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成都的謝俊彪在微信朋友圈發帖,指北京西城公安局對他錯誤立案,如不為他平反,「將會被永遠釘在歷史恥辱柱上,遺臭萬年」。幾天後,當地派出所警察上門,要求他刪除言論。

謝俊彪告訴《大紀元》,2019年1月21日,他因為被認定轉發了所謂「敏感事件文章」,遭北京西城區三名刑警跨省抓捕,以「尋釁滋事」罪名將他刑拘在北京西城區看守所。

西城區檢察院後作出不予批捕決定,西城公安於2019年2月28日為他辦理取保候審,一年後出具解除取保候審決定書。

今年8月21日,謝俊彪向西城區檢察院郵寄「立案不當申請監督書」,陳述他本人及家屬至今沒有收到該次拘留的通知書,他也沒有任何違法犯罪行為,因此提請檢察院對公安的錯誤立案進行監督糾正,作出撤案處理。

郵件寄出當天,他還在朋友圈上傳了「申請監督書」的照片,並寫道,「借用綿陽錦旗哥馮勇軍的話,北京西城公安局不為謝俊彪平反,將會被永遠釘在歷史恥辱柱上,遺臭萬年。」

(受訪人提供)
(受訪人提供)

24日晚9時許,當地雙流區公興派出所兩個警察敲開謝俊彪的家門。謝當時不在家,後來給其中的一名馬姓警察回了個電話。

「他說:我建議你把那條朋友圈刪掉。我說這個跟北京的事情不關你們雙流的事啊,你憑甚麼讓我刪掉。他說:反正我只是給你帶個話。意思就是你刪不刪反正也不關他事,他就是走個形式,把這個話帶到了。至於誰讓他來的,我要不刪有甚麼後果,他也沒說。」謝俊彪說。

謝俊彪透露,警察稱郵寄申請監督書可以,但不要在網上發。「既然他們做了這些醜事情,他們害怕曝光嗎?害怕我在網上吼兩句嗎?」他質問。

「本來這個微信就是一個半封閉的狀態,我在一個半封閉的社交媒體吼兩句,他們都覺得很丟臉很醜。我要不在網上吼,我要在線下去吼,直接去公安局門口去吼一下,他們肯定會說我尋釁滋事了、擾亂社會治安了怎麼樣。」

雖然警察沒有具體指出刪除這條朋友圈的原因,但謝俊彪認為和他寫的那句話有關,「他們可能覺得這句話太嘲了,太丟他們臉了」。

24日晚警察上門後,謝俊彪寫了一百多說明文字,想繼續在朋友圈曝光此事。但是任憑他發文字、截圖、倒轉圖片,或者用拼圖軟件處理,這條消息怎麼都發不出去。

他說,「這就是國內的『言論自由』,這就是我們的『通訊自由』,這就是騰訊公司作的惡。」#

(受訪人提供)
(受訪人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