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11月美國大選來臨,美國總統特朗普在跟民主黨競爭對手、前副總統喬·拜登(Joe Biden)競爭中,在言辭和行動上都展現了更強硬的對華路線。

日經評論周三(8月12日)報道說,針對中國(中共)採取行動為共和黨總統特朗普提供了與民主黨候選人拜登形成對比的機會。

華盛頓智囊哈德森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的中國戰略總監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表示,華盛頓準備對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施加更嚴格的審計要求,結束中企在美上市的特殊待遇,這一政策(特殊待遇)就是從拜登執政時期開始的。

特朗普政府準備取消由前總統奧巴馬在2013年跟北京簽署的一項備忘錄,取消中企以中國國內法律的名義、不向美國監管部門披露必要的審計數據。

拜登是這項備忘錄的推動者之一。從2012年起,時任副總統拜登就與中共總書記習近平進行會晤,歡迎中國增加對美投資。

特朗普還多次提及,拜登的兒子亨特在2013年隨父訪華後,幾天內就從一家中國銀行獲得15億美元的投資協議。

除此之外,特朗普8月以來已推出系列對中共強硬措施。他在月初簽署了一項行政令,給出45天期限要求中共科技公司字節跳動(ByteDance)完成TikTok在美國的交易、以此迫使該公司剝離業務、不受中共當局的控制。

華盛頓上周五(7日)宣佈對參與鎮壓香港自治的中共高官實施制裁,其中包括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

特朗普下一步對中共採取行動 聚焦15日貿易對話

特朗普下一步的強硬措施可能會是甚麼呢?日經評論報道說,特朗普可能對中國商品徵收新的關稅,因為北京未能履行其在一月份達成的「第一階段貿易協定」規定的義務。

文章說,這一舉動可能會加劇特朗普在總統大選前的對中國(中共)鷹派形象,但也可能會重新點燃貿易戰。

北京同意在2020年和2021年增加對美國產品和服務的購買,購買額設定為在2017年的進口水平上增加2,000億美元,第一年需至少增加639億美元的商品進口。

從貿易數據來看,美國在2020年上半年對中國的出口同比下降了4%,而去年因中美處於貿易戰期間、雙方互祭關稅,已大大壓制了出口貿易。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ternational Economics)說,到目前為止,中美貿易總數僅完成設定的6月目標額的46%。

8月中旬將迎來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生效後的第一個半年度審核期,雙方同意對交易進行每年兩次的部長級審查。

《華爾街日報》5日引述知情人士消息說,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與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Liu He)將於15日前後舉行高層對話,以評估北京對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履行情況。屆時,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和中共副總理劉鶴將進行視像會議。

特朗普近期已經多次表示,在源於武漢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大流行之後,他對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看法已經改變,且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與習近平對話。

特朗普還曾對中方履行協議缺乏進展表示不耐煩,稱如果中方違反承諾、美國可以對中國進口商品徵收懲罰性關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