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逃亡美國的中國病毒學專家閻麗夢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爆料說:中共高層知道羥氯奎(Hydroxychloroquine)可有效減緩中共病毒引起的症狀,許多中共高層都在服用此藥,但這些資訊因涉及疫苗開發等巨大利益鏈,中共並未向普通民眾公佈。

曾在中國任職於某三甲醫院高幹病房的心血管科醫生寧曉偉表示,中共高層領導擁有特殊醫療照護、特供藥品並非新聞。

寧曉偉說,近年中國的醫療單位雖有各種VIP病房,但並非有錢就能享受到高幹級別的醫療待遇。在上世紀的90年代,只有一定級別的官員才能入住雙人間的病房,高級領導才有個人病房、衛生間;普通的病人只能擠在六人以上的病房,使用的公用廁所、醫療設備更是相差甚遠。

寧曉偉表示,一般為中共高層看診的醫生,絕大多數是該科業務最突出的醫生,她就曾遇過一個副省級別的領導,因受了外傷,召集了整個省的頂級醫生會診,甚至封鎖了整個外科病區。她說:「那些高幹們老是說自己為人民服務,事實上,是所有的中國人民都在為他們服務。」

2020年7月23日,寧曉偉(右四)於加州尼克遜總統圖書館前支持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chael Pompeo)演講。(寧曉偉提供)
2020年7月23日,寧曉偉(右四)於加州尼克遜總統圖書館前支持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chael Pompeo)演講。(寧曉偉提供)

在中國,若一個高幹住院,那就是全家沾光。寧曉偉表示,中共高級官員住院,百分之百全報銷。有些領導會藉此要求醫生多開許多特殊藥物,這些藥物多半不適用於病人的病症,她說:「但領導執意要開,搞得我們很為難,也敢怒不敢言,只能照辦。」

她也曾見過某高幹住院,每天都得開一大袋藥回家,同事們私下都開玩笑議論,那位領導可能自己家裏開醫藥舖,否則囤積這麼多藥做甚麼?

中共官員虛領醫療單位藥品,醫生們多半不敢舉報。寧曉偉說:「就算很看不慣,還是得讓他們領了很多藥回去。」她雖然不是傳染病科醫生,也不熟悉藥劑申請工作流程,但中共高幹能獲得特殊管道的藥物及醫療資訊,是眾所周知的潛規則。

寧曉偉舉例,如中共第二代主要領導人之一葉劍英晚年就曾特別從外國申請用藥,她說:「在中國,只要有權有勢,甚麼藥都可以拿到,就算中國沒有,也可以從外國引進。」

在高幹病房,寧曉偉見到中共官員各種醜態百出,甚至干擾醫生正常的醫務判斷。曾有一名領導,因感冒強行要求給施打抗生素,寧曉偉看診後判斷該領導是患病毒性感冒,並不需要使用抗生素,但該名領導直接上告醫院,最後寧曉偉不僅要幫他施打抗生素,還遭受上級批評。

寧曉偉說:「在中國普通人生病真的很無助,只有極少數官員才能享有特權,看到事情的真相。」

今年4月份,她在中國從事醫療的朋友們還在朋友圈發文,表示醫院裏仍有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確診患者,但卻都沒有往上報。寧曉偉表示,目前在中國很多訊息都無法傳出來,但很多人都會「翻牆」,透過網絡可能知道海外的訊息。

對於閻麗夢爆料中共高層都在服用羥氯奎預防中共病毒,她也認為中國的傳染病科醫生們可能知道羥氯奎的效用。不過在中國,醫生雖可以申請、特批藥品,但是不像中共官員們可以利用特殊渠道拿藥,就算這個藥品有治療效果,一般民眾也無法獲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