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邊境衝突再度升級,在拉達克(Ladakh)爭議地區發生開槍事件。

中共軍方指控印軍周一(7日)在拉達克東部班公錯湖(Pangong Tso Lake)南岸「鳴槍警告」,要求印方確保不再發生類似事件。但印媒引述印度政府消息人士說,沒有印度部隊在班公錯湖附近開槍。

中共西部戰區司令部發言人張水利8日表示,印軍7日越線進入中印邊境西段班公錯湖南岸神炮山地域,在行動中對前往交涉的中共邊防部隊巡邏人員「鳴槍警告」,中共邊防部隊被迫採取應對措施穩定局勢。

有印媒稱共軍未理會警告 雙方都曾開槍

不過,印方否認印軍在班公錯湖附近開槍。《印度斯坦時報》報道,印度軍隊並沒有越過「實際控制線」(LAC),也沒有採取包括射擊在內的侵略手段,指中共軍方的聲明誤導民眾。

印方的版本與中方的相反,印方表示,7日中共部隊企圖靠近中印邊境LAC,在印方的勸阻下,中共部隊向天開了幾槍,試圖威嚇印方部隊,印方保持很大的克制,「以成熟和負責任的態度行事」。

不過,也有印度媒體引述「保護印度」(Guarding India)的獨家消息說,中印邊境開火發生在當地時間6日,當時中方軍隊手持原始武器,向楚舒勒村附近的狹窄山谷、古爾峽谷(Spanggur Gap)神炮山的印度駐軍方向前進。

印方研判,中方士兵試圖發動另一宗類似加爾萬河谷事件。在洞悉中方意圖後,印度軍隊開始發出明確警告,中方士兵必須立即返回原駐地。據悉,印度駐兵約有30至40人,中方當時的士兵有200人。

不過,中方軍隊不顧警告、繼續往前推進。為避免再一次發生類似6月的流血衝突,印度士兵選擇了鳴槍警告。

消息稱,印度鳴槍是為了避免中方挑釁,並使對方明白,印度軍隊絕不會同意讓另一個加爾萬河谷悲劇發生。

但在6月的加爾萬河谷的衝突中,雙方都沒有開槍。

中方指責「嚴重軍事挑釁」

中共軍方在7日晚些時候發表的一份聲明中,指責印軍當日再次越過中印邊境西段班公錯湖(或稱班公湖)南岸神炮山地域。印軍對前來交涉的中方軍隊巡邏人員「鳴槍威脅」,中方「被迫採取應對措施穩控現地局勢」。

聲明稱,印方行為是「嚴重的軍事挑釁行為」。

《印度時報》(The Hindu)報道說,中方7日的聲明暗示,班公錯湖以南邊境地區的僵局仍在持續,預計,中、印兩國外交部長於周四(10日)在莫斯科出席上海合作組織(SCO)外交部長會議期間會晤。兩國國防部長已於上周在國防部長會議期間會晤,但談判未能取得進展。

印度媒體引用述軍方消息表示,印度駐軍對中共士兵鳴槍警告,是為了避免再度發生像6月中旬時加爾萬河谷的流血衝突。那次事件造成20名印度士兵死亡,中共方面一直沒有公佈死亡人數。

專家:恐無意中滑向戰爭

英國《金融時報》9月6日發表評論文章稱,在最新一輪衝突中,印度佔據了高於中國陣地的高地,引發人們對中印爆發更大衝突的擔憂。分析人士警告說,隨著中印雙方軍隊尋求改善其地面陣地,未來幾周可能會發生更多小規模衝突。

美聯社 9月6日發表題為《專家警告說,中印對峙有可能引發無意的戰爭》的評論文章稱,中印在有爭議的山區邊境長達數月的軍事對峙將持續下去,專家警告稱,這兩個擁有核武器的國家可能會無意中滑向戰爭。

評論認為,過去幾個月的行動和衝突使中印邊境局勢變得不可預測,增加了爆發戰爭的風險,即任何一方的誤判都可能造成嚴重後果。

曾在2014年至2016年擔任印度軍方北方司令部(Northern Command)司令的胡達(D.S. Hooda)中將認為,「(中印邊境)地面局勢非常危險,可能會失控。這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雙方能否控制動盪的局勢,並確保局勢不擴散到其它地區。」

胡達表示,雖然他不認為任何一方在尋求全面戰爭,但「真正的災難」是現有協議和約定的崩潰。

特朗普表態:樂意幫助解決邊界衝突

英國路透社消息說,美國總統特朗普9月4日在白宮記者會上表示,美國樂於幫助印、中解決邊境衝突,情況「非常、非常惡劣」。

特朗普還表示,華盛頓正在和兩個國家對話,看看是否可以幫上忙、平息衝突局勢。

此前7月16日,在白宮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有記者提問稱,「特朗普是唯一一位對中國(中共)持強硬立場的美國總統,這讓印度等亞洲鄰國的盟友感到非常欣慰。他是否就此向中方傳遞了信息?他與中國和其它國家談過如何合作嗎?」

