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3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加州尼克遜圖書館前,發表了題為「共產中國和自由世界的未來」的演講。這個演講是美國重組國際反共聯盟、最後在地球上剷除中共的「滅共宣言」。

美國的決心

蓬佩奧說:「特朗普總統非常明確地表示,我們需要一個戰略,保護美國經濟,還有我們的生活方式。自由世界必須戰勝(中共)這個新暴政。」

也就是說,美國政府已經認識到,在上世紀80年代-90年代蘇聯共產黨這個「舊暴政」被打倒後,21世紀的今天,中共這個「新暴政」已成為美國乃至整個自由世界最大的威脅。

中共「新暴政」給全人類帶來的最大一場災難,就是2020年中共人禍導致的大瘟疫全球大流行。

由於中共隱瞞疫情、散佈假消息、打壓講真話者、聽任病毒攜帶者從武漢飛往世界各國等,致使瘟疫從武漢傳遍全世界。至8月7日,全球189個國家,1,944萬人感染,72萬人死亡。據伊朗總統魯哈尼講,伊朗有2,500萬人感染。鑒於伊朗總統的這個說法,加上中共的數據都是假的,全球實際感染和死亡人數肯定更多。

美國507萬人感染,16萬人死亡。這是二戰以來美國死亡人數最多的一場浩劫大難。

更惡劣的是,中共死不認錯,到處「甩鍋」,到處惹禍,美國已到了忍無可忍的程度。

6月18日,特朗普總統在推文中寫道,美國「保留與中共完全脫鉤的政策選擇」。

6月24日至7月23日,一個月內,美國3位重量級官員——美國國家安全事務顧問奧布萊恩、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雷、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相繼就「中共問題」發表重磅演講,闡明中共對美國和全球的威脅,以及美國的「滅共戰略」。

蓬佩奧接連講了6個「我有信心」,表明美國「滅共」的意志和決心堅定不移。

美國的角色

蓬佩奧說:「從中共手中確保我們的自由是我們這個時代的使命,而美國處於領導這個使命的最佳位置。」

也就是說,美國是這場全球滅共大戰的領導者。特朗普總統多次講:「在美國,我們不崇拜政府,我們崇拜神。」在美國的所有貨幣上,無論紙幣,還是硬幣,都印有:IN GOD WE TRUST(我們信仰神)。美國國會曾專門通過一項法律,將這句話宣佈為「美利堅合眾國的國家格言」。正是在神的指引下,美國成為全世界最強大的國家,也成了全人類自由與尊嚴的捍衛者。

當年,列根總統,秉承昭昭天命,帶領自由世界解體了蘇聯共產黨,促使蘇聯東歐各國共產黨政權全部垮台。今天,特朗普總統,再次秉承昭昭天命,擔負起最後從地球上剷除共產暴政的偉大歷史使命。

美國的原則

蓬佩奧指出:對中共,美國有一個簡單原則:「不信任,然後核實」。

這表明:美國政府通過系統總結與中共交往的教訓,對中共的本質,有了深刻認識。中共的本質,就是「假、惡、鬥」三個字,萬變不離其宗。中共各級都有一個「宣傳部」。「宣傳部」是幹甚麼的?就是「造假部」、「撒謊部」、「騙人部」。中共還有一個「大外宣」,是專門騙外國人的。

蓬佩奧闡述的「滅共」原則,換句話說,就是「較真」,從「不信任」這個前提出發,一個問題一個問題地「較真」;一旦發現中共行騙,各種「制裁」措施馬上跟上。但是,「不撒謊」不是中共,「不作惡」不是中共,「不鬥」不是中共。美國真這麼「較真」下去,中共肯定滅亡。

