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克森、基辛格聯中反蘇,和獨裁者無恥交易

國民政府大陸的失敗,誠然是二十世紀共產狂潮氾濫的一部份,中國人無力抗拒,美國作為一個民主富強的頭號大國,囿於領導人政治觀察力之狹隘誤導,亦無法駕馭巨大的時代挑戰。七十年來,有識之士忍看毛共血腥專政,無所不用其極;而台灣國民政府浴火重生,欣欣向榮。在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的衛護下,一掃戰後衰弱悲情──豈料1972年2月尼克森總統屈尊訪問北京,繼之與中共建交,出賣友邦台灣。造成國際性孤立一個民主國家而靠攏專制政權的惡劣風氣。比之美蘇1933年建交,令人倍感詫異。美國媚共時,毛周政權已癲狂到文革無法無天面臨崩潰之境,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連接班人林彪也叛逃死亡。試問,美國憑甚麼要對這個邪惡政權伸出玫瑰花?筆者時在昆明,看一夜間叛逃蘇修、一夜間擁抱美帝,知識圈無不感到唏噓噴飯。

毛周1944年曾密謀會見羅斯福總統而不得,近三十年後,變成無惡不作、眾叛親離的一堆臭狗屎,卻接到天上掉下來的餡餅:美國大總統送上門來──此事必有詭異。原來1969年有一場核打擊秘聞被利用。該年3月,中蘇在邊界珍寶島(達曼斯基島)發生武裝衝突。此無人小島,主權未劃,多年來由蘇方巡邏看守,並無衝突。文革是反蘇高潮,毛決定在珍寶島動武,搞一場對蘇「反擊戰」,雙方交戰幾次,出動國防軍,使用新武器。蘇軍陣亡58人傷94人。事件震動莫斯科高層,軍方主張使用「外科手術式」擊毀中共核基地,「一勞永逸地消除中國威脅」。蘇方將此計劃告知有核合作關係的美國。基辛格尼克森竊喜,商定阻止蘇用核武,並通知中共。做一單不顧國格的大交易。

蘇方放棄核打擊計劃後,布里茲尼夫抱怨「被美國人出賣了」。也告誡尼克森,「中國人不是好夥伴,他們野蠻、虛偽,不誠實」,「特別狡猾、兩面三刀」。

基辛格1975年與毛澤東會面。(圖:公有領域)
基辛格1975年與毛澤東會面。(圖:公有領域)

中共方面則推高反蘇狂熱,煽動「蘇修亡我之心不死」,全國備戰疏散挖防空洞。毛立即改行聯美反蘇戰略,在黨內大讚尼克森是「世界第一好人」;在外交上策劃建立一條反蘇「橫線」,包括美國、日本、中國、巴基斯坦、伊朗、土耳其和西歐,「由美國領導」……尼克森訪問北京,便是中共反蘇統一戰線關鍵的一步。

無論尼克森拉攏中國反蘇,是多麼高妙的冷戰計謀,對中國而言,客觀效應是為一個垂死的獨裁政權捧場輸血,無異於將毛的暴政合理化。毛喜孜孜勾結帝國主義,徹底背叛革命盟友。歷史卻無情地嘲笑尼克森基辛格這對肆無忌憚操弄權力、背叛美國自由民主精神的無恥政客──中國後來走向「改革開放」絕不是毛聯美反蘇所致,相反,正是中共當權派拋棄毛的反資路線的結果(雖然以掛羊頭賣狗肉的方式,並繼承毛最惡劣的政治遺產)。而蘇聯的政治演變直到國家解體,也與尼克森聯中反蘇沒有關係,是史太林主義被蘇共堅決拋棄的結果。

1958年8月1日,中華民國第一夫人蔣宋美齡於訪美期間,接見美國副總統尼克森夫婦。(鍾元翻攝)
1958年8月1日,中華民國第一夫人蔣宋美齡於訪美期間,接見美國副總統尼克森夫婦。(鍾元翻攝)

本文一路強調美國政界對中共極權主義的無知與一廂情願,但尼克森聯中制蘇的荒誕不經,已經不是出於無知、膚淺和誤判,而是戰後在中國曾經縱橫捭闔「上竄下跳」的那些美國大小政客不敢想像的事。因為經過冷戰韓戰,以「帝修反」為敵,一部血淋淋的暴政史,中共已成為公認的全球殘暴邪惡中心。尼克森的政治操守和人格卑劣,也暴露無遺。只有北韓這樣獨裁政權公開捧場,那些附庸中共的左派,也無不感到被愚弄。這齣中美百年關係史上的醜劇,遺患無窮,給後來美國當局對中共掉以輕心以致開門揖盜作了先導,並在全球誤導「毛主義」病毒的氾濫。無疑,這是失去大陸、兵敗北韓的綏靖主義的登峰造極。

流氓政權以收買到兩個西方貴客喜出望外。五十年來,奉基辛格為師為友,不掩飾他已去中國九十多次、被共黨餵飽的食客本色。而尼克森分享的特權,自不在話下。毛臨終之際,竟然秘派專機前往美國接他來病榻前話別,一個前美國總統和一個嗜血暴君如此江湖義氣,不過滿足毛的免受核打擊之恩,也足顯大國政治醜惡黑暗的一角。  

現在全球無數國家已有痛定思痛的表現。美國對華戰略的缺失,對中共本質的誤判無知,可謂其來有自,非一日之寒。從帶著幾分天真開始,變為只講功利不顧道義。尼克森的投機變節最為惡劣。若果今日特朗普政府大徹大悟,有所作為。誠如孔夫子所言「朝聞道,夕死可矣!」來日方長,我們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