白宮新聞發言人麥肯尼(Kayleigh McEnany)對記者說:「他(特朗普)說:『我愛印度人民,我愛中國人民,我將想盡一切可能維持中印人民的和平。』」

中印防長會晤 雙方透露信息大不同

自8月底印軍佔領了班公錯湖南岸的關鍵高地,中印邊境局勢再度升溫。在此背景下,兩國防長9月4日晚在莫斯科參加上海合作組織(SCO)峰會期間舉行了雙邊會晤。針對這次會晤,雙方透露的信息大不同。

中共國防部9月5日發佈聲明說,中共防長魏鳳和表示,造成當前中印邊境緊張局勢的起因和真相十分清楚,「責任完全在印方」。

不過,針對邊境局勢緊張的原因,從發佈的照片看,印方認為責任在中共一方。

印度國防部長辦公室(RMO India)官方推特(Twitter)9月5日發佈消息稱,這次會晤持續了2小時20分。印度防長辛格明確表達了印度在過去幾個月實控線(LAC)沿線局勢發展上的態度。中共軍隊的行為,包括大量集結軍隊、侵略性行為和單方面改變現狀的企圖,都違反了雙邊協議。

很顯然,對於中印邊境緊張的原因,雙方仍是針鋒相對,各執一詞。

印度The Print網站9月3日發表印度空軍退役少將巴哈杜爾(Manmohan Bahadur)的文章稱,中國(中共)知道中國(中共)空軍無法與印度空軍匹敵,正在加強其在實際控制線附近的防空能力。所以印度政府的立場必須集中在懲罰中國(中共)而不是阻止中國(中共)的行動上。

印軍厚葬陣亡藏人連長

中印邊界對峙持續,近日傳出中共軍方在中印邊境擄走五名印度平民。

另一方面,印度特種邊境部隊中有一名來自西藏的連長幾天前在喜馬拉雅山邊界西段兩國軍隊衝突地點附近被地雷炸死。周一(7日),許多藏民和印度軍人在一處山區為他舉行了安葬儀式。

據報道,53歲的丹增尼瑪(Tenzin Nyima)早前在位於拉達克(Ladakh)地區班公錯湖南岸的一場軍事行動中因地雷爆炸而身亡。他的遺體在9月1日被帶到距離拉達克首府列城(Leh)數公里外的喬格蘭薩爾(Choglamsar)鎮厚葬。

這位藏人連長的犧牲,為外界了解這支神秘的山地精銳部隊,提供了一個難得的機會。

印度特種邊境部隊揭秘

據路透社報道,印度這支特種邊境部隊於1962年中印爆發戰爭後不久創立。印度官員預計這支部隊有超過3,500人。

印度北部與西藏接壤的高原地區海拔普遍位於3,000米以上,氣候條件惡劣,人口稀少。印度政府前西藏事務顧問阿米塔馬圖爾(Amitabh Mathur)稱,「特種邊境部隊」是「精銳部隊,尤其是在山地環境」。「他們是很厲害的登山者和突擊隊員」。

「特種邊境部隊」的主要招募對象據指是流亡的藏人及其後代,後來還包括講尼泊爾語的廓爾喀人(Gurkha)等。其大本營位於印度北阿坎德邦(Úttarakhaṇḍa)的恰克拉塔(Chakrata),距離拉達克約700公里。

印度媒體報道稱,鑒於該部隊是由原英屬印度軍隊重要將領、22山地團砲兵指揮官蘇揚辛格烏班(Sujan Singh Uban)將軍提出建立的,該部隊最初被命名為「建制22」(Establishment 22),後來獲得現名。隸屬於印度主要對外情報收集機構——印度調查分析局(Research and Analysis Wing)。

據《印度斯坦時報》報道,該部隊的運作模式一直保持機密,以至於軍方甚至都不太了解其動向。但總體看來,該部隊的主要任務包括特種偵查、突襲和秘密行動等。

它通過監察長直接向印度政府的行政部門內閣秘書處(Cabinet Secretariat)和總理彙報。因此,其很多戰績與「英勇故事」無法被普通民眾所熟知。

《印度快報》(The Indian Express)的報道說,該部隊有自己的軍銜結構,與陸軍軍銜具有同等地位。但他們是訓練有素的特種部隊人員,可以執行一些更為特殊和隱蔽的任務。

上世紀70年代,這支部隊參與了對巴基斯坦的作戰和孟加拉國獨立戰爭。在代號為「鷹」的行動中,該部隊被空運到作戰區域,滲透到敵後摧毀巴基斯坦軍隊的通訊線路,並阻止巴基斯坦軍人從孟加拉逃到緬甸。

據《印度斯坦時報》2009年的報道,一位最早一批加入前特種邊境部隊的藏人回憶說,1963年初,第一批大約有12,000名藏人被帶到恰克拉塔。他們還曾接受美國中情局(CIA)的訓練和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