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柏林晨報》的統計數據,截至當地時間2020年3月20日19點,全國共有19,711人感染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成為緊隨西班牙的歐洲第三大疫情嚴重國,在全球列第五位。

即使德國擁有令總理默克爾引以為豪的全球領先的「優秀醫療系統」,也無法抑制中共病毒在德國的肆虐,更讓人深思的是,德國質素一流的醫生在中共病毒的攻擊下連連中招。

德國多地首批感染者都是醫生

目前德國北威州、巴符州和巴伐利亞州是疫情最為嚴重的三個州。追溯德國的疫情發展,會發現不少州的首批感染者中都有醫生,他們大多是在工作場所以外染病的。

疫情最嚴重的北威州,染病人數達全德國的近三分之一。該州2月25日晚出現首例確診患者,不久後,一名與患者在狂歡節活動中接觸過的門興巴赫(Mönchengladbach)市醫院的醫生也被確診。

德國疫情第二嚴重的巴符州也是在同一天2月25日確診了首例,患者與一名女士剛從意大利旅行回來。不久那位女士和她父親也被確診。這位父親是圖賓根大學附屬醫院的主治醫生。

漢堡州2月27日確診的首例病人是漢堡大學附屬埃普多夫(Eppendorf)醫院的兒科醫生,他剛從意大利旅遊回來就被查出感染。

疫情第三嚴重的巴伐利亞州除了首先感染的14名偉博思通公司員工及家屬之外,之後出現的首例是埃爾朗根(Erlangen)大學附屬醫院的醫生。據悉,他是在一次工作會議上被意大利同事傳染的,那名同事回意大利後確診。

在德國最後一個出現確診病例的聯邦州——薩安州,其實首例也是一位從意大利度假回來的醫生。因他住在薩克森州,所以算在薩克森州的確診病例裏。他所在的醫院是Helios分院,Helios公司和中國醫院有合作。

大紀元3月10日的特稿指明,病毒就是衝著共產黨而來的,稱其為「中共病毒」再恰當不過。該病毒在全球的蔓延之勢,清晰地勾勒出它沿著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城市、組織和個人一路蔓延。

醫療系統全球領先的德國,疫情如此嚴重,德國醫學界屢屢中招,讓人不禁要問,嚴謹治學的德國醫生難道也和中共有脫不了的干係嗎?

中國頻傳雙肺移植治染疫者 中共活摘器官疑雲再引關注

疫情肆虐全球之際,中國大陸頻頻傳出雙肺移植治療肺炎重症患者的新聞,移植等待時間之短、器官匹配程度之完美、供體之充足都令人驚訝。

中共活摘器官的疑雲再度引起國際關注。終止中國濫用移植國際聯盟(ETAC)執行主任休斯(Susie Hughes)直接質疑:這些快速、完全匹配的器官是從哪裏來的?

其實,對於中國移植業器官來源的質疑並非現在才有。從2000年中國器官移植數量呈爆炸式增長以來,對於器官來源的質疑和各種調查報告就從未間斷。僅「追查國際」組織羅列出的中共強摘良心犯器官的證據,就有厚厚一大摞。

然而,中共的這一罪行,多年來卻一直間接得到外國醫院和專家的支持,例如培訓中國器官移植醫生等,德國醫學界在這方面涉水不淺。

德國外交部去年7月20日首次公開發文,譴責中共活摘器官罪行。這正義的聲音在活摘罪行曝光十多年後響起。

在這沉默的十多年裏,德國不少醫院與中國醫院在器官移植方面密切合作,不少德國專家去大陸傳授經驗,甚至幫中共說話。

德國多家醫院與涉嫌活摘的武漢同濟醫院合作

一直追蹤中共活摘器官罪行的「追查國際組織」2020年3月1日公佈,2019年對大陸上百家移植醫院跟蹤調查,發現活摘器官的行徑依舊存在,其中包括武漢同濟醫院。在「追查國際」更早的調查錄音中,武漢同濟醫院的醫生承認使用法輪功學員的器官。

迄今為止,在這家醫院官網上列出的海外合作醫院中,有七家德國醫院。它們分別是:漢堡大學附屬埃普多夫(Eppendorf)醫院、巴伐利亞州維爾茨堡大學醫院、巴符州烏爾姆大學醫院、巴伐利亞州慕尼黑工大附屬伊薩右岸醫院、德爾門霍斯特醫院(Delmenhorst)、漢堡巴姆貝克醫院和漢諾威醫科大學(MHH)醫院。

這些德國醫院中,漢諾威醫科大學醫院、漢堡大學埃普多夫醫院、維爾茨堡大學醫院和慕尼黑工大附屬醫院都有移植中心。烏爾姆大學醫院原本也有,2011年時被撤銷,原因是移植手術數量不夠。

