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告訴你,大陸有這麼個貪官,落馬前給他送錢的人得在包廂外排隊。你信嗎?

了解大陸官場腐敗的人肯定會信,不了解或不怎麼了解的人可能會覺得誇張,而民主國家的民眾多半會覺得難以置信。

不過,這卻是千真萬確的事實!而且,這個事實不來自於網上的小道消息,更不是所謂「反華勢力」編造的,而是大陸官媒「澎湃新聞」7月22日報道的。

這個貪官叫藍文全,男,1963年5月出生,1985年11月加入中共,落馬前是海南省三亞市人大常委會原黨組成員、副主任候選人。曾任三亞市綜合行政執法局黨組書記、局長,市政府副秘書長,市園林環衛管理局黨組書記、局長,市政府黨組成員、副市長等職。

據「澎湃新聞」報道,2009年,藍文全被提拔至三亞市綜合行政執法局擔任黨組書記、局長,當上了重要領域的一把手,成了三亞的紅人。這是藍文全職業生涯的一個新起點,卻也成了其腐化墮落的一個起始點。

在當時的拆遷領域,想承攬拆遷項目要找他,想儘快「拆違」以推動建設開發項目要找他,想延期或不拆除違建也要找他 ……而在三亞,藍文全收錢才辦事成為公開的秘密。用藍文全自己的話說說:「一方面,(我)在大會小會上大講廉潔自律;另一方面,利用各種機會肆無忌憚、心安理得地接受他人的紅包和錢物。」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藍文全擔任不同職務時接受的具體請託事項不同,手中的權力可以說被其用到了極致。「他不放過任何利用職務便利謀取私利的機會,可以說是調動到哪裏就貪腐到哪裏。」審查調查人員王智超告訴記者。

藍文全收錢還有相對固定的地點——三亞市某茶藝館。「想給藍文全送錢得排隊,進到包廂裏寒暄幾句後,說清楚請託的事項,把錢交到藍文全手裏,就要馬上知趣地從包廂退出,因為門外還有排隊的人。」一名涉案老闆說。

「認為只要自己幫了忙,收些好處費也是理所當然的。」藍文全說。基於這一錯誤認識,他對曾經幫過忙的老闆毫不客氣。

商人劉某是藍文全的「牌友」之一,不僅在牌桌上「輸」給藍文全不少錢,就連平時吃飯娛樂藍文全也少不了讓劉某買單。據調查,一次,劉某在海口辦事,藍文全讓他在一個半小時內從海口趕回三亞幫他買單。不過,劉某的「委曲求全」換來的是近一億元的拆遷工程項目,賺得盆滿缽滿。同時,他也不忘感謝藍文全,陸續送給其「好處費」300餘萬元。

2019年8月,藍文全因涉嫌受賄落馬。法院經審理查明,2009年至2019年,他利用職務便利,在工程項目招標、違法建築處置、臨時建築許可、廣告牌審批等方面為他人提供幫助或者承諾為其提供幫助,收受公司及個人所送好處費1448萬元人民幣、100萬元港幣和1萬美元,折合人民幣共計1541萬餘元。這些當然都是被官方嚴重低報的數字。6月18日,海南省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以受賄罪判處藍文全有期徒刑11年,並處罰款人民幣 180萬元。

跟所有的中共貪官一樣,藍文全之所以會走上貪腐之路,並且越陷越深,固然跟他自身的私心和貪慾有關,但更重要的則是因為他手中握有的權力是沒有被關進籠子裏的權力,有了這種權力,他想不貪都做不到。

藍文全是這樣,別的官員呢?也一樣,甚至比他更貪,貪的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