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1日,中美宣佈達成「實質性第一階段協議」,將解決知識產權、金融服務方面的問題。中國方面表示將購買價值約400億至500億美元的農產品,華盛頓的條件是暫停關稅上調。儘管特朗普總統表示,還需要進行更多談判。但對中美雙方來說,第一階段協議都有助於舒緩困境。從特朗普的立場來看,此協議有助於他穩定農業州票倉,儘快從貿易戰中抽身,這個階段性協議無疑更有利。對北京來說,這場「犧牲打」似乎只讓自己受傷,那麼,是甚麼因素促成北京願意簽署這個階段性協議?

多重因素,何者為關鍵?

北京確實面臨多重困難。世界都看得見的是香港反送中運動還在持續。北京雖然已經施加壓力讓四大地產家族交出部份土地,但勇武派的街頭快閃抗議還在進行當中,美國國會通過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正整裝待發。北京同意簽署階段性協議之後,換來了白宮主人一句「香港問題會自行解決」 (take care of itself)的說話。這句話可以被理解為美國暫時不介入中國的「香港內政」,北京暫時解除了香港問題的外部壓力。

中國內部經濟壓力加大,來自幾方面:

1、目前為禍中國的非洲豬瘟,皆因為實施抵制美國豬肉、削弱特朗普總統票倉的大豆(農產品)戰略,結果戲劇性地成了自傷之舉。此事嚴重影響了中國公眾對中國因應方式的信心。

2、外資陸續從中國撤出,全球產業鏈重組已經成不可回逆之勢。

3、中國經濟衰退已成定勢。中國國家統計局最近發佈的統計數據顯示,今年1至8月份,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同比下降1.7%,僅8月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同比下降2.0%。中國經濟發達地區的工業企業利潤嚴重下降:北京下降14.4%、河北下降11.2%,山東下降13%,作為中國金融、貿易和航運中心的上海則下降19.6%。9月中國製造業採購經理指數(PMI)49.8%(低於榮枯線)。兩組數據均顯示中國經濟正陷入近30年以來未曾出現的大衰退。

以上所有這些因素,都在北京定下以拖待變的「犧牲打」預計之中。促成北京改變心意的關鍵因素是美國國內政治的變化,看到以拖待變的希望正變得渺茫。

烏克蘭電話門的副產品:拜登家族醜聞升級

美國民主黨出來競選的政治新老明星共計20多位,但到最後跑在前三的是拜登、伊莉莎白‧沃倫與桑德斯,後兩位都主張向富人徵收重稅,這導致歷來支持民主黨的華爾街金主們紛紛表示,如果是後兩位成為總統候選人,他們將不再支持民主黨。金主們的拋棄,對民主黨還不算最嚴重的打擊,更嚴重的是內耗。參加提名人競選的基本都是極左激進派,民主黨特別代表對總統候選人的決定權在2018年已經被民主黨芝加哥全國代表大會否決,建制派無法操控激進派,而激進派候選人註定會失去中間選民。這種局勢讓民主黨的建制派不得不將2020勝選的希望寄託在對中間選民有一定吸引力的拜登身上。

出於以上考慮,民主黨才千方百計打擊特朗普,希望他喪失參加2020大選的資格。用穆勒「通俄門」啟動彈劾無效之後,又啟動了烏克蘭「電話門」事件的彈劾案,其依據是有不願公開姓名的美國情報官員稱,他們監聽到特朗普和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的電話,在電話中,特朗普以軍事援助為籌碼,親口要求澤倫斯基動用烏克蘭的情報和特工部門,調查民主黨候選人拜登的兒子亨特‧拜登在烏克蘭的非法行為。

這次「通烏門」彈劾案不同於以前穆勒調查,就算是蘭茜‧波洛西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也表示,結果可能有兩種:若證據確鑿,特朗普將會以叛國罪等重大罪名遭彈劾,從而提前結束其總統生涯;若證據不成立,反而會為特朗普助選。但這一彈劾本來就意在輿論戰,形成不利於特朗普的政治纏鬥就是目標。「通烏門」曝光之初,確實產生明顯效果,路透社與益普索最新民調顯示,隨著「通烏門」事件不斷披露更多內情,認為美國總統特朗普應被彈劾的受訪民眾在增加。這項網上民意調查在9月26日至30日展開,有45%的美國成年人相信特朗普「應該被彈劾」,較一周前支持彈劾的37%上升8個點,超過認為不應該被彈劾的41%。就連共和黨選民也有13%支持彈劾特朗普,比一周前多了3個百分點。

但10月4日這一天烏克蘭總檢察長的一番公開講話,導致事態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逆轉。這一天,烏克蘭總檢察長魯斯蘭‧里亞博沙普卡在新聞發佈會上公開透露,對媒體透露,拜登之子亨特‧拜登與烏克蘭布瑞斯瑪天然氣公司可能牽涉約15宗事關命案的刑事案件,這還不是最終確認的確切數字,因為調查依然在進行中。

美國數家親民主黨的主流媒體雖然暫時還未報道這一消息,但俄羅斯衛星通訊社這一報道卻斷了中國的念想,明白拜登白宮之途可能從此斷絕,因為就算痛恨特朗普的美國人,可能也無法接受一位袒護犯罪兒子的人做美國總統。中國在中美貿易戰中的「大豆戰略」堅持打擊特朗普農業州票倉,實施「以拖待變」的策略,其最終的寄託就是希望公開表示中國不是敵人的拜登成為美國總統。如今,拜登成為美國總統的願景成為泡影,拖下去的「犧牲打」就失去意義。於是,中國決定放棄付出了各種自殘式代價的「大豆戰略」,願意簽署正對特朗普胃口的第一階段協議:將原來200億農產品採購大單增至400-500億。

全球化時代所發生的一切,也戲劇性地具有全球性。烏克蘭這個小國的蝴蝶輕輕扇動一下翅膀,就在美、中兩個大國颳起了風浪。就算是精明老到的彈劾案發起者、身為眾議院議長的民主黨大佬蘭茜‧波洛西也未曾想到:意在打擊特朗普的烏克蘭「電話門」,卻賠上自己的老戰友拜登的總統前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