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武漢封城被指毫無準備,醫藥、民生等物資匱乏。大量病人得不到安置和醫治,社區居委會、街道、疫情指揮部被指失靈,民間不得不發起自救行動。

一名武漢市愛家國際華城小區的居民在網上求助,她於2月12日確診染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雙肺感染、呼吸急促、高燒39度不退。由愛家社區上報危重加急,但未能入院。疫情指揮部要求由社區上報和平街道,再由街道報告指揮部送醫。然而社區上報和平街道後,街道稱只能等待走程序。

大量病人都陷入了這種「死循環」。不少病人及家屬都表示,社區冷漠、不派車,只會讓他們等。有患者反覆填寫申請表,聯繫社區街道、打熱線電話。110、120都不派人來,說要社區安排,互踢皮球。有的人最終病逝家中,還有的人跳樓自殺。

財新網報道引述兩名社區書記的話說,從1月23日封城至2月1日的10天內,社區對新冠病人的救助很有限,上級部門沒有提供實質幫助,社區又沒有醫院資源。

網友表示,「這叫『等死』。」「層層壓,最後壓到社區。可憐的社區,人、財、物都沒有。咋解決?」「恐慌+醫療擠兌+封城+又恐慌+進一步醫療擠兌…………」「聽說過『無為而治』,見識了『無能而治』……」

網友「joie0313」表示,「社區,只是他們抵擋染疫人潮的人盾。120最多的時候每天15,000個求助電話,醫院門診的座位都被擠沒了,更別談床位。殯儀館加班24小時動轉,外地的幾千名支援醫護,杯水車薪……一線醫護人員的口罩都不能保障,何況是病人的性命呢?坐視湖北人捂著相互傳染爛掉,就是電影《卡桑德拉大橋》的車廂。」

義工團體發起自救

2月13日晚間,《大紀元》記者以患者家屬身份撥通了一名義工的電話。對方說,「我們是一個義工團隊,負責收集資料,把資料發給專門與醫院對接的人員(也是義工,不需要費用)。」「我們可以把您的資料上傳到醫院,然後他們就可以安排床位。」

據介紹,義工團隊來自一家企業,該企業是專做消毒用品等業務的,他們跟醫院接了很多單,(提供)大量的物資,所以和醫院有一些直接的關係。雖然也要排隊,但是有優先權,目前排隊大概一兩天的時間。

社區安排等待時間普遍很長,特別是礄口區、青山區等幾個區的病人很多。而義工團隊一般就近為患者安排醫院,以重症者優先。

「一天大概安排60%的(求助患者),現在求助人的蠻多。武漢十幾個區,每個區不一樣,每個區到我們這裏來求助的每天都有一、二十例。」她說,「我們一個小組有七八個人,都在做這個事情。」

大量病人在網上求助,《大紀元》記者隨機調查發現,確有不少患者經過義工的幫助,住上了醫院;也有少數是通過找社區理論、排隊。

社區除了有少許特權外,其效率遠不如民間組織。有分析認為,社區住院程序要求病人先通過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社區醫院),由社區醫院轉診到指定醫院,且規定患者不能跨區就診。而義工團隊充份利用自己的資源優勢,在全市範圍內協調安排,從而能夠提高效率。

此前還有消息說,社區被限定了名額指標,每天只能上報三個確診病人。這就造成初期大量病人被要求居家隔離,造成每天的確診病例只有幾十、上百。

社區機能被指失靈

2月9日起,武漢官方發起「清零」行動,即要求確診病人100%全部收治入院,疑似病人集中收治。然而,網上的求助依然層出不窮,得不到收治的患者走投無路,有的焦慮地想自殺。

武漢飛越瘋人院事件的主角徐武,他的父親也感染了中共肺炎,醫院要求老人在家裏隔離。

2月14日徐武發推表示,「我父親幾天吃不了食物了,只能喝些水,人不行了,找不到車子,用輪椅推到幾個醫院,醫生說病情嚴重只有住院治療,但醫院沒床位要找社區協調解決,社區答覆沒辦法解決。」

2月15日,徐武冒雨把父親送到武鋼醫院打吊針,醫院打算把老人轉院到青山一門診。談到社區所起的作用,徐武只說了一句,「拖延時間害人性命。」

早有網友提出,看病不需要社區安排,讓不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日前,有武漢網友向記者確認,他們那裏去醫院不用經過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了,「社區除了統計體溫,沒甚麼實質性幫助。」也有武漢市民告訴記者,現在有些醫院可以(直接)收治肺炎病人了。

醫生:醫院若不是向社會求援 早就撐不下去了

1月23日晚間,武漢各大醫院繞過衛健委,首次向社會公開募捐醫護物資。此後,武漢醫院及醫生向外界求援的信息不斷。多名醫生表示,如果不是社會捐助,早就撐不下去了。

武漢某間醫院工作人員芹芹(化名)告訴大紀元記者,「我們有一段時間都斷糧了。因為各個炒菜、做飯的點,都關了,更不要說吃飯啦,我們現在吃的菜,都是靠捐贈的。」「這一段時間,所有的物資,如果沒有社會的捐贈,醫院早就封掉啦。」

除醫護物資短缺外,食物等物資供應也成大問題。一名武漢網友發帖稱,「超市馬鈴薯都沒得賣,速凍肉全部被搶光,網購又不派送。餐飲軟件上,白砂糖、鹹菜老乾媽都搶空了。超市每天只營業三小時,進去先排隊半小時……社區配送也無法覆蓋這麼多人口,很多小區居委會和不存在一樣。」

官方與民間空床位數據不一

武漢衛健委官網公佈的數據顯示,2月12日——14日,空床位為654、776、880,而據民間志願者的統計數據,12日——14日的空床位分別是473、645和783張。

民間與官方統計武漢定點醫院的空床數量有出入。(網頁截圖)
民間與官方統計武漢定點醫院的空床數量有出入。(網頁截圖)

官方與民間的統計數據有出入,且空床位都比出院人數要多,這差數讓人質疑真實的死亡人數。有一種可能,就是新增加了床位。中共國家衛健委副主任王賀勝2月15日表示,將繼續騰出醫院部份的病房,徵用部份場館,改造為定點醫院和方艙醫院。

但是這些臨時收治確診患者的場所,醫療條件卻並不到位。

武漢漢陽區的中共肺炎病人楊先生告訴記者,他剛剛被安排到秦康同濟醫院,該院於2月8日被確定為確診病例治療點。公開資料顯示,秦康同濟醫院是按照三級甲等標準新建的綜合醫院,被稱為高端醫療中心。

但楊先生說,「這裏條件差一點,現在醫療物資都緊缺。他們有醫務人員,但是醫療設備都是……藥物有吃,CT(電腦斷層攝影)甚麼都還沒有。是剛開的定點醫院。」而楊先生的母親在酒店隔離點,沒有用藥,只是隔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