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本文主要回顧二戰1943年開羅會議至1970年代中共與美國建交三十年間,中美關係一系列具反省價值的事件與人物。以回應當今抗共的時代挑戰。提要:

1、羅斯福倡立民主兵工廠,開羅會議有秘聞

2、馬歇爾享譽東西方,敗於使華調停國共內戰

3、親共中國通活躍於大陸,影響美國務院決策

4、中共是「人造牛油」農村改革說 惑眾取寵

5、麥帥統率南韓和台灣防務,預見遠東將赤化

6、仁川大捷,將帥失和,華府壓制前線制空權

7、白宮畏恐三次大戰 姑息忍讓共軍 犧牲麥帥

8、中國因素滲透美國最高統帥部 麥卡錫反共

9、麥克阿瑟獨挺台灣,司徒雷登維護蔣介石

10、尼克森基辛格聯中制蘇和獨裁者無恥交易

中國病毒肆虐美國造成恐怖襲擊般的災難。5月20日,特朗普政府發表對中國的報告,罕見地承認犯了戰略錯誤:幾十年來,美國希望通過貿易、科技交流、外交影響,加入世貿、刺激開放,使中國改變「1949年以來殘暴的共產黨威權統治」,「但預想沒有發生。美方大大低估北京當局對自由國家的敵對程度……」這是美國敲響警鐘喚醒世人,包括中國人,因為他們也不知情。

誤判中共,就像伊索寓言中,那農夫同情一條被凍僵的蛇,待牠從懷抱中活過來,放出毒汁咬死了農夫。現在,農夫命大沒有死,他要弄清楚是怎麼回事。

羅斯福倡立民主兵工廠 開羅會議有秘聞

美國對中共的誤判,不自1949年始,至少要追溯到二戰期間。有不少美國人士包括高層人物,直接介入中國問題。先說說羅斯福(F.Roosevelt 1882-1945)這位二戰中家喻戶曉的美國總統,其人生傳奇無比:不到40歲已癱瘓坐輪椅,卻連續競選州長、總統成功,而且總統一做四屆。帶領美國走出三十年代經濟「大蕭條」。投入二戰,足足五年,使美國成為戰勝法西斯的堅強堡壘,鞠躬盡瘁而病逝。紐約時報當年悼文說:一百年後,人們也會跪下感謝上帝,賜予我們羅斯福總統,他帶領我們度過難關。羅斯福不失為二十世紀雄才大略的人物。

羅斯福1933年首任總統,經濟困厄之烈於今不可想像,被斯大林(史太林)稱為「資本主義總危機」將臨。二戰中以極大魄力將國人的「孤立主義」傳統,轉變為國際主義戰略,制定援助同盟國的「租借法案」(以500億美元軍需物資運送英國、中國和蘇聯)。在珍珠港事件之前,羅斯福已宣稱美國是「民主國家的兵工廠」,發表「四大自由 」演講。調兵遣將,主持開羅、德黑蘭、雅爾達三次巨頭會議,協調盟軍戰略合作及戰後重建。

羅斯福幼學即對神奇的中國有興趣,雖然他至死沒有到過中國,但給予中國巨大援助,提升中國的國際地位,殆無二人。中國自從1937年遭到日本侵犯,開始八年抗戰後,國運日蹇,原本工商基礎薄弱,加上內憂外患,徒有地大物博之名。1943年11月之開羅會議成為一個轉折點。其時,史太林格勒戰役大敗納粹,歐戰

轉向反攻,勝利在望,大國頻頻協商最後作戰與戰後大國和平體制。由美英蘇擴大為美英蘇中法五大國。開始英蘇二國極不願承認中國的大國地位。羅斯福力排眾議,表示中國現弱,但其拖住日本軍力及可利於轟炸日本,戰略地位不可低估。以後東亞只有中國可以代替日本。他以美國全球戰略之想,西太平洋和亞洲有一個親美的民主大國,當然是上選之策。因此,羅斯福親自邀請蔣介石出席開羅會議。

