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7月13日,星期一。

60秒看世界

中共農業農村部網站7月13日消息,廣東湛江市雷州市發生豬口蹄疫疫情。廣東動物疫病預防控制中心前天表示,這批豬共131頭,發病39頭,死亡1頭。

美國疾控中心發佈一項新研究,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無症狀單身旅行者可能產生可怕影響。有一名無症狀女士獨自搭乘電梯,結果71名與她同乘電梯的都被確診感染。

中國27省遭受洪澇災害,中共昨天首次下撥救災應急補助款,共計3.09億人民幣。但是按受災人口計算,這筆錢如果不被任何剋扣,平均分到個人手裏也不到10塊錢。

下面進入7月13日的話題。長江流域告急,淮河流域告急,洞庭湖、鄱陽湖告急,重慶、江西、安徽、湖北、湖南、江蘇等等告急。全國27個省洪水一片汪洋,武漢、南京水位創歷史新高。7月12日下午4點,中共防汛抗旱總指揮部再次提升防汛應急響應級別,從三級調到了二級。

洪災已經爆發並持續了近一個半月,一直隱身的習近平7月12日終於做出指示,「防汛形勢十分嚴峻」,防止「因災致貧返貧」。不過百姓只聞其聲,未見其人。

與此同時,中共卻頻頻與美國鬥狠,7月13日推出了對4名美國政界人士的制裁措施。中共的策略似乎是國內百姓死活無所謂,但國際上的面子不能輸。而特朗普的制裁可能來得更強硬。

南方洪水警報升至二級

中國南方洪災仍在持續擴大,長江流域至西南一帶已經變成了水鄉澤國,鄱陽湖也是頻頻告急。7月12日防總決定,將防汛三級應急響應提升到二級。

中共水利部副部長葉建春7月13日表示,6月以來,全國有433條河流水位超出警戒線。其中109條超出保證水位,33條河流超出歷史高位。長江、黃河上游、珠江流域的西江和北江、太湖都發生洪水。

他說水利部調動了2297座水庫,特別是三峽水庫等,共攔蓄洪水647億立方米,「有效降低長江中下游水位」。

葉建春同時表示,中國即將進入「七下八上」的防汛關鍵期。「七下八上」,意思是每年7月下旬到8月上旬,是華北、東北等北方地區的雨季。法廣引述水利專家估計,黃河中游、海河南系、松花江、遼河等等有可能發生區域性較大洪水,北京可能也難以躲過。

我們也提醒北方的民眾,提早做好預防準備,這裏接著說南方的水患。

葉副部長說「有效降低長江中下游水位」,不知道這話從何談起?事實上,因為長時間的暴雨,加上三峽水庫、洞庭湖洩洪,再加上下游鄱陽湖頂托倒灌,武漢水位已經達到了有水文記錄以來的第四高水位。

武漢預計7月14日出現洪峰

有影片顯示,漢口武漢關,長江水面明顯高於沿江大道,長江在武漢關已經變成了「懸河」。但當局為了保住上游的三峽大壩,仍在加大洩洪量。

圖為7月8日的武漢,長江水已幾乎淹沒河岸的小亭。(Getty Images)
圖為7月8日的武漢,長江水已幾乎淹沒河岸的小亭。(Getty Images)

長江委水文專家表示,受暴雨影響,長江上游洪水、洞庭湖流域洪水、湖北境內沿江支流洪水和鄱陽湖流域洪水的頂托倒灌,四路洪水正在夾擊武漢。

7月12日晚上8點,長江武漢關水位達到28.76米,排歷史第四位。而7月12日三峽大壩又加大出庫流量,達到每秒3.9萬立方米,洪峰將在7月14日凌晨抵達武漢江段,形成29米左右的洪峰。這是武漢關歷史上的第三位。

《長江日報》7月12日也報道,洪峰將在未來二三天通過武漢。九江、湖口站洪峰在7月13日可能達到23米和22.65米。漢口、大通站7月14日將達到29.00米和16.30米。

