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6月23日,星期二。

美國科學家研究發現,北京疫情病毒株比老病毒株具有更強的傳染性,感染力提高了大約9倍,容易侵入人體細胞。中共研究人員稱病毒屬於歐洲進化分支。但美國病毒學專家指出,中共的做法是「甩鍋」。

美國6月22日宣佈,將把中共央視、中新社、人民日報和環球時報等4家主要中共傳媒機構視為「外國使團」,限制其在美國的運作。同時聯邦通信委員會也駁回了鳳凰衛視旗下的「鳳凰優悅電台」的跨境轉播申請,勒令48小時內停止向美國轉播節目。

6月22日,特朗普簽署行政令,今年年底前暫停發放臨時工作簽證。美國官員表示,對這些簽證的限制,將為美國國內工人騰出至少50萬個工作崗位。

強降雨已經造成了大陸多省高速關閉。截止6月22日晚,已經有重慶綦江的四萬多人受災。當局緊急轉移了十多萬人,分散安置了兩萬九千多人。

下面進入6月23日的話題。我們6月23日的話題有兩個,一個是中共高層去哪了?是否逃離了北京?另一個是歐盟對中共非常罕見地提出了四大警告。

習李等高層在哪?

6月22日,習近平、李克強通過影片參加了中歐峰會。但是外界對他們以及其它中共常委的行蹤卻感到了懷疑,他們是否還在北京呢?

我們針對七大巨頭的近期露面情況,逐一做一下分析。通過他們的行蹤,來分析一下北京疫情情況。

北京疫爆前的6月2日,習近平在北京主持召開了專家學者座談會,並發表講話。隨後8日到10日,習在寧夏考察。就是說,習至少在6月7日已經離開了北京。

隨後6月11日北京爆發疫情,直到6月22日,習只參加了2次視像會議。除了6月22日的中歐峰會,還有17日的中非抗議影片峰會,當時王滬寧在場。

但這兩次影片露面,都不是公開露面。至於其它關於習的報道,基本是通電話、賀信、簽發命令或者書面致辭等等。

而李克強在這段期間,實際只有1次公開露面,就是6月15日,在北京出席第127屆廣交會「雲開幕」儀式,這是僅有的1次公眾露面。

至於央視報道,李在6月17日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央視並沒有會場畫面,只有文字。不排除會議是以影片形式召開的。6月22日,李克強參加中歐峰會,也是影片會晤。

而在北京疫情爆發前的6月上旬,李克強1日、2日在山東考察。隨後4日主持召開的疫情工作會議,央視也沒有畫面,只有文字,很可能也是視像會議。當晚的全球疫苗峰會,李也是通過影片參加。

9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又是只有文字。11日德國總理默克爾的會晤,同樣是影片。

圖為中共十九大落幕後,外界關注的常委人選終於現身。(Getty Images)
圖為中共十九大落幕後,外界關注的常委人選終於現身。(Getty Images)

栗戰書在19日到21日連續四天,主持人大常委會第19次會議。但他不講話,而且戴著口罩。

而疫情爆發之前,他只有2次露面,分別是1日和9日,主持人大常委會第58和59次委員長會議。

汪洋6月22日參加了政協第十二次會議開幕會。19日在北京主持政協第37次雙周協商座談會。兩次會議,汪洋都在不講話時戴口罩。然後就是6月8日到12日,汪洋在新疆調研。

疫情爆發之前,汪洋在北京有2次露面,分別6月5日和8日主持政協的2個會議。

至於被稱為「三朝帝師」,也有稱「國妖」的王滬寧,他的露面很少。除了那次陪習近平參加中非抗疫影片峰會,還有就是6月4日參加李克強主持的疫情工作會。

趙樂際,整個6月幾乎沒甚麼行動,像是蟄伏了。

韓正只是在6月12日主持了第24屆冬奧會工作領導小組全體會議,然後也沒有了聲息。疫情爆發前,5月31日到6月2日,他曾在湖南調研。3日說是在北京會見了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但央視只有文字,沒有畫面。

