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古維權領袖哈達的手機微信本周日(8月27日)被當局以「傳播惡性謠言」為由永久關閉,其妻子新娜的微信也遭封閉。哈達表示,他只是在微信圈轉發了一些牧民的維權信息;而當局此舉是要阻止他為弱勢群體發聲。

內蒙古異議人士、農牧民維權領袖哈達,在社交平台微信註冊的帳號,本周日突然被封號關閉。哈達提供給本台手機截圖,其文字提示稱:「此微信帳號因涉嫌傳播惡性謠言等違法內容,被永久限制登錄」。

當晚,哈達對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說,有關當局對他的指控是一個極其荒唐的藉口:「這個說法是極其荒唐的,是他們的藉口,其真正目的一是不讓我發聲,特別是不讓我替牧民發聲,並斷絕與牧民的聯繫。因為牧民一般只會用微信聯繫;二是在所謂的(內蒙古自治區成立)七十年大慶時,想帶我去老家旅遊,我提出歸還我的書店,歸還被凍結的存款」。

哈達曾在1989年創辦蒙古學書店,後與朋友成立「內蒙古民主聯盟」並擔任主席。他主張內蒙古高度自治。1996年,哈達被呼和浩特市中級法院以「分裂國家和從事間諜活動」兩項罪名,判刑15年。2010年12月刑滿出獄後,又被軟禁在呼市郊外一個「黑監獄」內四年。獲得自由之後,哈達曾多次要求當局歸還被查封的書籍;讓他重開蒙古族書店,但均被拒絕。另外,海內外熱心人士匯給哈達一家的生活費用,也被凍結。

哈達的妻子、維權人士新娜對記者說,她的微信已被當局關閉多次,原因是她在微信群為維權牧民寫訴狀,支持牧民依法維權。她對本台記者說,當局除了封她的微信,還屏蔽她的手機信號:「哈達的(微信)和我的同時被封,現在封微信不算,手機信號也掐著,搞屏蔽。牧民們這兩天要陸陸續續來我這裏。你這邊說依法治國,那邊不讓老百姓依法維權,這點說不過去,而且都有冤屈」。

目前,新娜和哈達兩人各自的住處繼續受到當局的24小時監控。不少遠道而來的牧民,因文化程度較低,不會寫訴狀,新娜為這些牧民撰寫上訪材料,又為他們錄製視頻,告訴他們如何通過法律手段維護自己的權益。

如今,新娜的住所已成為「民間信訪辦」。每天有眾多牧民到其家中,反應各自的訴求。不過,這些牧民經常遭遇公安的警告及威脅。

——轉自自由亞洲廣播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