同樣是昨天,鄱陽湖記錄下了有水文記錄以來的歷史極值。零點時分,水位高達22.53米,超過了1998年洪災水位的22.52米。不過當局都只是預警洪峰的到來,並沒有告訴人們避險。

據氣象預報顯示,今天長江流域水情會略有減弱。不過7月14日到16日,將又會再度加強。烏江、三峽區間、洞庭湖水系西北部、漢江中游、長江中下游幹流附近都將有大到暴雨,長江中下游各江段未來幾天都會相繼出現洪峰。

湖北洪湖將防汛應急響應提至一級,武漢防汛組長稱洪水可防控,遭網民痛罵。網傳影片顯示,一線搶險人員譴責領導作秀。(影片截圖合成)
湖北洪湖將防汛應急響應提至一級,武漢防汛組長稱洪水可防控,遭網民痛罵。網傳影片顯示,一線搶險人員譴責領導作秀。(影片截圖合成)

中共高層無視水患

事實顯示,2020年的洪災已經超過了1998年的洪災。那場長江流域爆發的大洪水,導致了2000多人喪生。而2020年的水患,目前的嚴重情況已經超過了1998年的洪災。按照當地人的說法,現在還處在長江汛期的初始階段。

對超過歷史的大洪水,中共官媒卻在淡化報道,大多是一筆帶過。央視的畫面都是滿滿的正能量,看不到民眾的掙扎苦痛。而在社交媒體上的水災照片,很快被和諧。

網絡上不少網民在嘲諷,有的說,「下游乾旱時,它蓄水;下游水澇時,它洩洪。承諾8分錢一度的電,到現在也不兌現。」也有的說,「三峽每秒5.5萬噸的水倒下來,相當於一天往下游傾注了302.3個西湖的水。」還有網民質疑,當局可如此洩洪,是否置下游百姓生命於不顧?

其實這還用質疑嗎?事實已經清清楚楚地擺在這裏了。整個長江流域,自洞庭湖湖口的湖北監利,一直到出海口上海,幾千公里的江面水位全部超過了水位警戒線。

這不是一天兩天的災情,但是中共七常委在災情發生一個月,都是死一樣的沉寂。一個月中,七常委沒人過問,更沒人前往一線視察災情。大量網民追問,「領導人去哪了?」

直到7月8日,中共總理李克強去了貴州,「考察脫貧攻堅和防汛救災安置等情況」,才算發出了救災信號。但貴州並不是最主要災區,而且中共官媒對李的行蹤也沒有太多報道。

脫貧已可望不可及 習還說「防因災致貧」

7月12日,習近平終於發出了聲音,說「防汛形勢十分嚴峻」,但是他的講話卻把防洪抗災與脫貧聯繫在了一起。中共央視報道,習要求「要認真做好受災困難群眾幫扶救助,防止因災致貧返貧」。

從央視報道來看,習的講話重點似乎並不在防災,而是脫貧。北京當局是在擔心洪災可能導致今年全面進入小康社會的目標無法實現嗎?

北京曾多次聲稱,今年要邁入全面小康社會,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等等。6月10日,習到寧夏考察時,再次強調年內「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戰脫貧攻堅」。

其實不少分析人士曾指出,中國經濟因為貿易戰和中共病毒疫情等多重因素衝擊,今年脫貧可望不可及,純粹是個愚民笑話。但是北京卻信誓旦旦,常常掛在嘴邊,以致對防災做指示的時候,也沒有忘記。

