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強推漢語教育引發的罷課等「公民不服從」運動持續發酵,陸續有更多學校的學生逃離校園拒絕上課。中共當局急令各地做「思想工作」,並強令在民族學校就讀的幹部職工子女9月1日必須到校報到。蒙古族民眾抵制。

9月1日,內蒙四王子旗教育體育局委員會緊急發文,稱根據自治區、市委、旗委統一部署,幹部職工子女凡在民族學校就讀的,9月1日必須到校報到。凡是不報到的,將面臨「嚴肅紀律處分」。

(知情人士提供)
(知情人士提供)


另有察右後旗蒙古族學校班主任8月31日發佈緊急通知給家長,要求公職人員9月1日必須送孩子上學,否則追究相關責任。

(截圖)
(截圖)

另有扎魯特旗林業和草原局委員會9月1日發佈通知,要求各黨支部迅速對各單位轄區,蒙語授課學生進行全面排查,並將檢查結果及時上報。

(知情人士提供)
(知情人士提供)

當局施壓單位/村莊領導做「思想工作」

通遼市的一民眾對《大紀元》表示,今天他們沒有人上街,孩子都不在學校了,今天就已經有村支書和老師帶領旗工作人員挨家挨戶做「思想工作」,動員上課。

錫林郭勒盟旗縣地區的蒙族中學老師白乙爾(化名)對《大紀元》記者表示:「目前我們這裏幼兒園到高中的蒙語授課學生都沒有上課,已經上了的都被家長接回牧區了。目前上面在給各個單位領導施壓,要求有孩子的公務員、教師,必須送孩子(到學校上課),並簽協議同意改革的文書。 」

白乙爾稱,起初單位領導們也都是盡到通知的義務,沒有強迫。但現在當局開始強行要求,「比如說不讓我們工作,現在紀委已經開始一個一個叫去做工作了。」

從「假相的幸福」中覺醒

白乙爾對《大紀元》說,「我們的訴求就是恢復一類雙語教育。目前我們不想起大的衝突,因為起衝突,受傷害的只能是我們。打算就是這樣,持久戰。」

白乙爾感嘆,她從來沒想過有這麼一天,可謂突然改革。「對我的影響就是讓我覺醒,我們的民族這麼多年,一直安分守己,現在突然被告知要這樣的政策,其實一定程度不是壞事,另一個層面來看就是一次讓我們醒悟,不要再每天唱歌跳舞喝酒,假相地幸福著,要思考民族存亡了。」

她還表示,學生罷課,但她們作為老師不能罷工,當局要求老師給家長做工作,但是沒有人做,因為老師全部支持學生。

白乙爾說,「這次事件不知道結果會怎麼樣,但是,我們是蒙古人,我們不會害怕,不會低頭!」

中共官媒製造「學校開學」假新聞

錫林郭勒盟的一名研究蒙古語的博士生阿娜(化名)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說:今天內蒙古電視台報道了新聞說內蒙古各地都開學了,「其實那是假報道,都是演的,沒有蒙古族學生,而且這個採訪也沒有音頻。從哪找來的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不是蒙古族,是不是漢族也不確定。」

阿娜說,錫林郭勒盟是內蒙古保留蒙古族文化最好的地方,今天錫盟的各個旗縣的小學、初中、高中除了個別學生,還有幼兒園也延期開學。推遲了一個星期。老師們當然上班了,但是沒有學生。

「我們始終保持的態度是不送孩子,不違法。」阿娜說,「總之,我們會不顧一切地努力把自己的語言文字保留住。蒙古文字可是世界上唯一一個豎著寫的文字。」

對於這起「不合作運動」,阿娜表示,「我們只是想讓學生們按原來的雙語教育學習,沒有人說不學漢語。現在蒙古族小孩哪個不會說漢語?因為我們就是中國人,我們愛自己的國家,但是我們也需要傳承民族語言文字。」

阿娜認為,現在要執行的第二類雙語教育,基本上就是漢語授課加授蒙古語,這個跟上英語課有甚麼區別?但是我們的母語不能當外語來學吧。大多數蒙古族日常生活中都是蒙古語交流。課程沒了,語言也就退化了,在這之後誰也都能想到,就是滅亡了。世界上從此沒有蒙古語了。

官媒造假學校開學。(影片截圖)
官媒造假學校開學。(影片截圖)

各地學生罷課、逃校影片廣傳

與此同時,推特上傳出大量內蒙古呼和浩特、烏蘭浩特、通遼市、赤峰市、興安盟等地眾多蒙古族學校學生逃出學校,在校內遊行抗議的影片,場面壯觀。

也有內蒙古赤峰地區的學校派校車去接學生回學校,但是沒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