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6月19日星期五。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6月19日在第3屆哥本哈根民主高峰會上發表「中共與對自由社會的挑戰」的演講。蓬佩奧從多個方面批評中共違約,侵蝕自由民主。美國將本著民主自由的立國之本,與歐盟和世界結盟,共同對抗中共。在同一個峰會上,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和台灣總統蔡英文也各自發表了演講。

印度軍隊正式公佈中印邊境衝突傷亡總數,20人死亡,76人受傷。印度媒體報道,印度全國掀起了抵制中國貨的風潮,印度政府表示將採用多方面經濟手段反制中共。而中方18日已經釋放了10名被俘的印度士兵,但仍未通報中方的傷亡情況。兩國外長將在23日進行視像通話。

北京疫情持續擴散,18日新增確診病例25例,疑似2例,無症狀感染2例。疫情的跨省傳播又有增加,天津市在6月18日發現病例後,最新消息顯示,疫情又傳播到了河南。

中共正式起訴已經扣押一年半之久的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這2人是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抓後,遭到中共扣押的。

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表示,幾個月來,澳洲政府與各種各樣的澳洲組織遭遇了「國家支持的」重大網絡攻擊。3名消息人士向路透社表示,中共是背後主嫌。

下面進入19日的話題。18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發推文,表示與中方「全面脫鉤」一直是政策選項。隨後中共方面表示,中美脫鉤「不現實」。那麼中美之間是不可能脫鉤,還是北京仍然不懂美國呢?

特朗普:保留「完全脫鉤」選項

18日下午,特朗普發了一則推文,「不是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大使的過錯(昨天在委員會會議上),是因為我可能沒有明確表達自己(的意思),但美國確實在各種情況下,都保留了與中國(中共)完全脫鉤的政策選擇。謝謝!」這則推文在「特朗普中文同步推」被置頂。

17日,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在眾議院籌款委員會的聽證會上表示:「你認為可以坐下來,將美國經濟與中國經濟脫鉤嗎?」他說,「不,我認為這是幾年前的政策選擇。目前,我認為這不是一個合理的政策選擇。」

特朗普發出這則推文後,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表示,全球產業鏈供應鏈的形成和發展,是市場規律和企業共同作用的結果,人為的切斷,「既不現實也不明智」。

趙立堅的說法,與一位中共體制內的學者觀點類似。6月11日,中共國際貿易學會專家委員會首席專家何偉文表示,美國想從軍事上、貿易上、科技上打垮中國(中共),但美國有這個想法、野心和立場,卻沒有這個能力。

究竟是不是這樣呢?美國之音引述分析人士的觀點,中美脫鉤已經成「大勢所趨」,中美正在轉入全面對抗乃至新冷戰。

特朗普最強硬的評論之一

其實特朗普的這則推文所表達的強硬態度並不是第一次,最早在5月14日,他就已經說過一次。在霍士財經網頻道採訪中,特朗普說,「我們可以做很多事情」,「我們可以切斷(和中共的)所有關係。」

特朗普上任3年多,針對中共有過不同的強硬言論,但以前從沒說過與中共切斷關係。

特朗普當時表示,如果切斷了與中方的所有關係,美國將會節省下5000億美元。這個數字,可能是指美國從中國的每年進口量,而這也恰好是造成中美貿易失衡、貿易赤字嚴重的原因。

17日特朗普接受了《華爾街日報》的採訪,談到了中共病毒在全球肆虐的問題。他表示,北京讓病毒傳到國外,背後可能隱藏著經濟動機,「有可能是故意的」。

特朗普說中共有意向國外傳播病毒,這源於他「內在感覺」,也可能那個是因為「北京的無能或錯誤」,「但你永遠都不知道,這已經產生了影響」。

專家:中美脫鉤「早已開始」

5月27日,美國國會中美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發表一份研究報告,對中國銀行業目前面臨的危機與挑戰進行分析,認為中國(中共)的銀行體系已經到了「重要關頭」。如果當前中共病毒(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新冠病毒)導致中國金融業持續出現問題,「匯率將是最可能向美國投資者傳遞經濟痛苦的」。

