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20年來,中共藉助大量的外資投資使其經濟得以快速發展。爲此中共自以爲已經做大,試圖以經濟手段反過來控制世界,達到其輸出中共黨文化、用邪惡的共產主義統治世界的目的。高密集的廉價勞動力、巨大的消費市場和誘人的投資項目,令許多西方國家上當受騙,也成爲深受「中共病毒」疫情之害的主要原因。(因導致此次疫情的病毒源自中共之手,既非武漢這個城市也非中國這個偉大國家,故特稱其爲「中共病毒」。——編者註)

基礎設施、能源、高科技和金融這四大部分構成了一個國家的經濟命脈。中共利用了西方老牌資本主義國家經濟疲軟、債務困境、難以復甦的弱點,以及一些不發達國家急於「脫貧」這一渴望,推出了「一帶一路」這個貌似「雙贏」的項目,誘惑這些國家將重要的基礎經濟建設讓中資參與,甚至控制,以期實現中共稱霸世界的「中國夢」。

分析發現,導致意大利成爲世界另一大疫區的重要原因是它與中共關係太密切。意大利的政府官員們天真地以爲,中共能給其帶來利益,中共能使其擺脫債務困境。他們把寶押在了中共身上,結果成了最大的犧牲品。

據3月18日統計,意大利當日新增確診病例3,526人,使總數激增到31,506人。而當日死亡人數也大增345人,使死亡總數達到2,503人。

一、聽信中共和WHO  令「中共病毒」長驅直入

「中共病毒」擴散初期,意大利原本有機會做出有效的防範措施。但它卻採信了世衛組織(WHO)「不限制對中國的旅行和貿易」的建議,禁航不禁人。大陸旅客只要從迪拜轉機,就可入境意大利,既無機場檢疫,也無疫區入境隔離,導致疫情在意大利爆發。

由於相信中共的虛假宣傳,意大利政府和許多企業對疫情缺乏防範意識。上個月初,疫情在意大利爆發之前,中國人在10天內就把羅馬一家名爲Dpi di Roma的口罩廠的10年庫存一掃而光。但該公司高管還表示意大利沒有疫情,要大家不必恐慌。結果幾天後疫情爆發。

二、中共滲透歐洲經濟  意大利牽頭「一帶一路」

2015年12月14日,歐洲復興開發銀行(EBRD)發表聲明接受中共為股東,有力推動了中共「一帶一路」倡議與「容克計劃」對接,為中共與該行在亞得里亞海北部港口區域進行多種形式的項目投資與合作創造了絕好條件。

2018年8月20日,意大利政府經濟發展部宣佈牽頭成立「中國特別工作組」(Task Force China),成爲歐洲「一帶一路」計劃的領頭羊。該機構在其官方說明中說,這一機制旨在讓意大利政府更好地研究、認識中國(中共),尋求與中國(中共)的合作機會。

意大利經濟發展部副部長杰拉奇代表「中國特別工作組」表示,意大利的基礎設施領域急需投資來進行修繕升級。

2019年3月3日,作爲G7集團成員國的意大利,不顧美國和西方盟友的反對,與中共簽訂了「一帶一路」的框架合作意向書,「加強全面戰略夥伴關係」。中共發改委主任何立峰與意大利工業發展部長代表雙方政府簽下多達29個合作協議或合作意向書,所涉金額多達200多億歐元。

然而,合同顯示,目前中國投資僅限於對熱那亞和的里雅斯特兩個港口計劃。里雅斯特連接八個主要海港、背靠波羅的海、與中歐鐵軌相連,是歐洲重要的交通樞紐。這就是爲什麼中共肯投資11.3億美元的真正原因。

意大利政府天真地以爲跟中共做生意可賺大錢。但是,此次疫情卻讓意大利損失慘重,僅旅遊業一項就會損失掉74億歐元。

大疫當頭,不知意大利政府是否已經意識到中共是個十足的騙子,一旦被它套住,就會給國家和人們帶來方方面面的損失。

三、締結大量「友好城市」  孔子學院侵蝕西方普世價值

在被「一帶一路」捆綁住後,意大利與中共建立了更多的「友好城市」。截止到2018年,「友好城市」數量已達74對。如,羅馬與北京、米蘭與上海、都靈與瀋陽、威尼斯與蘇州、倫巴第大區與天津、貝加莫省與蚌埠、帕爾馬市與石家莊、里米尼市與揚州、佩薩羅與秦皇島、帕多瓦市與邯鄲、艾米利亞羅馬涅大區與遼寧省、威尼託大區與河北省、特雷維索省與陝西省…… 

如此多的城市間的交流,勢必使衆多的意大利人被中共的「偉光正」宣傳所欺騙,把中國人民的友好、善良和中共混爲一談。

此外,意大利還有11所大學設有孔子學院,包括羅馬大學、佛羅倫薩大學、威尼斯大學、米蘭天主教聖心大學、米蘭國立大學、都靈大學等。這些孔子學院假孔子之名,實爲傳播中共文化,混淆普世價值,甚至充當中共間諜機構。

對於意大利的現狀,獨立撰稿人諸葛明陽表示,「像意大利這些和中共走得近的國家還有個亡羊補牢的辦法,那就是儘快與中共切割,特別是在意識形態上否定共產黨思想。像日本和韓國那樣,不再相信中共的謊言;向美國特朗普總統那樣,全民向神祈禱。真這麼做,定會出現轉機,把損失降到最低。」@

 

(大紀元製表)
(大紀元製表)

相關鏈接:

【系列分析報導1】:全球疫情重點區域總覽及原因淺析

【系列分析報導3】:在政治和經濟上取悅中共 西班牙食惡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