場。我們看到東南亞國家由於我們的政策改變而更加大聲地直言。

8月26日,國務卿宣佈針對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國營企業參與南中國海軍事化以及填海活動的特定僱員實施簽證限制,包括中國交通建設公司在內,這是與商務部(Department of Commerce)將之增列入其實體名單(Entity List)協同進行的。而且我們已看到成效。在菲律賓,在馬來西亞,以及在遠方的巴拿馬和哥斯達黎加,媒體、智囊乃至政府官員都對中國交通建設公司的活動及其對他們的經濟造成的影響提出了質疑。我們能夠預期他們會對今後同中國交通建設公司的交易進行更嚴格的審核,並在未來對中國人民共和國的基建援助可能造成的負面影響進行一些更加深入的思考。

台灣

儘管中國(中共)在該地區的行為咄咄逼人,但我們同台灣的關係自成一體,而且我們同台灣的關係不是中美關係的一個分支。我們已經闡明,美國將繼續推進我們同台灣的接觸。阿扎爾部長(Secretary Azar,美國衛生部長)最近對台灣的訪問顯示出美國將同台灣就國際事務進行合作,例如全球健康事務,而且接下來的經濟接觸將進一步深化我們強勁的紐帶。

我們還將繼續大力支持台灣在國際組織中的有意義的參與,特別是在關係到公共健康、安全和保障的領域。台灣值得稱讚的應對COVID-19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行動顯示出它能為全球社區做出大量貢獻,而且它對民主、人權和自由市場的承諾也是如此。

7月9日,本屆政府正式通知國會向台灣出售防衛武器一事,這僅僅是我們將如何繼續根據《台灣關係法》(Taiwan Relations Act)向台灣提供防衛物資和服務,以使台灣保持一種足夠的自衛能力的一個近期的實例。美國實施《台灣關係法》及六項保證(Six Assurances)的承諾是堅定的,正如我們對美國的一個中國的政策的承諾,其中包括我們堅持以和平的、沒有脅迫或恫嚇的方式來解決海峽兩岸的問題。

美國同中華人民共和國有著一種重要的關係,正如全世界大多數國家一樣。我們不是要讓各國選邊,而只是要讓北京為其惡意行為負責,並在這個過程中保護他們自己的國家主權、安全以及長期的經濟福祉。我們還請求國際社會同我們一起捍衛普世人權以及保障著全世界世世代代的共同和平、安全和繁榮的基於規則的國際體制。我們正在向這一目標大步邁進,而且我們深深地感謝貴委員會對我們的持續努力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