美國的依靠力量

第一、美國自身的實力

蓬佩奧說:「我們的經濟、外交和軍事力量的結合,肯定足以應對這一挑戰。」

此言不虛。美國與中共對決,實際上,是一場實力懸殊的對決。首先,美國站在善的一邊,正的一邊,神的一邊;中共站在惡的一邊,邪的一邊,反神的一邊。

其次,美國實實在在擁有絕對優勢。僅就軍事而言。俄羅斯衛星網援引俄羅斯國際問題研究院高級軍事專家的分析報道稱,美國海軍在最近一個月內,在印太海域集結了至少四艘大型航空母艦,五十多艘海上作戰艦艇,三百多架艦載戰鬥機,一萬六千多名擅長登陸作戰的海軍陸戰隊員。

該軍事專家坦言,美軍在該海域集結的戰機和戰艦規模,足以戰勝該地區任何一個國家的海軍,甚至該地區所有國家的海軍加在一起,也遠遠不足以和這支美國海軍抗衡。

第二、民主國家聯盟的合力

蓬佩奧說:「也許是時候建立一個志同道合國家的新聯盟了,一個新的民主聯盟。」

事實上,美國已著手建立這個聯盟了。比如,特朗普總統準備將「7國集團」擴展為「11國集團」。蓬佩奧穿梭於歐、美、亞、澳,合縱聯橫,已經得到許多國家和國際組織的響應。

「民主聯盟」的基本成員有了,如美、英、印、澳等;外圍有了,如中共貪官存錢最多的瑞士,二戰中遭受納粹大屠殺的以色列,捷克、羅馬尼亞、波羅的海三國等前蘇聯東歐國家,最早跟中共建交的西方國家——瑞典,被稱為英語世界最溫和的國家——加拿大,南美最大的國家——巴西等;國際組織中,跨國議會對華政策聯盟,有30個成員國的北約,27個成員國的歐盟,10個成員國的東盟,國際宗教自由聯盟等,已經或正在選擇站在美國一邊。

隨著中共隱瞞疫情的黑幕被揭露出來,深受「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之苦的民主國家,都將站到美國一邊,包括俄羅斯。

第三、世界各國人民的助力

蓬佩奧在演講中,特別將中共與中國人民作了區分。他說:「我們還必須與中國人民進行接觸,並賦予他們力量,他們是充滿活力、熱愛自由的人民,與中共完全不同。」

14億中國人民中,所有遭受中共迫害的人,包括新疆人、香港人、西藏人、維權律師、民運人士、金融難民、上訪群眾、失地農民、失業工人、退伍老兵、小商小販、大學師生、民營企業家等,都是美國「滅共」的依靠對象。

遭受中共迫害21年的法輪功學員,和平、理性、堅韌反迫害21年,廣傳《九評共產黨》,喚醒了無數人的良知。在法輪功學員中的義工幫助下,在大紀元退黨網站發表退出中共黨、團、隊聲明的中國人,已高達三億六千萬。這些人都是美國「滅共」的依靠對象。

還有,中國大陸以外,所有信奉自由、民主、法治、人權等普世價值的各國人民,也都是美國「滅共」的依靠對象。

第四、中共內部的反叛力量

蓬佩奧說:「他們(中共)是一小伙統治者,遠非鐵板一塊。」

中共內部一直派系林立,現在已經四分五裂。隨著「滅共」大勢向前推進,中共內部,包括黨政軍機關、駐外使領館官員、記者、留學生、商務人員甚至特工等,都將湧現大批反叛者。

去年,中共特工王立強在澳洲投誠,這在澳洲、美國、香港、台灣、大陸,引起軒然大波。去年,中共官員將有關新疆的秘密文件在海外公開發表,也引發巨大政治動盪。

今年,香港大學病毒學家閻麗夢出逃美國,向全世界揭露中共隱瞞疫情的真相,再次引發海內外強烈反響。據報道,還有一些從武漢病毒研究所逃出來的科學家,正在與美國、歐洲和英國的情報機構一起工作。不久可能有更大衝擊波的「震撼彈」爆炸。

8月1日,正在美國專心致力於「天滅中共運動」的香港實業家袁弓夷爆料,中共公安部原副部長孫力軍,把他在武漢掌握的有關實驗室洩漏病毒等證據,通過秘密途徑,交給他在澳洲的妻子保管時,被澳洲情報部門截獲。也就是說,在中共內部,像孫力軍這樣的高級官員,都在有意保存一些中共作惡的證據,以便將來自保時使用。