他對兒子艾利奧說過一段話──日本野心很大,軍力兇狂。假如中國因孤立而屈服,不堪設想。「日本將有可能抽出150萬軍隊,再武裝500萬中國人,組成黃種大軍,獅子一般撲向澳洲、撲向印度,佔領埃及,然後和德國在中東會師。那時美國還能做甚麼?」──在開羅,羅斯福曾宴請蔣和宋美齡(翻譯),也和蔣單獨長談過。雙方對結束亞洲帝國殖民制度包括東南亞和北韓的獨立,觀點一致;蔣盼請斯大林尊重中國東北之主權。羅斯福也談及中國內部組織聯合政府問題,希望蔣與共產黨談判,說國共合作後,他要「請蔣介石毛澤東來白宮喝咖啡」。

值得附筆的是,美方出席開羅會議的,有兩位當時的貶蔣親共人物:史迪威和戴德偉。他們都向羅斯福面呈自己的「備忘錄」,其中不乏對蔣與國民黨的貪污無能之類的負面材料。史是蔣的參謀長,掌管美國的軍援,很瞧不起國軍,一年撥款不到租借法案的1%。和中共的聯絡肆無忌憚,蔣一再要求換人。戴德偉是美國大使館的二秘。會後,竟和周恩來會談「戰後合作」,進而瞞著大使赫爾利幫毛周赴美見羅斯福,還有在山東搞中美抗日軍事合作……幸被赫爾利發現,報告白宮制止。史戴二人後面再敘。

道格拉斯·麥克阿瑟在馬尼拉。(公有領域)
道格拉斯·麥克阿瑟在馬尼拉。(公有領域)

馬歇爾享譽東西方,敗於使華調停國共內戰

在二戰的美軍統帥部,有兩位五星上將(美最高軍銜)馬歇爾和麥克阿瑟。是盟軍歐洲、亞洲兩大戰場的最高指揮官,在全球享有赫赫威名。正是這二位名將,與中國二十世紀命脈發生密切關係。

馬歇爾因1946年來華調停內戰,而廣為人知。其實,他在二戰中西方的影響力遠大於中國。美國軍事體制中陸軍部長位高,但是文職;總參謀長是武職,掌實際軍權,歷來「陸軍總長」職位備受關注。馬歇爾1939年9月~1945年11月出任此職(人稱馬帥),貫穿二戰始終。美國和平日久,軍力不彰,馬帥承總統意,戮力擴軍備戰以應大戰局勢。選才練兵,爭取國會撥款。衝破孤立派反戰勢力,經過三年重鼓,將常備軍90萬擴充到540萬人。

二戰有西歐、蘇德、北非、太平洋、東南亞、緬甸印度、中國幾個大戰場,美國以豐富的戰爭資源,成為唯一跨歐亞兩大戰場長期作戰的國家。馬帥制定「先歐後亞」的全球戰略,支配美軍美援。先搶救被德軍鐵蹄踐踏的歐陸和蘇俄,難免疏緩麥克阿瑟主打的亞太戰場。督促英國開闢「第二戰場」,邱吉爾忌畏納粹鋒芒而拖延。馬帥折衝運籌形成權威。例如誰先佔領柏林?擺平英美軍,易北河止步,讓位給擊敗德軍主力的蘇軍,以利大局。投擲原子彈的地點廣島長崎也由他和陸軍部長一道選定……

這位被邱吉爾稱為「二戰勝利組織者」的馬歇爾將軍,卻在中國遭到一生最大的挫敗。他被杜魯門以特使派往中國調停內戰,華府中人並不看好。但他極為自信,總統視其聲望經驗,出使中國應是「馬到成功」。殊不知國共關係和中國官場深不可測,最後還是刀光血影,調解無效。馬帥不甘有辱使命,逾期數月才回國。馬歇爾使華鎩羽而歸,是美國十九世紀以來對華政策的一大失敗。

馬帥(1947年初離職回國的聲明)對這次失敗原因的解釋是:「國共雙方彼此徹底的懷疑。」共產黨認定國民黨無論如何都要消滅共產黨,因此不相信國民黨的任何主張,例如1946年政協決議(兩黨認同政治民主化、軍隊國家化)。他認為問題在於國民黨「為一股反動勢力所支配」,解決的辦法,「是要讓政府裏的自由派獲得領導權」。可見,馬歇爾奔波一年,周旋於國共要人之間,結果還在問罪國民黨。他知道中共和歐美共產黨不同「有幾百萬黨員和百萬以上的軍隊」,但沒有看到問題癥結正在於中共有槍有人,有志於內戰,不在乎甚麼「聯合政府」。