北京疫情爆發後 七大巨頭公開活動很少

從中共官媒的報道,可以看出,北京疫情爆發之後,這七大巨頭的公開活動很少。那麼現在其實也應該可以做出一個判斷了。

時事評論員鐘原在《大紀元》撰文表示,習近平很可能不在北京,李克強很可能也不在北京。因為參加視像會議,根本不能說明甚麼問題。

栗戰書和汪洋也可能不在北京,但人大、政協開會,他們不得不臨時戴口罩到場。王滬寧、趙樂際、韓正現在可能都不在北京。

就是說,中共七大巨頭,可能都已經離開了北京,到外面去躲避瘟疫了。萬不得已的情況下,才個別回到北京亮個相。

鐘原表示,中共高層目前所在的具體地點無法而知,或許在北京附近的某個地方,或許分散在其它各地。但當局顯然不敢公佈,否則老百姓就會炸鍋,中共內部更會暗流湧動,北京街頭大批武警、警察,就可以證明這類擔憂。

如果真的是七大巨頭傾巢而出,那麼現在的北京就在唱「空城計」。所以,可能北京當局更希望疫情儘早過去,因為長時間「流亡在外」,紙包不住火,早晚露餡。一旦被對立面了解情況,說不定就是一次成功的政變。是不是這樣,我們一起靜靜地觀察。

習李與歐盟對話碰壁?獲四大警告

再來說說6月22日的中歐影片峰會。習李和歐盟主席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理事會主席米歇爾(Charles Michel)舉行了視像會議,雙方沒有聯合聲明。

從種種消息來看,歐盟方面這次是「打開天窗說亮話」,把這幾年在不同場合所表達的對中共的不滿,一次性地都說了出來。兩大巨頭乘興而來,想與歐盟達成一些成果,歐盟卻提出四大警告,敗興而歸。

「死結」無解,各說各話

會議後,米歇爾和馮德萊恩一同召開新聞發佈會。米歇爾表示,與中方討論了當前疫情、經貿關係和香港等多個話題。他透露,歐方就港版國安法表達了「深切擔憂」,要求中方切實保障香港的自由與自治。

馮德萊恩則表示,雙方在貿易、環境和人權等議題「亟需前進的機會」。她說人權話題「不可妥協」。她明確告訴習近平,港版國安法將對香港有「非常負面的後果」。

在貿易問題上,歐盟強調了公平市場准入、杜絕強制技術轉讓、阻止產能過剩等問題的重要性。但卻「沒有取得進展」。

而中共央視報道,中方重點強調了「合作」。李克強表示,中歐「互為全面戰略夥伴,雙方合作遠大於競爭,共識遠多於分歧」。

中共看重的中歐峰會,卻看不出實質內容,可能意味著會談並不愉快。中共的一貫做法是:只要對方有實質性的批評,就轉而宣傳雙方的合作。

但不管中方如何掩飾,還是有消息透露,歐盟把幾年來在不同場合對中共的不滿和批評,一股腦兒地都說了出來。頗有竹筒倒豆子的感覺。

其實在中歐峰會前,有歐盟高官已經表示:中歐之間是「體制性競爭對手」。

體制性競爭,就是意識形態的根本性對立,是自由民主與暴政極權之間無法調和。也就是說,歐盟與中共之間有著無法解開的「死結」。就在這個背景下,中歐進行了影片對話。

可以想見,再怎麼求同存異,矛盾也是非常鮮明。而且從歐盟透露的情況來看,雙方的會晤不僅不愉快,而且可能還比較尷尬。

總的說,歐盟對中共提出了四大警告。

警告之一:中歐貿易和投資仍然不平衡

米歇爾會後表示,要重新平衡雙方經貿關係,許多領域都需要取得進展。他列舉了一系列懸而未決的問題,包括市場准入、政府補貼、強制技術轉讓、監管問題和世貿組織改革等等。

從米歇爾羅列的內容來看,中歐貿易存在著系統性的失衡。他說「我們明確表示需要解決具體問題」。

馮德萊恩直言,中歐之間的「貿易和投資仍然不平衡」,「迫切需要對這些(中方)承諾採取後續行動」。

從這些說法來看,歐盟與以往相比,這次要求北京做出改變的態度變得強硬了不少。直接向北京發出了警告,貿易失衡問題必須解決。雖然歐盟方面沒有說如果不解決貿易失衡將如何應對,但是顯然歐盟的態度已經說明,不公平的情況已經忍無可忍了,甚至等同於嚴重犯罪。