美國關閉中共駐侯斯頓領事館之後,袁弓夷爆料,有兩名領事館官員投誠美國。最近,隨著中美關係越來越緊張,有近千名中方人員,包括記者、外交官等,向美國申請政治庇護。

隨著中美關係進一步惡化,可以預見,所有想留在自由世界的中共官員,將出現一個叛逃潮。一些帶著絕密文件叛逃者,可能給中共帶來毀滅性打擊。

美國的「滅共」戰略

蓬佩奧在演講中,談到了美國在軍事、外交、人權、意識形態等領域「滅共」的戰略戰術。

既然是「滅共」,肯定是一場整體戰。有香港學者將這次「中美對決」,比喻為古代的極刑——凌遲,即不是一槍斃命,一劍封喉,而是千刀萬剮,一刀一刀地割,直到最後斃命。我覺得,這個比喻有一定道理。

袁弓夷介紹說:蓬佩奧顧問團隊的重要成員余茂春教授向他透露,美國政府有一套非常完整的「滅共」想法。

袁弓夷還談到,美國總統特朗普一個月前宣佈取消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特殊地位時,手裏握有針對香港問題的20多個策略,沒有公開說出來,是擔心打擊全世界的金融。現在,這二十多個策略開始逐步推出。

最近一段時間,我們幾乎每天都可看到美國有「滅共」行動。我大致梳理了一下,7月27日至8月7日,11天內,就有三十多個。

最新的一個是:8月7日,美國財政部宣佈制裁11名侵犯香港自由的中港官員,包括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夏寶龍、副主任張曉明,中共駐港聯絡辦主任駱惠寧等,公佈了他們的護照等證件信息和家庭住址,及被制裁的原因。

美國可採取的核彈級「滅共」措施有三:一是拆掉中共長城防火牆;二將中共排除出在美國主導的國際金融體系之外;三是追究中共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這三枚「核彈」,引爆開來,中共很快就會完蛋。

「中國共產黨亡」已經註定

蓬佩奧說:「我有信心,因為中共正在重複蘇聯曾經犯過的一些錯誤——疏遠潛在的盟友,在國內外破壞信任,拒絕接受產權和具有可預見性的法治。」

這句話,我用最通俗的語言解讀,就是:中共正在國內外喪盡人心。在國外,中共沒有一個真朋友。700萬香港人,多數不信中共,這是中共推遲今年9月立法會選舉的真正原因,中共沒有自信心,擔心中共認可的候選人敗選。

在中國大陸,中共相信14億中國人民嗎?根本不相信。否則,中共就不會用「長城防火牆」屏蔽真相了,就不會用數以億計的監控探頭監控14億中國人民了,就不會將14億中國人民的「信仰自由、言論自由、免於恐懼的自由、免於匱乏的自由」全部剝奪了。中共不信14億中國人民,14億中國人民怎麼可能信中共?

中共壓迫、奴役億萬中國人民已經71年,實在太久太久了。在美國「滅共」行動的鼓舞下,14億中國人民,終將抬起頭,挺起胸,把71年的苦與淚,血與汗,化著正氣磅礡的巨大能量,與全世界人民一道,徹底拋棄中共。

共同推倒中共這堵牆

171年的國際共運史,99年的中共黨史,已經走到盡頭了。「中國共產黨亡」,已不是遙遠未來的事,而是近在眼前了。

我們出生在一個糟糕的年代,同時,也幸遇一個偉大的時代。說糟糕,是因為我們不幸生在中共暴政統治下的中國;說偉大,是因為我們親歷了蘇聯東歐各國共產暴政的最後垮台,現在,我們又將親歷從地球上最後剷除中共暴政的偉大歷史時刻。

蓬佩奧已經代表美國政府向全世界發出「滅共」的號召。衷心希望地球上每一個有良知的人,都參與到「推倒中共這堵牆」的偉大歷史進程中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