觀察過去半年的人民幣匯率,最小值出現在1月19日,1:6.8593;最大值出現在5月27日,1:7.1681。從3月17日到6月19日,人民幣匯率一直處在7以上。這個匯率比例,幾乎是過去十年來的最低點。(https://tw.exchange-rates.org/history/CNY/USD/T

美國銀行業資深從業者郭鳳輝認為,美國的銀行如果進入中國,能幫中方解決金融方面的一些問題。但問題是,這能給美國銀行帶來多少好處?誰也說不清。

郭鳳輝指出,「相反,中國如果出現了金融危機,中短期可能會拖累全球經濟;但從長期來說,也可能是美國所求之不得的。」

考慮到長遠利益和現實情況,美國銀行更不可能這個時候進入中國。這也是脫鉤的一個重要標誌。

維珍尼亞大學金融學教授陳朝暉對美國之音表示,中美之間的「脫鉤其實早已開始了」。

脫鉤「正在加速」

有長期關注美國政治的朋友可能還記得,特朗普總統在競選的時候,不止一次地表示,要把製造業帶回美國,讓那些設立在別國的企業回到美國。

就是說,特朗普在就任美國總統之前,已經看到了很多問題。但這個時候,特朗普可能沒有想到過與中方脫鉤,否則他也不會與中方反反覆覆地進行談判。

就任總統後,特朗普先是大幅減稅,為美國企業回歸掃清路障。呼籲在外國設廠的美國企業回到本土之後,他開始與北京交涉雙方貿易不平衡的問題。在看到談判無法解決問題後,特朗普果斷對中國輸美商品加徵關稅。

現在回頭來看,其實從中美雙方互相加徵關稅開始,已經是脫鉤的前期動作了。

為了避開高額關稅,一些在華的美國企業不得不撤離中國。不僅是美國企業,其它國家的企業也選擇了逃離中國。

到這裏,美方要與中方脫鉤的跡象已經比較明顯了。外界早就看到了這個跡象,只不過白宮並沒有公開講出來。

但在高額關稅的情況下,還有一些美國企業寧肯承受高關稅,也不準備撤出中國。原因是搬家費用實在太高昂,難以承付。針對這一點,白宮又拿出了新的舉措。

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前不久表示,特朗普政府願意為在華的美國公司撤出中國支付搬家費用。

從白宮的這個動作來看,沒有明確說脫鉤,但是為了讓美國企業離開中國,特朗普政府不惜支付大筆的搬家費。足見美方與中方脫鉤的心意已經完全定了下來。

伴隨著中美關係全面緊張,美國的脫鉤動作越來越多,加強了對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的監管。

鑑於中國公司大多有各種問題,海內外的經濟專家、學者都預見,許多在美上市的中國公司將不得不撤回。

陳朝暉表示,按照目前情況發展下去,中美脫鉤將會成為趨勢。如果特朗普和習近平「不去做出扭轉目前趨勢努力的話,脫鉤是必然的,恐怕只是程度問題」。

陳朝暉指出,目前的香港問題,更成了火上澆油的刺激因素,「脫鉤趨勢不是扭轉,也不是在減速,而是正在加速」。

美方給機會,中方沒誠意

說到這裏,有人可能會問,中美之間在年初不是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了嗎?