警告之二:侵犯知識產權按「頭號罪犯」處理

在一系列的貿易失衡問題中,中共侵犯歐盟的知識產權,這種情況長期存在並且相當嚴重。歐盟已經把中共的這種行為,當作是犯罪。

在今年1月發佈的《在第三國家的保護和執行知識產權報告》中,歐盟明確指出,中共是侵犯歐盟知識產權的「頭號罪犯(Top Offender)」。

在這份報告中,中共是唯一一個被標注「第一優先」首要關注的國家。其中指出,「從價值和數量方面來看,中國是把假冒和盜版商品運往歐盟的主要來源地」。在歐盟海關查獲的假冒和盜版商品中,80%以上是來自中國大陸和香港。包括假藥和玩具,對消費者造成了潛在風險。

歐盟已經把中共的這些行為列為「頭號罪犯」,可以想見在未來的中歐貿易中,歐盟很可能會有打擊制裁措施。

美國針對中共侵犯知識產權的行為,已經實施了一系列的制裁措施。包括抓捕參與中共千人計劃的專家學者,驅逐有間諜嫌疑的幾千名由中共軍方背景的留學生等等。

那麼歐盟未來會採取甚麼行動呢?歐盟沒有說明。但既然將中共列為頭號罪犯,並且直面「頭號罪犯」的兩大巨頭,相信歐盟未來不會手軟。

警告之三:人權問題不能忽視

人權問題是歐盟向北京發出的第三個警告。馮德萊恩說,「對歐盟來說,人權和基本自由不容談判(non-negotiable)」。

馮德萊恩的這個說法,語氣相當強硬。以往歐盟在與中共談判時,也偶爾會提及中國的人權問題,但中共卻將人權與貿易掛鉤:你要談人權,中歐貿易就會受影響。這是以往歐盟的軟肋所在,時常被中共用貿易擊打。

但是這次歐盟表現得不容置疑,沒有商量的餘地:貿易失衡不僅要改變,而且中國的人權狀況也要改變。

在歐盟的聲明中顯示,對新疆和西藏地區的人權狀況都表示了關切。這兩點幾乎在外界的預料之中,還有一點是出乎外界預料的,歐盟特別提到了個案。

歐盟這次提到了三個人,分別是被中共拘押的兩名加拿大公民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以及被中共判刑的瑞典公民桂民海。

瑞典公民桂民海的問題,其實歐盟已經多次提及。但是跨過大西洋,介入到中加事務,這是十分罕見的。從這一點可以看出,今天的歐盟已經不再被利益牽絆,而對中共唯唯諾諾。今天的歐盟似乎已經敢於講出真話,敢於對中共進行批評和據理力爭。

警告之四:如果強推港版國安法,將有「嚴重後果」

歐盟敢講真話,敢對中共批評,還有一點更明顯的表現,就是在香港問題上,歐盟的警告可謂擲地有聲。

米歇爾天和馮德萊恩告訴習近平和李克強,正在推動的港版國安法,將會危及到香港的全球金融中心地位。呼籲中方履行對香港人民和國際社會做出的「高度自治和保障自由」的承諾。

有消息人士向《南華早報》透露,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將在6月28日到30日加開會議,屆時將就港版國安法進行表決。消息人士指出,北京當局希望儘快讓港版國安法通過並生效,「它希望省下時間以作公開討論,減少有關法律的爭議」。報道還稱,未來一個星期,中共將派遣官員,舉行多場有關港版國安法的討論會。

從氣勢洶洶的勁頭和它的緊鑼密鼓,促使港版國安法生效,似乎中共已經迫不及待。對此,歐盟的警告也是格外強硬,把醜話說在了前頭。

馮德萊恩說,「我們想向他們傳達,如果中國(中共)繼續實施這項法律,將面臨非常負面的後果。」她說「歐盟正在就這一主題與七國集團(G7)保持聯繫,我們今天對中國(中共)領導人已經明確表示了立場,並敦促他們重新考慮。」

馮德萊恩沒有透露嚴重後果是甚麼,但在國際外交場合,代表歐盟27個成員國的歐盟領導人不太可能信口開河,她們講出的每句話都是有份量的。

就是說,歐盟很可能已經提前有了預案,或者是準備磋商對中共的制裁預案。而歐盟直接對北京兩大巨頭警告後果嚴重,明顯是先小人、後君子。用中共經常使用的一句話就叫做「勿謂言之不預」。

