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8月6日,中國「端點星」網站志願者陳玫的案件被移送北京朝陽區檢察院。兩名第二批官派律師佔用辯護人名額,但既不去會見陳玫,也拒絕跟家屬溝通;家屬則繼續奔走營救,呼籲社會各界更多地關注此案。

送檢時間較預期晚 公安全國範圍蒐羅「罪證」

陳玫的胞兄陳坤告訴大紀元,他原以為陳玫和蔡偉會很快被起訴,官派律師也曾提過起訴日期可能在2020年7月中下旬。但是,案件最終移送檢察院的時間被拖至8月6日。

陳坤從不同渠道得知,在6月底到7月的一個多月時間裏,警方在全國各地的立人大學學員中蒐羅信息。

「陳玫和蔡偉原來都是立人大學的學生,雖然立人大學只是一個夏令營式的機構,他們兩個真正參與立人大學的時間並不長,但是他們都是立人大學最早一期的學生,在立人大學裏也有很多朋友。」陳坤說。

「我在7月份了解到,在全國各地,包括上海、廣東、湖北、四川啊,都有立人大學的學生,被警察要麼是電話詢問、要麼是喝茶、要麼是正式地傳喚。整個6月、7月發生很多起這樣的事情。」

陳坤表示,中共懼怕年輕人搞全國串連,因此調查陳玫和蔡偉案背後是否有其他立人學員參與。警方問的問題包括「是否有和陳、蔡聯繫」「近幾年是否有以立人大學的名義搞聚會」等。

此外,有被傳喚過的人透露,這個案子的辦案級別很高,公安部直接派人到地方上,然後地方警察協助配合調查。

官派律師不與陳玫會面 拒與家屬接觸

為了不讓家屬聘請的梁小軍律師介入案件,中共官方曾指定北京致誠律師事務所的姚艷姣和霍薇律師作為陳玫的法律援助,霸佔辯護人席位。陳坤揭露二人與中共官方的緊密關係後,該律所迫於壓力於6月24日宣佈退出代理。

然而,北京市中洲律師事務所的邢琦和南波律師隨即補位,同一天向家屬聲稱已獲得陳玫委託,接任所謂辯護人。

陳坤表示,這兩個律師只在接手案件和告知送檢時聯繫過家屬,其餘時候一直處於失聯狀態。

「他們都是用律所的座機打過來的,所以我們不知道他們個人手機(號碼)。我們就每天往他們律所座機打電話,都是前台工作人員接電話,然後說因為北京的疫情,律師都不到律所辦公。」陳坤詢問律師手機號碼,對方稱不能給;他轉而請對方轉告律師來聯繫他,對方每次都說「好,我記下來了」,但沒有下文。

8月6日,官派律師終於來電通知陳玫母親案件進展。陳母問他們在過去一個多月有沒有與陳玫會過面,兩人稱因為疫情,沒有與他會面。

「一個盡職盡責的律師你應該去爭取為他取保候審等等,但其實他們根本就沒有。他們(6月)28號去簽了個委託,接下來就沒有見人吧。」陳坤說,「今天朝陽公安局的人打電話給我媽,又通知了一次,說已經移交檢察院了等等。我媽就說:我們要求取保候審。公安的人說:這不可能給你們取保候審的,案子案情很清楚,肯定是要起訴他們的。」

堅持營救 曝光迫害者惡行

目前,案件已進入檢察院階段。陳坤表示他會給檢察院寫公開信,首先舉報官派律師的程序不合法,其次要告訴檢察院,這本身就是個莫須有的、打壓言論自由的案子。

他也會再給官派律師以及律所合夥人發第二封公開信,告知如果繼續助紂為虐,他將考慮用馬格尼茨基法案,向他國提交申請,制裁他們這些人權侵犯者。

陳坤在8月4日的推文中寫道,「我勸我媽:端點星案,我們面對的是全世界第二大國的國家政府和暴力機器,這不是鄰居吵架或流氓鬥毆,不能用那種經驗和邏輯來理解與思考。因此,要做最壞的心理準備,但同時也要做最足的呼喊與抗爭。」

「如果最壞結果是0分、最好結果是100分,那我們要知道,目前不可能為陳玫討得100分的結果,但我們要努力避免出現0分的結果。0分就是:他們被秘密重判,世人不知他們事跡,壞人從名聲到利益都絲毫無損;100分就是:他們被無罪釋放且獲得國家賠償,壞人受到懲罰。」

陳坤表示,哪怕今天把他們取保候審出來,最多也只得60分,但按目前情況來看,取保的可能性很小。他現在能做的,就是儘量把端點星志願者做的好事和構陷者做的壞事全部曝光出來。

令陳坤感到欣慰的是,端點星出事後,一個名為Duty Machine的項目開始為被刪文章做備份,向陳玫和蔡偉致敬;最近又有人創辦了電子刊物《火光》,並在創刊詞中寫道,「接過端點星和2049BBS的炬火,我們願成為那一點『火光』」,「端點星,永不滅。」

端點星網站是在開源平台GitHub上搭建的一個站點,用去中心化的方式為遭微信、微博等平台刪除的文章做備份。

從2020年2月份起,中共加強管控國內媒體對疫情的報道。因端點星備份了不少被刪除的報道與評論文章,包括何時發現人際傳播以及武漢「發哨」醫生艾芬的受訪內容等,網站志願者遭中共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