羅斯福(公有領域)
羅斯福(公有領域)

親共中國通活躍於大陸 影響美國務院決策

在馬歇爾赴華前,中美關係已有坎坷。美國為中國戰區最高統帥蔣介石,派遣一名參謀長史迪威,蔣和他的關係,面和心不和,波折頻生。史迪威(J.Stilwell 1883-1946)係馬歇爾友僚,西點出身,四級上將、任中緬印戰區總指揮。此人個性強而自負,中文可以自寫日記。不滿蔣部貪污無能,而偏向中共力壯有為。見英軍慘敗印度洋,大陸也為日軍席捲如潮,史迪威野心勃發,欲控制中國大權,並欲聯合共軍及美軍在山東建立排蔣滬寧共黨政府。羅斯福堪憂中國政局,派赫爾利來華查明反蔣實況。蔣亦聞史親共行為,1944年10月史迪威終被撤職,由魏德邁將軍續任。維護國民黨主體地位的赫爾利任大使,接手重慶談判。

魏德邁(A.wedemeyer 1897-1989)西點軍校出身,曾習漢語。1941年提出二戰反德國基本戰略。對國共兩黨有較深了解。司徒雷登1949年8月卸職後,內定魏任駐華大使,竟因中共反對而作罷。馬帥來華,魏曾詳細介紹中國局勢,預言使命很難成功。指國共是極不相容的敵對力量,根本不能合作。魏德邁1947年夏奉杜魯門諭,曾對中國各地做過深入調查,寫成一篇難得的國情報告。他認為蔣正直無私,是一個鬆散國家的合理領袖,不是獨裁者。他也坦告於蔣:你們已不能用武力打敗中共,唯有改革政治經濟才得成功,但在中共叛亂下做不到。他說法國六個星期就投降,中國抗戰苦撐七年,令人敬佩,美國應該援助中國政府。他對東北問題,主張中美英蘇四國暫時託管……結果他的報告不被接受,因為「馬歇爾對蔣介石成見太深」,認為國府不可救藥,而相信中共是一個「農民改革者」,可寄予希望。因此,馬歇爾1947年初打道回美,杜魯門馬上就對國府斷援,長達一年。

魏德邁不敵馬帥白宮權勢,眼看大陸變色。此時國務院已充斥關注中國問題者。艾奇遜1949年初接國務卿,發表《白皮書》,思路與資料,多來自親共外交官「中國通」。所謂「三個約翰」戴德偉、謝偉思、范宣德、炙手可熱(姓名皆有John)。尤其戴謝二人,生卒若同年(1908),均出生美國傳教士之家,一口地道漢語。然後回美國修讀大學,進入國務院成為外交官,派駐中國。他們年輕敏感,接觸國共高層和社會人士,以西方學識、浪漫主義對比國共問題,尤其戴德偉(史迪威政治顧問)寫了大量報告文字,有情報有分析、佐證,直達上聽,預言中國內戰共產黨必勝。對國務院「助共棄蔣」對華政策產生有力影響。

他們要求組「美軍觀察組」駐延安。蔣堅予拒絕。鬧到開羅會議,勉予獲准。近三年上百人赴延安,給中共大量宣傳洗腦機會。謝偉思首途延安,住三個多月,和毛交談數十次。毛視為「外交統戰的開始」,戴謝竟繞開大使,密謀毛周赴美會見,和國府分庭抗禮,又要求在延安設領事館,甚至密商美軍傘兵師2.5萬人登陸山東與中共軍事合作……蔣聞訊大怒,向美方強烈抗議。

戴德偉、謝偉思回國後都受到國安忠誠委員會審查。麥卡錫—胡佛(FBI)在審查「太平洋國際學會」拉鐵摩爾案時,曾指控國務院有「八十個共產黨間諜」,三約翰是禍首。戴謝遂被趕出國務院,出國謀生。二人都有出版自傳、回憶錄。文革後期謝偉思四次重返大陸,周恩來曾接見。後為中共外交多所辯護。1999年二人先後逝世,結束二十世紀中國通一段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