其實在上周五(19日),歐洲議會已經以565:34的壓倒性票數通過決議。要求歐盟和所有成員國必須考慮,如果北京實施港版國安法,就將中共告上海牙國際法庭。

中歐關係「不進則退」 世界形成反共陣線

在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肆虐的情況下,現在影片峰會如同當面磋商一樣。歐盟領導人直接向中共最高領導人發出四大警告,這在以往是沒有的。所以,這種情況,顯然北京在會前沒有料到。

至於歐盟在未來採取甚麼樣的制裁中共的措施,我們需要進一步觀察。但當面提出警告,已經讓北京當局看到了歐盟的變化,這一點相當值得注意。

而且中歐關係從來都不是鐵板一塊,因為意識形態上的根本性對立,「死結」無解。所以對中共來說,歐盟的變化,對中共將形成一個很大的壓力。因為對中歐關係來說,就像是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在這次中歐峰會之前,美方已經敦促歐盟「為民主而戰」。希望美歐聯合起來,對中共處理疫情的方式,以及它在軍事、經濟和人權等領域的咄咄逼人。

德國《明鏡》周刊有一篇長篇報道,其中就這次中歐視像會議,提到了中歐關係的今後發展方向。文章表示,歐洲有關對華關係的討論,對中共領導層來說「也許是一個警示信號」,歐盟可能將對中共採取較為強硬的路線。

文章表示,由於中共努力擴展它的勢力範圍,「促使世界很多國家正在形成反對中國(中共)的陣線」。同中共的爭端有些事擺在明面上的,有些爭端卻是暗藏的。「我們現在所看到的,只是全球反擊的一個開端而已」。

**********

南方大洪水,當局警示「避險」

我們把目光轉到中國大陸,現在的中國大陸南北方都在遭受著考驗。南方是大洪水,北方是傳染力更強的中共病毒。

連續多天的強降雨,是大陸的多個省份高速公路封閉了。綜合陸媒報道,截止6月23日早上7時45分,受降雨影響,山西境內G59呼北高速運城段、臨汾段,安徽境內S238亳州段,貴州境內S207遵義段,均發生路面積水,道路封閉。

另外,受大霧影響,山西境內G55二廣高速大同段、S30孫右高速大同段、S45天黎高速大同段道路亦封閉。

重慶市6月22日暴雨,導致南萬高速發生塌方,行車道和超車道均被砸斷。截止當日晚間8時,當地江津綦江五岔站出現洪峰水位205.92米,比保證水位200.51米還高出5.41米,超過1998年洪水水位0.37米。重慶市水文監測總站還發佈了1940年建站以來首個紅色預警。

6月22日,重慶暴雨,官方稱,預計在未來8小時內綦江流域將出現1940年來最大的洪水。(影片截圖)
6月22日,重慶暴雨,官方稱,預計在未來8小時內綦江流域將出現1940年來最大的洪水。(影片截圖)

中共綦江區委宣傳部稱,截至22日晚上8時,綦江全區4萬餘人受災,緊急轉移10萬餘人,分散安置29,000餘人。

網絡上有很多當地民眾拍攝的影片,顯示綦江等多個區域被嚴重淹水,公路被淹,鐵軌衝斷,大量江水持續灌進內街,部份地方更出現山泥傾瀉。最貼近綦江旁邊的濱江路淹到了一層樓高,而且水位在持續上漲。

中央氣象台周一(22日)晚上6時發佈「地質災害氣象風險預警」,預計長江下游部份地區周一至周二(22日至23日)局部地區暴雨。目前重慶綦江區防汛抗旱指揮部已發佈城區防汛二級預警並啟動二級應急響應。

中共水利部預警,包括上游四川省的阿壩及甘孜州、以及重慶等地,將迎來汛情,重慶的洪水警告更已升高至紅色。

四川阿壩水資局已經明確警告民眾逃命避險。警示中強調,「沿岸相關單位及社會公眾加強防範,及時避險」。

北京「社區傳播」出現?

6月22日下午,北京疾控中心通報,新增的12例確診感染中共病毒的患者當中,有多名患者並沒有新發地市場的直接接觸史,也不是確診病例的密切接觸者。

這個發現,很可能意味著北京疫情的社區傳播開始了。這是一個很讓人撓頭的事情。

據通報,6月21日北京海淀區田村路街道新增確診了兩名患者,是一對夫妻。他們的活動軌跡中,都沒有與新發地市場的接觸史。懷疑他們受傳染的途徑,可能是6月12日女方曾到過永定路70號院。這個小區此前曾出現確診病例。

另外,海淀區八里莊一名32歲的確診男子和豐台區長辛店街道一名39歲的確診女子,他們近期的活動軌跡也都與新發地沒有關係。但這兩人先後到過凱德MALL大峽谷店,不知道他們是不是同一感染源。

傳染力增9倍,甩鍋歐洲?

