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還嫌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帶來的混亂不夠,另一場因警察暴力執法非裔人士引發的騷亂突然間橫掃整個國家。

街頭抗議被煽動者挑唆成街頭騷亂,為的是製造混亂、毀壞財物、再度打破剛剛恢復的社會平衡。

這些天來,國家的敵人似乎潛伏在每一個角落。很顯然,國內外敵人在操縱這場騷亂。

當然,事情的誘因是,在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市,非裔男子喬治·弗洛伊德因涉嫌使用一張20美元的假鈔而被警察德里克·喬文(Derek Chauvin)拿下,按在地上、臉貼在磚頭地上、用膝蓋壓住脖子、長達近9分鐘,弗洛伊德手被反銬動彈不得,他擠出了幾個字「我不能呼吸」,而另外三個警察同伴站在一邊甚麼也沒做。人們都注意到:弗洛伊德是黑人,四名警察不是。

我們全知道接下來發生了甚麼。各種膚色憤怒的公民走上美國街頭,行使憲法保護的集會和抗議權利。

但據全國各地的執法官員說,潛伏在抗議隊伍中的,是惡毒的極端分子,他們從中渾水摸魚製造混亂。他們激起人群憤怒,鼓動打砸搶商店,放火燒燬建築物,然後站在一旁觀看。騷亂人數壓過了警察,使其精疲力竭,寡不敵眾。

其中最壞的是極左分子安提法(Antifa)——反法西斯的縮寫。他們抗議一切:從所謂獨裁者、到潛在的種族主義、再到仇視同性戀或歧視外國人的任何行為。他們鄙視保守主義哲學,尤其是資本主義。他們提倡無政府狀態,希望解散政府當局,包括警察局。這些人通過加密的互聯網資訊進行聯絡,通常身著黑色服裝。某些人甚至戴有恐怖的白色塑膠面罩。

2017年,在加州伯克利舉行的「反仇恨集會」示威中,安提法成員舉行暴力抗議活動後,民主黨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批評這些自稱為反法西斯者的暴力行動,並說,應該逮捕他們。

在最近針對各州居家令的抗議活動中,另一個完全不同的破壞性組織也走上街頭,散播「革命」火種。這是極端保守主義者,其組織日漸發展壯大,該組織以拉丁舞Boogaloo命名。他們是白人至上主義者、由前任和現役軍人以及過激的持槍者所組成,其極力反對政治正確意識形態。他們譴責政府政策和警察局過於自由。

該組織通過私人面書帳號安排抗議活動。其中許多成員身著迷彩服,和夏威夷襯衫。根據最近對互聯網錯誤資訊和仇恨言論的研究,這些好戰份子的目標在於打一場內戰,以建立一個全白人的社會。

但是,殘暴的警察和國內革命者並不是美國面臨的唯一敵人。

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代理主席馬可·魯比奧(Sen. Marco Rubio)參議員最近在推特上說,「至少有3個外國對手正在從多個角度積極煽動暴力和對抗。」

換句話說,三個國家——俄羅斯、中共和伊朗的互聯網巨魔充斥了網絡空間,大肆宣傳鼓譟,旨在進一步激起美國人的不滿情緒,希望這個世界超級大國屈服。為甚麼?因為他們把不穩定的美國看作自己躋身世界舞台的時機。

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賴恩(Robert O’Brien)告訴美國廣播公司新聞網,外國,特別是中國(中共),正試圖利用美國的種族緊張關係,幸災樂禍地從旁觀看和助陣。

我說,鬧劇該收場了!

你瞧,他們比我們人少。為甚麼我們允許國內持不同政見者和海外網絡恐怖份子主導美國人的公開對話,並危及這麼多人的安全?絕大多數守法的美國人只想努力工作,養家餬口,為退休儲蓄一點錢,過平靜的生活。

壞行為者只是一小撮。讓我們識破其險惡用心,並避開其破壞性資訊。在其推動另一場美國內戰的同時,我們可以通過拒絕他們的仇恨宣傳來進行反擊。

原文Enemies of the Stat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黛安·戴蒙德(Diane Dimond)是一位作家和調查記者。她的新書是《Thinking Outside the Crime and Justice Box》。

本文的觀點只代表作者本人,不一定代表《大紀元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