中共不斷刷新人們底線

這已經是本屆中共領導人今年第二次震驚國際社會了。在武漢因為疫情採取大規模封城的同時,北京當局卻在人民大會堂,與往屆中共領導人吃喝玩樂,歌舞昇平。

中共領導人一次次刷新人們的底線,越是百姓掙扎在死亡邊緣,中共官員越表現出「超強的定力」。

時事評論員田雲在大紀元撰文表示,從大饑荒,到大地震、大洪水、中共肺炎疫情,中共治下,人禍多過天災,人禍加劇天災。

提到大地震,河北唐山古冶區在昨天早晨6點發生了5.1級地震,京津地區也都有明顯震感。網友發來的照片顯示,古冶的一處地面高高拱起,出現了一道明顯的裂痕。

但是中共專家說,這是1976年唐山大地震的餘震。中共「磚」家又給人們來了一板磚,時隔四十多年了,那場地震還沒完?不知道是我孤陋寡聞,還是中共「磚」家讓我覺得可笑。不過讓網友笑翻的,還有另一件事。

7月12日,唐山古治震中地區發生地裂。(網友提供)
7月12日,唐山古治震中地區發生地裂。(網友提供)

中共制裁美國機構和4個人 網友笑翻

7月13日,中共外交部宣佈了反制美國的措施。華春瑩表示,即日起對美國「國會行政部門中國委員會」以及美國國務院宗教自由大使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參議員魯比奧(Marco Rubio)、克魯茲(Ted Cruz)及眾議員史密斯(Chris Smith)實施相應制裁。

隨後,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表示,北京宣佈對美國政府官員和機構進行報復性制裁,而這些(美國)官員和組織一直不懈地揭露中國(中共)侵犯人權的行為,此舉進一步表明中共拒絕為其行為承擔責任。

中共的制裁出台,有網友說,「非常想了解細節。」有的嘲諷,「厲害厲害,這下你們四個買不了鴻茅藥酒了。」有的說,「真有點慘!不能把錢存到中國了,子女也不能到中國讀書了!沒機會享受帝都之霾、沒機會體驗三聚氰胺奶粉,也沒機會打以假亂真的疫苗!總之天朝的歲月靜好他們是無緣了。」

有一位表示,「這裏面至少有兩個都是美國總統的預備隊員」,更有看熱鬧的網友說,「共匪最好把特朗普也制裁了」。還有網友說,「等共匪死亡後,可以把這個笑話編入小品和相聲裏。」另一位網友嘲諷,「叫花子戴禮帽,也要體面了。」

中共要體面,對美國進行報復,雖然不會有甚麼作用,但是這可能會激起美國更多、更嚴厲的制裁。

美國更多制裁將至

7月13日,特朗普回答記者問時提到,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仍在進行,買不買是他們的事情,他們會買。但永遠不可忘記,來自中國的病毒帶來了災難,造成了巨大損失,這不可遺忘。

特朗普7月10日表示,美中關係已因為疫情而嚴重受損,所以暫不考慮開展第二階段的中美貿易談判。

他在空軍一號上對記者表示,中國(中共)本可以阻止疫情,但他們沒有那樣做。他說,「我現在不考慮這個問題(第二階段中美貿易談判)」。

特朗普的這個說法,意味著美中經貿關係在短期內不會出現緩和。美國仍將對價值約36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額外關稅,而且很可能會長期維持。

貿易戰對中國經濟的影響是顯而易見的。雖然不是直接的衝擊,但是高關稅卻導致了中國出口下滑。同時很多在華外企紛紛為了避禍,而從中國轉移了生產線,這個影響是很深遠的。

7月12日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對霍士新聞表示,預期總統特朗普會對抖音國際版TikTok以及騰訊旗下的微信(Wechat)等應用程式祭出強硬行動。

上周特朗普只表示要禁止TikTok,並沒有提到微信。而納瓦羅在採訪中,明確表示也將制裁微信。可以看出,美國的制裁措施越來越嚴厲,範圍也越來越廣。

中共前駐英大使傅瑩在上周的一個論壇上表示,美中關係已進入了建交以來「十分困難的時刻」,但「可能還不是最低谷」,估計「至少在大選之前,美中關係再出現新的問題的可能性還是高度存在的」。