是的,特朗普和中共副總理劉鶴在1月15日簽署了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但是兩國貿易上的根本問題並沒有解決,所以才分階段簽署貿易協議。

17日國務卿蓬佩奧和中共政治局委員、外事辦主任楊潔篪在夏威夷進行了閉門會晤。

這次會談是中方提出的,但美方其實並「不感興趣」。不過蓬佩奧還是同意了會晤,說白了就是給中方一個機會,看看表現。

說到這,先加一個小插曲,有網友曬出了幾張照片。前四張是中共央視新聞的截圖,上面有主持人說的話。她在說,「任何有起碼道德是非觀念的政治家,是恥於和蓬佩奧這樣的卑鄙之徒為伍的。」

後兩張就是蓬楊會晤的相關照片。一張是楊潔篪躬著腰,臉上帶著笑容和蓬佩奧握手。而蓬佩奧直挺著身軀,同樣是面帶笑容。還有一張是雙方會談的場面,場地就在院子裏,簡單到了「寒酸」的地步。楊潔篪在這「躺槍」了。

18日,蓬佩奧在會晤後發了一條推文表示楊潔篪「再次承諾履行兩國之間第一階段貿易協定的所有義務」。這是他目前為止透露出的唯一一點有「乾貨」的消息。

不過,助理國務卿史迪威(David Stilwell)在昨天的新聞發佈會上表示,中方確實承諾落實中美貿易協定,「但中方的態度稱不上積極」,「實際效果如何須待觀察」。

說白了,史達偉就是在表達對北京的不滿,指責北京沒有誠意。

試想一下,如果真心要兌現協議承諾,何必三番五次掛在嘴邊呢?直接兌現不是更能說明問題嗎?從這一點判斷,中共嘴上說落實協議,但並不是真心。

那麼作為助理國務卿,史達偉說這些話,自然是代表美國的意思。

中美進入新冷戰

有一點需要特別注意,蓬佩奧和楊潔篪會晤剛一結束,北京立刻宣佈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港版國安法》。

人大常委會議的日程是早就定好的,18日~20日三天時間。但是在蓬楊會晤之前,北京並沒有公佈對《港版國安法》的審議內容。恰恰會晤一結束,審議進入了快車道。

從這個細節來看,雙方可能已經攤牌了。特朗普關於脫鉤的推文,很可能就是對蓬楊會做出的回應。

從這一點分析,中美關係似乎又加上了一層霜凍。自由亞洲表示,中美兩國都有媒體和學者認為,兩國關係可能走向了全面對抗,乃至進入新冷戰。

時事評論員程曉容在《大紀元》撰文表示,中共要求會談,目的是用買買買換來美國在其它方面的鬆動,不要對它步步緊逼。但中共對港版國安法堅持不讓步,說明它寧可毀掉香港,也不能接受抵制的聲音。

程曉容指出,現實表明,一個政府、團體或個人,假如與中共拍檔,勢必落入被牽制、被宰割的命運。說不定哪天就成了中共案板上的魚肉,或許還是條「替罪魚」。

美國智囊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中國力量項目主任葛來儀(Bonnie Glaser)表示,中美存在多方面的競爭關係。「我們(美國)和中國(中共)的確有軍事上的競爭關係,在意識形態上也有越來越多的競爭,這是美蘇之間關係的核心。這一點從1970年代以來,在美中之間並不重要,但現在似乎又重現了」。

***********

不看央視新聞

這些內容,在大陸媒體上是完全看不到的,中共只允許人們看到「正能量」的消息。所以有很多了解一些真實情況的人,不看中共的媒體宣傳。

一位已經在南韓居住了7年的朋友,在給我們的信中表示,他小的時候很相信國內的新聞。後來長大了一些,接觸到了網絡,無意間進入了天涯論壇,這才發現「原來國內這麼亂」。

他說其中有一個人說的很經典:「看電視歌舞昇平、在網絡人間地獄。」從那之後,這位朋友就再也不相信國內新聞了。

他在信中說,「在疫情剛爆發的時候,說實話我是真沒當回事兒,還以為只是比較嚴重的流感而已。」

這位朋友說的不是現在的北京疫情,他指的是武漢。他說,「隨著時間推移,曝出死人了以後,我才知道這事兒嚴重。」

這位身居南韓的朋友知道,「一般國內是不會對外公佈死人事件的,除非是人死多了。」所以他就到YouTube上搜尋有關疫情的內容,然後看到了新聞看點。

他說這時候才發現,善良限制了自己對邪惡的想像力,自己「想像的邪惡真的太小兒科了」。所以他呼籲,世界各國能夠聯合起來,摧毀中共的網絡防火牆,讓中國人民都能夠看到外面的世界。

