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西安終南山的三面觀音巨像不久前在海內外佛教信徒、學者等的反對聲中遭強拆。大陸媒體人向大紀元披露,拆除過程中出現一些異象,而且事件本身或涉官場更深「護龍脈」原因。

三面觀音巨像遭強拆時,公安特警還封鎖現場,多處巡邏,禁止拍照和駐足觀看,並在現場裝上監控錄像鏡頭。社交媒體也禁止討論,有發聲者遭網信辦電話警告。

大陸媒體人向大紀元投訴 呼籲關注

據公開資料顯示,秦嶺深處的三面觀音像,高16米, 直入雲端。佛像為漢白玉雕塑,各面觀音手的姿態不同,一面雙手合十、一面手持寶瓶、一面雙手捧一法輪,分別代表著佛、法、僧三寶,至今已有18年。

一名長期關心中國宗教自由狀況的媒體人張先生向大紀元介紹,這座三面觀音像已成為西安市民的人文記憶,希望大紀元關注此事。他認為這對打破信息封鎖、留存時代記憶非常重要。

張先生介紹:「這次拆佛像就說是違建,從7月30日拆這個像開始,西安就下了特大暴雨,很多地方被大水淹了,很多人說是當局遭天譴了。並且次日,當地封疆大吏就被調離。」

當地一名佛教信眾8月8日在社交媒體說,觀音拆了,城牆倒了。「今天佛教的觀音菩薩成道日,終南山還在拆觀音像⋯⋯當天,暴雨驚雷,水漫西安。⋯⋯今天城牆也塌了。怎麼看,信否?」

當地佛教信眾發帖介紹觀音像被拆後出現異象。(受訪者提供)
當地佛教信眾發帖介紹觀音像被拆後出現異象。(受訪者提供)

7月31日,中共黨媒新華社消息,中共中央決定,胡和平不再擔任陝西省委書記、常委、委員職務,另有任用,由劉國中任陝西省委書記。

同天,中共陝西省委原書記趙正永受賄案一審宣判死刑、沒收個人全部財產。緩期兩年執行,期滿減為無期徒刑後,終身監禁、不得減刑、假釋。

趙正永早在2019年就落馬,被稱典型的「兩面人」、「兩面派」,中共官媒曾報道稱,秦嶺違建別墅案令習近平震怒。因為他曾批示多次,陝西地方都在敷衍。2020年1月4日,趙正永的「大管家」、陝西省副省長陳國強被立案審查調查。

張先生表示,中共這次強拆秦嶺終南山的地標建築三面觀音像,是近些年各地強拆佛教造像運動的一部份,暴露了他們敵視一切宗教信仰,完全不把宗教信仰自由放在眼裏。

但他還表示,這次西安三面觀音被拆,「其實還有中共官場更深層原因,大陸沒有人敢公開提。這個事情和習近平在秦嶺拆違護龍脈的事情可能有關係。官方給出的表面理由是違建建築,內部傳是為了龍脈。存在兩種可能:第一、有人故意藉習的命令毀習的龍脈,給習製造不祥之兆;第二、習本人受黨文化毒害太深,認為三面觀音像也是破壞其龍脈,在周圍人的慫恿下要拆。」

民間質疑三面觀音像違建

民間整理「三面觀音像信息公開申請及留言處理結果」在社交媒體上流傳,從該文公佈的政府信息公開資料來看,一些政府部門,都提到三面觀音造像是陝西鵬豪實業集團有限公司出資建設,是係「鵬豪大觀園」違建項目的組成部份,(2003年)該公司將三面觀音像贈予觀音禪院。

中共國家宗教事務局和陝西省民族宗教事務委員會等的信息公開回覆都提及是觀音禪院三面觀音造像。

因此信眾認為,這說明各級政府的諸多相關部門都是認可三面觀音造像在合法的宗教活動場所,是屬於觀音禪院的宗教設施。而且從當時早期資料和媒體報道來看,鵬豪大觀園曾經被認為是合法的,甚至得到地方政府大力支持,成為西安最流行的一種開放方式。歷經18年的觀音像不屬違建問題。

