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古當局宣佈當地蒙語授課學校改採漢語教學後,當地爆發大規模的「公民不服從」運動,數萬學生和家長發起罷課及抗議集會。抗議者批評當局此舉形同「文化大屠殺」。

8月26日內蒙古教育廳發佈文件,規定從今年秋天開學起,內蒙古民族語言授課的小學一年級開始使用全國通用的語言教材。在今後兩年逐步開始小學一年級的政治課和歷史課也改用漢語授課,聲稱這是「第二類雙語教育」,很快引發強烈反彈。

自上周五(21日)起,通遼市烏拉特中旗、庫倫旗和鄂爾多斯市、呼和浩特市等多地的學生和家長們,發起規模浩大的示威抗議行動。在烏拉特中旗,學生家長們抗議新政,紛紛把自己的孩子從學校接回家。

罷課 罷教 校園人去樓空

總部位於美國紐約的「南蒙古人權信息中心」(SMHRIC)收到的影像資料顯示,從幼兒園學童到頂尖知識份子、從企業人士到部份政府官員,幾乎各行各業都排斥新政策,家長和學生不畏當局和校方脅迫,齊力抵制學校,導致校園人去樓空,情況前所未見。

首府呼和浩特的內蒙古師範大學附屬中學大門,幾乎見不到學生。呼和浩特市新安路小學應該有兩千多名學生,但是今天到學校報到的只有五十多人,不足一百人。科爾沁左翼後旗甘旗卡鎮當地三所小學的三千多名學生集體罷課。

錫林郭勒盟的巴日娜(化名)對《大紀元》表示:「大家私下都定好了,孩子們都不去上課,(這種抗議方式)更有力,更有效,挺理智的。」

巴日娜說,對於這次教改,各單位、學校一起聯名上書,他們都有去簽名,發給政府、紀檢委。「政府有一個解釋出來,基本原則不變,甚麼五條不變,新聞上都有。但是他現在說的不變,和以後說的不變是不是一致的,大家對此產生顧慮,所以都不去。」

呼倫貝爾市的民眾阿德瑪(化名)對《大紀元》表示,在內蒙古的每個地區都有聯署簽名,通遼蒙中,通遼下面旗縣的家長和學生的態度都是統一的,包括呼倫貝爾,錫林郭勒等。

有家長表示,內蒙古百分之八十的蒙古族人,都參加了抵制漢語授課活動。

此外,還有影片顯示,抗議學生和家長在內蒙學校門外高唱蒙古語歌曲,高呼口號。另有大批學生在校園內跪地抗議。在一所學校門口,眾多穿校服的男女學生高喊:「我們的語言是蒙古語,永存的故土是蒙古,我們母語叫蒙古語,為了母親至死不渝」等。

家長向學校要人 同特警對峙

隨著「公民不服從」運動擴大,當局開始限制學生離開學校,家長紛紛到學校要人。

在通遼市扎魯特旗一所蒙語學校,當局限制學生離開宿舍。8月30日,數百名氣憤的父母聚集在校外,要求立即「釋放」他們的孩子。數百名鎮暴警察隨後到場,阻止這些父母衝進宿舍。

歷經數小時與警方對峙後,父母才攻破警方障礙,接走自家孩子。

此外,通遼市科爾沁地區也發生家長舉橫幅向學校要人,同特警對峙事件。

科爾沁左翼中旗捨伯吐中心校學生家長阿努熱(化名)對《大紀元》記者表示,她的姪女在舍伯吐一小學(也叫舍伯吐中心校)讀書,被困在學校,他們前去要人,直到晚上十點多姪女才被放回。

「現場家長差不多有二百多人左右吧,特警和警察30個左右,學生都被困在學校裏,有陣子學生們都下來了,又被特警趕進教室裏」。

阿努熱說,他們拉了橫幅,上面寫「我們是蒙古人,我們要學蒙語」。

學生跳樓自殺?

網上傳出舍伯吐學校一名學生在得知母親被武警毆打後,從該校四樓跳下身亡的消息。不過身在現場的阿努熱對《大紀元》表示,不曾看到學生跳樓。

「我們跟警察對峙的時候,有個120的救護車從我們北邊過來,這時人群中有人說有個5年5班的學生跳樓了,家長們心急如焚也沒人給解釋。不一會兒聽說有個學生想跳樓,老師嚇暈了接到醫院去了。今天我問了我侄女,她說沒聽到有人跳樓。」

實行新政 「過不了十年,蒙古族就會名存實亡」

早在今年7月份,內蒙古就已經開始風傳有關消息,引起蒙古族學生家長的不滿。不少蒙古語言和文化方面的專家學者開始在中國國家媒體發表分析和看法,指出新政策存在的缺陷和不足。

央視發表了一段內蒙古大學副校長、內蒙古大學民族學與社會學學院院長齊木德道爾吉教授的視像講話。他委婉地指出,對現有的民族語言教育做不當修改會不利於民族團結。後來這段影片已經被取消,無法看到。

儘管為了安撫民間不滿,官方公佈的解讀文件強調,並沒有改變原來少數民族語言教學的課時和教材。但很多民眾擔心,未來當局會不斷加重漢語的比重,逐步加重政治、歷史和其它的漢語授課時間加以洗腦,從而使蒙語被漸漸淡忘。

呼倫貝爾市的阿德瑪(化名)擔憂地表示:「從一年級開始實行國家統一的教材的話,那母語它會漸漸地不存在了,如果母語不存在了,這個民族就不存在了。我們之所以會對現在這個政策特別反感,是因為我們以後將來的孩子們怎麼辦,而且這個民族怎麼辦。」

阿德瑪說,「蒙古語是我們日常交流和生存的語言的一種,所以我們對母語的感覺十分的深厚,所以作為蒙古族想要保護自己的母語,就這麼簡單。」

錫林郭勒盟的巴日娜說,儘管現在看起來沒有那麼嚴重,但大家都害怕,未來的時候會怎樣?就怕過兩年再增加,就麻煩了。

科爾沁地區的阿努熱說:「小學一年級開始教漢語,初一開始政治思想歷史都用漢語授課,而且用統編的教材,主要是抓意識形態方面的東西,從小灌輸那一套東西來洗腦。」

阿努熱認為,當局不會明確說禁止說蒙語,但如果這政策執行下去過不了十年。蒙古族就會名存實亡了!可謂「釜底抽薪」。

蒙文書籍遭大清查

蒙古族民眾的擔憂並非沒有道理。據悉,內蒙各地政府周日對蒙文書籍進行大清查,所有蒙文書籍必須下架。

此外,蒙古族的歌唱家在平台上發關於蒙語唱的歌,老師們跟民眾用蒙語談心的影片都直接都銷毀,阿德瑪質問,「我不知道為甚麼要銷毀,觸犯了哪裏?」

據悉,迄今已有數百名異見人士被捕或被軟禁在家。當地牧民表示,很多蒙古族微信群被關閉,但他們都下定決心,9月1日不送孩子上課。

流亡海外的內蒙古人民黨主席特木其勒圖表示,如果當局不顧蒙古族民眾反對,強行推行「不得人心的語言政策」,很可能再次造成內蒙古的民族主義情緒復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