是這樣,一般人很難想像得到中共有多邪惡。因為人的想像都是基於人的道德底線的,而中共的邪惡沒有底線。中共的媒體負責掩蓋真相,並且美化中共。

網上有一個段子,也可能是確有其事。說有一個人在一次聚會的時候,恰好和央視的某個編輯同桌吃飯。幾杯酒下肚,這個人就對央視的編輯說,「我從來不看你們央視新聞的時政類節目」。

沒想到對方說,「我也從來不看」。這讓這個人很詫異,就問他「你們製作的節目自己都不看嗎?」那位編輯的回答更出乎他的意料,他說「你見過飼養員給豬配好飼料和豬一起吃嗎?」

這個人聽完,啥話都沒說,自己罰了三杯酒。

不知道這個央視編輯是不是有侮辱人的用意,但是他的話的確值得大家深思。他為甚麼不看央視新聞呢?因為他知道那是假的,所以不能看。那只是給不知情的百姓看的,為的是中共的愚民統治。

北大醫院封院,18家醫院支援地壇醫院

從我們影片下方的留言來看,除了少數幾個上來罵街搗亂的,絕大多數都能有理性思考,也不再相信中共的宣傳。特別是中共疾控中心18日宣稱「北京疫情已經控制住了」,更讓人們看到了中共的造假宣傳和對疫情真相的掩蓋。

18日,官方通報稱,確診本地新增病例25例,疑似2例,無症狀感染2例。從6月11日到現在,累計共有183例。

但是在19日的疫情防控新聞發佈會上,北京昌平區副區長吳彬表示,18日北大國際醫院確診1宗病例,是急診科的一位護士。這名護士是6月14日海淀區確診病例的密切接觸者,所以北大國際醫院已經全院封閉了。

另外,地壇醫院副院長吳國安稱,截止到18日,地壇醫院共收治了183例確診病例,13例無症狀感染。

根據地壇醫院公開資料,這家醫院本部共開放758張床位。如果是183例病人,對地壇醫院來說,應該沒有接納問題的。

但是奇怪的是,央視19日報了一消息,地壇醫院本部又增加了1070張床位。而且北京的18家醫院共抽調了102名醫務人員,對地壇醫院進行支援。其中包括26名醫生、62名護士、8名檢驗人員和6名放射人員。

19日看到一個嘲諷的段子:中國疫情本來控制住了。已經做完交卷了,外國抄工作都抄不好。北京一怒之下說:認真看好了,老子再給你們做一遍!

北京疫情「比武漢嚴重」?傳中央震怒

還有這麼一張網絡截圖,看說話的語氣,像是在對家屬說話,而且可能他是中共體制內的一名官員。

他說,「我6月19日開了九個會,然後反正非常嚴重,你就把現在的北京當成一月份的武漢就可以了,可能比武漢更嚴重。然後這次的病毒是全新的病毒啊,傳染性非常強,我估計北京這次可慘了,全力以赴吧。我們現在對我們提出要求就是已經開戰了,打好疫情防疫反擊戰,全面進入一級應戰狀態。」

後面又說,「豐台區有瞞報,我們內部已經通報了,說中央震怒啊。」下面又提醒,「現在這個病毒的傳播途徑甚麼的都不知道,反正只知道傳播力非常的強。大家都小心吧,不要出門兒,不要聚會,不要見外人,回到一二月份時候的狀態就可以了。」