署名楊小光寫的「《三面觀音像信息公開申請及留言處理結果》一文讀後感」中還說,這段時間以來,多個信息也相繼表示,中共國家宗教事務局的確從未收到陝西訪民任何形式的拆除報告,更沒有發出拆除三面觀音像的任何決定。也由此可見陝西民族宗教事務所根本沒有上報。

陝西秦嶺終南山三面觀音像遭拆。(網絡圖片)
陝西秦嶺終南山三面觀音像遭拆。(網絡圖片)

文章還說,按規定停止施工、限期拆除的要由宗教事務部門會同國土、規劃、建設、旅遊等部門共同處置。但根據近期多個信息公開來看,宗教事務部門並未按規定,「反而調動公安特警封鎖現場,多處警力來回巡邏,嚴禁拍照和駐足觀看,並多次封鎖210國道,將拆除具體工作交給灤鎮街道辦。」

文章還介紹,據多個知情人透露,長安區和西安市兩級主管部門均已逐級向省級宗教事務管理部門提交了補辦三面觀音像合法手續的申請材料,看來是省上強行扣押了。

民間反對拆除三面觀音遭打壓

據悉,當地一些民眾呼籲「守護三面觀音」遭到警告,被要求刪貼。

新浪微博上有網民披露,自己因為為這事發聲「守護西安三面觀音」,被有關部門打電話要求刪帖。他將自己遭遇也在微信朋友圈公開,連微信也遭屏蔽了。

「今天(8月4日)上午,西安網信部門給我來電話,讓我刪除守護終南山三面觀音的帖子,說有不實信息。 」

當時他就火了,原因有兩點:「首先,他們竟然費力地找到我電話號碼,公民私隱權何在?其次,我微博只是轉發消息,並非常理性客觀地闡述了我的一點觀點。」

對方還威脅,不刪除就是觸犯了法律,他們會依法上報公安處理。

他表示,氣憤的是,「一個公共事件,不公開接受公眾的意見,竟然千辛萬苦找到我電話要挾我,可見並非針對我一個人。如此低劣的手段,令人不齒。」

西北大學李利安教授也曾撰文,建議暫緩拆除終南山三面觀音像,並希望有關部門在宗教法規、生態保護、文化建設、信眾情感、國際影響等多個方面綜合研判,慎重而為。不過相關文章在網絡上遭當局刪除。

 

「三面觀音像信息公開申請及留言處理結果」在社交媒體上流傳。(受訪者提供)
「三面觀音像信息公開申請及留言處理結果」在社交媒體上流傳。(受訪者提供)

張先生還向大紀元記者介紹,「據觀察,這次呼籲保留三面觀音像的佛教徒大多並不反共,有些佛教徒甚至是那種比較親共的。他們也不區分中共和中國,認為拆像是地方官在辦壞事。所以呼籲中央介入,不要在這個多事之秋『給國家製造不祥』。可以說這次中共是把大量並不反共的佛教徒逼到了他們的對立面,希望那些過去對中共迫害百姓漠不關心或者對中共有幻想的佛教徒能夠因為這件事有所覺醒吧。」

寺院遭「整容」改造變辦公地老人活動中心等

去年大紀元就報道,中共新一輪打壓迫害宗教信仰的運動中,大量宗教塑像被拆毀,還有一些造像被「整容」,淪為笑柄。遼寧省凌海市九華山風景區內露天的普賢菩薩被「整容」成了外形象徵「五穀豐登」的造像,絲毫看不到塑像原來的影子。

景區內露天的觀世音菩薩被整容為「嫦娥」,基座上的「南無阿彌陀佛」被改成「嫦娥奔月」。

而陝西省寶雞市禪龍寺內海會塔頂的幾尊小三面佛像,也難逃強拆命運,塔頂現只剩下避雷針。

中共還將全國各地寺廟進行各種改造,變成「文化禮堂」、「政府辦公室」、「老年活動中心」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