6月18日,中共突然公佈了病毒基因組序列數據,稱這些樣本帶有D614G突變,認為是歐洲D614G毒株的分支,而且病毒的感染能力明顯提高。

自從今年1月初,中共關閉發表中共病毒基因排序的上海實驗室後,中共現在的做法相當令人懷疑。

美國陸軍病毒學專家、微生物學博士林曉旭對大紀元「珍言真語」表示,中共的做法是在甩鍋。林曉旭表示,從1月份以後,中共就不鼓勵中國的防疫部門或研究機構進行測序。所以國際基因庫裏的測序數據很少有中國方面的,也就是說,無法得知2、3月份中共病毒在中國大陸的變化情況。而現在突然公佈這個數據,向歐洲甩鍋的意圖相當明顯。

林曉旭同時指出,從美歐其它方面的數據來看,這個病毒確實有可能已經突變了。

美國斯克里普斯研究中心(Scripps ResearchInstitute)病毒學家崔慧雲(Hyeryun Choe,音譯)的團隊在預印本網站bioRxiv發佈文章表示,D614G的突變,會讓病毒的棘狀蛋白(spike protein)增加,並使蛋白更加穩定,更容易侵入人體細胞;S蛋白出現D614G突變的假病毒感染能力提高約9倍。

所以希望北京及周邊地區的朋友,多注意自我防護。在社區傳播有可能出現、並且病毒傳染性更強的情況下,儘量減少出門的次數,從理論上減少與病毒接觸的機會。

成都瀋陽「巨響」

南方洪水、北方瘟疫,已經讓人們時時感到恐慌了。而6月23日在成都和瀋陽這兩個南北城市發生的不明原因的巨響,也讓人心驚肉跳。

6月23日中午大陸微博有很多成都、瀋陽網民發帖文說聽到巨響。

四川成都發生巨響的時間大約是在6月23日上午10時50分左右。在成都的金牛區、郫縣、溫江、彭州和都江堰,都有網民聽到巨大的聲響。

遼寧瀋陽發生巨響時間大約是在上午11時40分左右。瀋陽網民紛紛表示,一聲巨響,樓都晃了。不過遼寧地震局官方微博馬上發消息,澄清不是因為地震,消防局也沒有接到任何有關爆炸的報警。《遼瀋晚報》也在微博中報道了出現巨響的消息。

有網友表示,「遼瀋晚報公眾號也發了,但說了半天只說不是地震,其它啥也沒說,最後還是不知道因為甚麼。」

也有網友說,「上課的時候突然一聲響,還以為是在爆破。」「中午出去取快遞正好聽到,真是嚇一激靈。」

「每次看到說哪哪巨響,也沒有個官方解釋,還以為要世界末日了。」「兩個地方,不約而同的巨響,又沒有安全事故發生,我只能弱弱地猜測一下:莫非成飛和沈飛同時搞大事情?」

這個網友的留言,與另一位網友的留言幾乎形成了默契。另一位網友說,「一個殲20的老家,一個FC31的老家。」這是指,中共隱身戰鬥機殲20在成都,第二種隱身戰鬥機FC31在瀋陽。

今年已經過去了將近半年的時間,這6個月,中國百姓的日子非常難熬。有任何的風吹草動,都可能會引起緊張。

說真的,中國民眾被反反覆覆地折騰夠嗆了,再也禁不起折騰了。但是6月22日我們就說了一句,只要中共一天不解體,它就一天不會消停。只要它存在 ,它就要折騰。而現在就是它的折騰,招來的天怒人怨。

很多海外華人都在使用微信、微博,當然,大家想了解國內動態,願望是好的。但是有兩個問題,我們之前就說過,中共讓人們看到的消息都是它反覆過濾篩選的。而且只要註冊了它的帳號,那麼就會被中共監控。《大紀元》得到多份中共內部文件,顯示中共每天都在監控民眾的網絡言論,特別是新浪微博。

在會員區,我們就來說說,中共是怎麼監控人們的微博帖子的。

感謝您的收看,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