是不是這樣呢?我們繼續看戲。

*****

馬雲減持 鉅額套現

其實有不少人預測,美中關係已經不可能再回到從前了。即使民主黨人執政,在美國朝野一片反共的情勢下,也不可能再像過去一樣。

即使美中不會完全進入冷戰,美中經濟脫鉤也是一個現實問題。所以,目光長遠的商人,都會提早做出準備。

7月13日路透社報道,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正在非常罕見地大舉減持。在過去一年中,對阿裏的持股從6.4%降到了4.8%。如果以當前的股價計算,馬雲已經套現大約是96億美元。

圖為馬雲資料照。(李逸/大紀元)
圖為馬雲資料照。(李逸/大紀元)

不僅是馬雲在減持,阿里巴巴的另一位聯合創辦人、執行主席蔡崇信也在減持。持股比例從2.3%降到了1.6%。按照同樣方法估算,蔡崇信可能已經套現41億美元。

現階段,大陸股市正在行情上漲,已經吸引了許多散戶投資買股。炒股的人都明白,買股票一般都是買漲不買落。但是馬雲卻在股市行情看漲的情況下大規模減持,這個現象很值得注意。

中國有句話,春江水暖鴨先知。馬雲有著不一般的背景,他在現階段大規模減持套現,是覺得大陸股市要地震,還是了解到中共又要「殺豬」呢?

其實不管是哪種情況,我都覺得應該引起大陸股民的警覺。

60萬港人投票,國安法下的紀錄

再來轉向香港。連續兩天的香港民主派初選,在7月12日晚上11點結束了。目前各個選區的電子票結果已經公佈,目前仍在計算紙張票,估計7月14日才會出爐最終結果。

負責統籌初選的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告訴記者,這次參與投票的總人數超過了60萬。其中電子投票達59萬2211人,紙張投票約2萬1000張。

戴耀廷表示,以往的民間投票,人數最多的是2014年佔中,當時有79萬人參與。不過當時大部份是網絡投票,真正到實體投票站投票的人不如這一次多。這次的人數「創下了香港紀錄,寫下了民間投票的新歷史」。

他指出,「相信市民在國安法下,不懼威嚇,堅持通過投票發聲。這個堅持的意義,已經超越了初選物色候選人的目的。」

香港民意研究所主席鍾庭耀補充說,2014年佔中時,只有7萬人到站投票,而這次卻有60多萬人。

另一位統籌者前立法會議員區諾軒表示,部份人對出來投票有憂慮,包括公務員等。但在港版國安法陰霾下,有近60萬人投票,可以體現出香港人的勇敢。

7月12日烈日下,大埔廣場票站有大批市民等候參與民主派初選投票。(宋碧龍/大紀元)
7月12日烈日下,大埔廣場票站有大批市民等候參與民主派初選投票。(宋碧龍/大紀元)

香港承認疫情「有些失控」

我們在7月11日「病毒有眼睛」的板塊說到了香港的疫情,隨著港版國安法的訂立實施,香港疫情也隨之加重,香港衛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主任張竹君直呼,這是「香港第三波疫情」。

7月12日,香港又新增了38宗確診病例。其中30宗本地個案遍佈香港島、九龍和新界。而源頭不明的個案共14宗,創下單日最高。

張竹君表示,個案遍佈多區及各行各業,承認疫情「有些失控」。如果市民鬆懈,可能會出現幾何式上升。

過去9天,源頭不明的個案幾乎佔去了相關個案的27%,這個比例是相當高的。

中大呼吸系統科講座教授許樹昌認為,這麼高的比例,顯示病毒已經滲透了社區。而這批源頭不明個案,他們曾經與誰有過密切接觸,這是難以追蹤的,很可能引起爆發的風險。他建議香港當局應該集中資源,截斷傳播鏈,包括儘快收緊限制社交距離措施,恢復到3月的水平。