武漢同濟醫院是華中科技大學附屬醫院,1900年由一名德國醫生在上海成立,後遷到武漢。2019年,德國總理默克爾訪華時還蒞臨武漢同濟醫院,該院主頁上打著默克爾訪問的照片作招牌。

柏林心臟中心培訓數百中國醫生

德國西南廣播電台SWR2在2014年6月以批評的語調報道了中國的器官移植產業,其中就提到柏林心臟中心跟中國許多醫院有合作。2012年5月,柏林心臟中心主任海策(Roland Hetzer)在上海召開的心臟外科會議上表示,多年來,有500名來自中國的醫生參與了與柏林心臟中心的合作工作。

柏林心臟中心網站的歷史介紹說明,中心在1999年11月與上海大學簽定合作合同,內容包括培訓中國心臟外科醫生。2000年4月19日,在上海成立中德心臟研究所。

中國衛生人才網(中國衛生健康委員人才交流服務中心)一篇發表於2019年7月24日的文章透露,柏林心臟中心當時還在培訓中國醫生。文章作者署名李軍,單位是位於北京的中國醫學科學院阜外醫院。

文中寫道,2018年12月至2019年2月,作者到柏林心臟中心進修心血管麻醉。追查國際的調查結果顯示,中國醫學科學院阜外醫院涉嫌參與活摘器官,該院2007年被中國衛生部指定開展心臟移植手術。

在上海東方醫院的網站上,一篇發表於2014年3月的文章顯示,上海中德心臟研究所成立後,有數十人在德國心臟中心接受培訓,中心為培訓的醫生免去所有費用,還提供衣食住行。這些人回到中國後,在重要崗位擔任工作。後來全國各地都有醫院跟德國心臟中心建立合作。

上海東方醫院網站上的「國際交流」菜單上,還能看到「中德心臟研究所」的名字,但已經打不開網頁。

上海東方醫院,也稱同濟大學附屬東方醫院。據追查國際調查,該醫院2001年到2005年期間,涉嫌參與活摘器官。

前德國器官移植協會主席現任職於中國

這裏還要提一下德國醫學教授南山(Björn Nashan),他曾經擔任歐洲移植協會主席、德國器官移植協會主席、漢堡大學附屬埃普多夫醫院移植外科主治醫生,目前在中國安徽省立醫院(中國科技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力圖打造國際級器官移植中心 。

2010年至2016年,南山在德國移植協會任職,其中2013年至2016年擔任主席。2017年10月,他被安徽省立醫院全職招聘,擔任器官移植中心和器官移植免疫實驗室主任。2019年10月,獲得「中國政府友誼獎」。

據多家媒體2018年1月報道,南山的願景是,把安徽省立醫院器官移植中心打造成國際知名的器官移植中心。

德媒《世界報》2018年7月10日對南山的專訪中,當記者提到中國器官移植涉及死刑犯和良心犯時,南山積極給中共洗白,使用的是中共對外的說辭。他在回答時說,中國「徹底改變了」,原本中國器官捐贈完全不規範,主要使用死刑犯器官,「但從2005年開始改革,逐漸取消原來的做法,2015年起禁止使用死刑犯」等。

然而,海外一直跟蹤此事的專家們表示,活摘器官還存在著。所謂的禁止使用死囚犯器官,實際上是掩蓋活摘器官罪惡的幌子。

追查國際組織2015年3月10日發佈的調查報告提醒國際社會,不要被禁止使用死囚犯器官的言論迷惑,不要把注意力集中在中國用不用死刑犯器官這個問題上,而應該要求中共提供過去十五年以來器官移植供體的真實來源。中共前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曾親口承認在2012年一年就主刀五百多個肝移植,國際社會應該要求黃提供他本人所使用的肝移植供體的真實來源。

南山在大陸積極推動那裏的移植產業。在他去中國之前,德國媒體對他有過批評,漢堡大學附屬埃普多夫醫院結束了與他的合作。

德國醫生的高明醫術與嚴謹作風有口皆碑,在正常社會裏,醫生本是救死扶傷的職業,醫院之間的合作,本意也是為了更好地救治病人、服務社會。而在中共極權統治的國度裏,醫院可能成了犯罪現場,醫生可能淪為白衣劊子手;與中共合作,無論有意或無意,客觀上都無法逃脫幫兇的嫌疑。

正如大紀元社論所說,天道昭然,這纍纍血債總有要償還的一天。無論個人、組織和國家,及時認清中共的本質,遠離中共、拒絕中共、脫離中共,才能趨吉避害、躲過瘟疫,走進美好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