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共法院系統接連有多名年輕法官去世。知情者透露,法院內有的法庭多位法官都在生病,致使無法正常開展工作。

據澎湃新聞報道,杭州市中院知識產權審判庭副庭長張棉,「因病」於2020年7月18日上午去世,年僅41歲。

公開資料顯示,張棉是中國政法大學研究生畢業,之後進入杭州中院。據報,張棉從事知識產權工作有十多年,承辦案件兩千多起。

據稱是張棉法大的校友在微博上透露,杭州中院法官(張棉)是因「抑鬱症」跳樓身亡。

微博認證為江蘇法院法官的「小法官漫談」披露,除了法官張棉,她還獲悉有三位法官去世。

其中一位是雲南省箇舊法院的法官王義,她在今年4月份一次半夜加班結束回家時於法院門口遇車禍身亡,年僅34歲。

另兩位去世的法官生前都工作於浙江省慈谿法院,一位名叫陳幸科,在家中加班時猝死;一位名叫王如強,因病逝世。搜索顯示,陳幸科2011年考入法院,她推斷,陳幸科法官的年齡應該很年輕。

慈谿法院官網可以搜到陳幸科和王如強的信息,其中陳幸科是民一庭法官,王如強是民四庭法官,但官方並未報道兩人去世的消息。

合議庭三個人都在生病

除了去世,還有不少法官生病,致使有些庭已無法正常開展工作。

看到年輕法官去世,自己周圍的同事一個個生病,「小法官漫談」在微博留言說,她於是發信息跟庭長說,要求退出民間借貸合議庭,「合議庭三個人,三個人都在生病,我是病得最輕的吧。」她指自己也已持續吃藥一個月仍未痊癒。

(微博截圖)
(微博截圖)

庭長則告訴她,另外兩名同事一人上周去北京檢查的定在明天做手術,另一人甲狀腺穿刺,等待安排手術。等待兩人做完手術回來,庭長他自己也要去做手術。

她感嘆:「太難了,每人都在生病。上周另一同事腸癌在上海做手術,不知結果如何。」

法官頻頻自殺

中共法院法官早逝頻頻出現。就在上月的6月23日,同一天內江蘇蘇州、常州兩位法官因病去世。

據《現代快報》報道,2020年6月23日,蘇州工業園區法院民事審判第二庭庭長戴宜因病醫治無效去世,年僅44歲。

報道稱,戴宜生前曾多次「立功」,2007年被評為「全省優秀法官」,2010年獲「第四屆江蘇省「十佳法官」稱號。

在戴宜去世的同一天,常州經濟開發區法院四級高級法官(原黨組成員、副院長)李仲寅因病去世,終年57歲。

而一年前的2019年6月23日,同樣來自江蘇的常州市中級法院原副院長張建文因患癌症去世,終年57歲。

除了患病早逝,還有不少法官自殺。

2018年3月14日,縉雲法院院長林春陽被發現在家中自縊身亡。據了解,此前林春陽有失眠和焦慮等抑鬱症狀。

中共法院共分為基層法院、中級法院、高級法院和最高法院四級,基層法院主要是指幾千個區縣級法院。數據表明,全國80%的一審案件都由基層法院承擔,它們是司法定紛止爭的第一站,但同時其中黑幕重重。

2015年3月18日西安市未央區法官李旺昌留下遺書「壓力太大」後選擇了懸樑自盡。李旺昌在遺書最後幾行寫道,「工作壓力大,很累,司法黑幕太多,對這個世界徹底絕望,還不如死了算了,再見!」

一名要求匿名的未央區法官稱,他認識的當地基層青年法官「普遍處於抑鬱狀態」,不少人想走。

也有網友說:「我爸是一個縣裏的執行庭副庭長,昨天自殺了。留下的遺書也是,工作太多,人手太少,壓力太大。在去世之前還連續加班到晚上十點多,這樣連著三天。然後最後一天加班到凌晨2點,在法院頂樓跳樓自殺,9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