許樹昌指出,如果社區疫情發展到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醫管局床位很快就會爆滿,檢疫中心也會被「壓垮」。

如果醫院的床位爆滿,那麼香港會不會也像武漢一樣,建一些方艙醫院來應急呢?可能性是有的。

說到方艙醫院,順便再提一句。當時很多人住進了方艙醫院,有不少人還放出了各種圖片和影片。我們也曾引用過其中的一些,就是患者抱怨醫生不到位,吃喝拉撒都存在嚴重問題。

但是後來由於中共的網絡封鎖,再沒有這方面的消息傳出,也沒有曾經住過方艙醫院的人的任何後續消息。這些人去哪了呢?大家可以關注一下,通過自己的親朋好友,做一下了解。如果有相關的情況,大家可以向我們爆料,包括音影片、圖片和文字介紹。

體制內官員的來信

說到爆料,7月11日我收到了一位已經辭職的中共體制大陸州級副處級官員的郵件,在這裏跟大家分享一下。這位朋友目前身在澳洲,但看信中的描述,他好像不是定居。在2020年1月,他去澳洲看孩子,結果被疫情給困在那兒了。

他告訴我們,因為自己的人生信仰與中共的體制格格不入,「無法苟同」,所以被迫辭職了。但是因為他的父母家人都在國內,所以現在不方便公開發聲。不過他明確表示,「如果以後有機會,我一定跟你們合作,為推翻『這堵牆』做點貢獻。」

他看了我們每個周末的「病毒有眼睛」板塊,「感到非常震驚」。

在信中,他向我們介紹,2月1日開始,澳洲總理莫里森停掉了與中國的航班,疫情傳染並沒有大面積傳播。真正做到了可防可控,防疫成果世界各國有目共睹。包括目前疫情嚴重的維州,四月份的時候也只是個位數發展。

但是不久,維州州長表示要加快參與中共的一帶一路,還美其名曰:為了更多的經濟利益。儘管總理莫里森提出反對和勸說,甚至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也公開勸阻。但因為民主國家沒有強制性,所以維州州長置若罔聞。

這個消息,讓給我們寫信的這位朋友都感到著急了,信中說「當時我一個中國人聽了都著急上火」。

他說,「中共這條賊船,上船容易下船難!世界上多少國家已經深受其害。就拿他疫情初期隱瞞事實,打擊吹哨人,矇蔽世界,然後又在第一時間把世界各地的防護用品搶購一空。澳洲其實也深受其害,維州州長怎麼還能視而不見?」

就在維州州長不聽勸告、堅持與中共拉近關係之後,「報應來了,維州最近疫情再次爆發,單日陽性數據持續刷新,被迫二次封城」。

他告訴我們,現在澳洲其它州都關閉了與維州的邊境,「維州的人和車,就像當初的武漢人一樣,走到哪裏都被拒絕入境」。維州自己統計,每周損失達10億澳幣。

這位朋友在信中指出,因為自己是體制內官員,所以對中共的邪惡比較了解。「中共就是利用其它國家要依附於它的市場,來綁定你。中共根本不在乎錢,它是先讓你離不開它的錢,然後來改變你的價值觀。」他向人們提醒,「一定一定要遠離中共。親近中共,就是自掘墳墓。」

都說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但是這位體制內的朋友,對中共卻有著很清醒的認識。我想,像他這樣的人應該不止一個兩個,這才是中共最恐慌的。因為來自內部的反擊,威力才是最大的。

感謝這位朋友向我們分享這些內容。希望大家能夠從他的郵件內容中有所收穫,接受來自中共內部官員的忠告,遠離中共,從內心唾棄它。當徹底人們精神覺醒,天清體透的日子也就不遠了。

以上就是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訂閱。歡迎周一到周六,每天準時收看我們的新節目。也請您將新聞看點推薦給您周圍的朋友。

感謝您的收看,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