這些話中,透露出幾個很重要的信息。

首先他說一天開了九個會,說明這個人可能是一名中共官員,而且很可能是知情官員。

其次他說北京的疫情「可能比武漢更嚴重」。武漢當初的情況已經無需再重複,而他說現在的北京相當於一月份的武漢,甚至可能比武漢更嚴重。

第三他說這次的病毒是「全新的病毒,傳染性非常強」。這就意味著病毒不僅出現了變異,甚至可能已經面目全非,所以傳染性非常強。

第四他說「全面進入一級應戰狀態」。中共對外通報是2級響應,而這個人卻說是一級應戰,說明中共很可能是外鬆內緊。這也對應了下面的說法,「豐台區有瞞報」。

第五他說內部通報,「中央震怒」,說明疫情很嚴重,北京高層很生氣。

第六他說「病毒的傳播途徑甚麼的都不知道」,證明了當局最初指稱歐洲三文魚是中間宿主的說法,完全是甩鍋。

我想,通過這個對話截圖,大家也應該意識到,北京的疫情可能很嚴重。但是由於信息來源比較少,所以只能為您提供這些消息。我們希望各位朋友,在安全的情況下,多向我們爆料,讓我們一起來揭露中共的謊言。

老華僑支持新聞看點

另外再說一下,因為新聞看點選擇的話題絕大多數是揭露中共的內容,所以我們遭受的打壓是非常嚴重的。但是有大家的支持和幫助,我們才無懼打壓,敢講真話,敢揭露事實。

對我們的支持,可以說來自世界各地,有先生,有女士,有老人,也有小朋友。前段時間就收到一位11歲的小朋友寫來的信,完全是用英文寫的。她的大概意思是說,很喜歡新聞看點節目,希望自己將來也能像沐陽一樣,做一個敢講真話的記者。

另外還有一位老華僑,前幾天寄來了一張1000美金的支票,同時還親筆寫了一些鼓勵新聞看點的話。他說他在四十年前就移民美國了,年輕的時候為了生計,每天只管低頭拉車。現在退休了,時間空餘多了,每天都準時收看新聞看點。而且經常轉發給朋友,讓大家一起分享。

老先生說這次疫情,「中共做的那些事很不透明,很不得人心,這是它們一貫的作風,我看清了它們的真面目」。

一老一少,他們對新聞看點的支持和鼓勵,讓我們節目組的同事都很受鼓舞。特別是這位老先生,已經移民40年了,能夠看清中共的「真面目」,非常難得。

因為他們移民那個年代,中國很窮,人們都希望中國能夠強大,這樣中國人就可以揚眉吐氣,在國外不會被人瞧不起。

就在這種思想狀態下,很多早前移民的華人看到,現在中國成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都感到高興。當我們揭露中共的時候,就不理解,甚至說一些難聽的話。

其實就是分不清中共與中國的關係。我們也希望中國強大起來,希望中國人民都有錢,中國人到哪裏都受人尊敬。但事實是,錢都在中共手裏,而中國人民很窮。中共一茬一茬地割韭菜,除了肥了自己之外,它把大量的錢都對外撒幣了。

《環球時報》有一份數據,近四年中,中共援助俄羅斯4000億美元,援助委內瑞拉650億美元,印尼500億美元。然後拉丁美洲是1180億美元,巴西100億美元,厄瓜多爾120億美元,非洲有600億美元,安哥拉是74億美元,中東國家550億美元。

中共的做法,充份體現了一點:寧與友邦,不予家奴。如果大家注意,就會發現,我們揭露的都是中共的醜陋和邪惡。但是如果不加分析,很可能就認為我們是在說中國不好。

所以我們才覺得,這位老先生能夠清醒地看到這一點,非常難得。我們也希望,更多的朋友能夠經常關注新聞看點,分清中共與中國的關係,做一個頭腦清醒、理智理性的人。

以上是6月19日公共區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點擊影片右下方的點我訂閱,或者二維碼訂閱。這樣從周一到周六,您都可以看到我們的最新節目。也希望您將新聞看點推薦給您的朋友。

中印衝突後,兩國關係更加緊張了。印度國內正在爆發抗議,民眾掀起了抵制中國貨的風潮。雙方衝突會不會急轉直下?我們在會員區來說說,印度反制中共的三大招。

感謝您的收看,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