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表示,加拿大政府應收緊法規,審查像中共國有企業這樣的外國投資者在加拿大投資,因為這些企業與它們的政府聯繫密切。

面對受中共控制的中國國有企業近年來積極收購加拿大公司的行為,加拿大國會工業委員會正在舉行聽證會,以決定是否應凍結外國對加拿大企業的大規模收購,以及是否需要修改《加拿大投資法》。

在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肆虐加拿大期間,很多公司正處於財政脆弱狀態,一些中國公司正利用此時機出台收購計劃。比如中共國企山東黃金礦業股份有限公司(Shandong Gold Mining Co.,Ltd.)最近出資2.074億元,欲收購加拿大金礦企業TMAC Resources Inc.。

國會工業委員會在2020年6月8日舉辦的聽證會上,專家講述了改變外國投資審查規則對投資者信心可能帶來的影響,以及中國國有企業收購加拿大公司所帶來的威脅。

中國國企代表中共利益

據《國家郵報》報道,渥太華麥克唐納德-勞裏爾研究所(MLI)高級研究員伯頓(Charles Burton)在國會聽證會上說,中共國有企業對加拿大公司的潛在收購尤其令人擔憂,因為他們可能代表中國共產黨,在加拿大推進該黨的對外戰略政策。

他說:「即使不是全部,大多數(中國國有企業)都是為中共政府的利益服務,而不是僅想通過投資,在加拿大提高其公司的盈利能力。」

伯頓重申了由中國企業主導的、對加拿大能源或電信等戰略性資產收購帶來的擔憂。他說,中國企業進行的許多投資純粹是出於戰略考慮而非商業利益,就像中共政府在「一帶一路」倡議下進行的那些投資一樣。

他說:「許多使用中國資金的項目實際上是虧本的,它們都是為中國(中共)的地緣戰略利益服務。」

伯頓說,這些項目越來越多地採用「債務陷阱外交」模式,即中共政府以苛刻的條件向一些在困難中掙扎的國家提供貸款,作為其日後接管他國相關資產的長期計劃的一部份。它們中的大多數(如果不是全部的話),都是服務於中共政權的利益。

應暫停中國公司的投資

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大流行已對加拿大的社會和經濟造成了嚴重打擊,一些大公司也陷入現金困境,被迫大規模裁員。由此帶來的各種不確定性使人們擔心,加拿大的企業,特別是那些對國家利益至關重要或具有戰略意義的企業,可能會成為敵對外國機構的收購目標。

加拿大安全情報局(CSIS)在5月發佈的最新年度報告中發出警告:儘管許多外國投資者並不懷有敵意,但與政府或情報機構有密切聯繫的國有企業的投資提案,需要非常謹慎的審查。

該報告稱,這些國有企業如果收購加拿大公司,帶來的潛在風險包括:「關鍵基礎設施出現漏洞、戰略性部門被控制、間諜活動和外國影響活動、非法轉讓技術和專業知識」。「儘管(損害程度)難以衡量,但其對我們整體繁榮的損害是非常現實的。」

據環球新聞報道,伯頓(Charles Burton)在本周一的國會聽證會上表示,他希望加拿大暫停來自中國國有企業的所有投資。

伯頓說,收緊投資法法規應該是一種雙向行為。「他們(中國企業)能夠在加拿大獲得的東西,我們在中國無法獲得」。比如中共政府有嚴格規定,禁止外國資金收購諸如礦山和高科技等企業,理由是國家安全。

他說,儘管聯邦政府4月份開始加強審查外國投資是一種審慎的做法,但政府應該做的,是暫停所有中國國有企業對加拿大的投資,直到通過對《加拿大投資法》進行評估,並對其相關法規做出永久性加強之後。

需清晰定義國家「戰略利益」

在6月8國會委員會聽證期間,專家們重申了長期以來一直存在的訴求:加拿大需要更清晰地定義其認為的「戰略利益」,特別是在病毒大流行帶來的經濟影響使許多公司可能成為併購對像時。

聯邦政府最近也表示,加拿大資產現在受到外資收購的風險更高,政府已著手更仔細地審查相關的收購提案。

但是,按專家們所說,如何定義「戰略」的概念,仍是一個關鍵問題。加拿大政府多年來一直想在吸引外資和抵制外資出於政治動機的收購之間取得平衡,比如政府在2013年曾威脅要拒絕中資以150億元收購油砂巨頭尼克森(Nexen),但最終還是批准了;2018年,中國國有企業對加拿大建築公司Aecon的收購提案,被政府以國家安全為由拒絕了。

賀維學會(C.D Howe Institute)研究副主席史瓦南(Daniel Schwanen)在國會作證時稱,弄清「戰略」的概念,是為了分清哪些是可以考慮接受的外國投資,哪些不是。這次的病毒危機「給了我們一個機會去問:甚麼是屬於戰略性的? 甚麼是國家安全?」

在聽證會上,專家們也承認,如果在定義「戰略利益」這個概念時收窄範圍,可能會帶來挑戰,因為這樣做的話,將迫使聯邦政府去劃分基礎產業與非基礎產業。

渥太華大學國際事務教授勒布隆德(Patrick Leblond)說,每個人都希望他們的產業被劃分為戰略性產業,因為很難決定甚麼因素構成「戰略性產業。」

2020年4月,聯邦工業部長貝恩斯(Navdeep Bains)提出了政策變更,使政府可以更仔細地審查外國公司的投資,特別是涉及公共衛生或關鍵產品和服務公司的收購。他還取消了國企或與政府關聯企業在加拿大任何產業投資的審查門檻,也就是說,以前免審查的較小額投資,現在也需要審查。

司法部長拉梅蒂(David Lametti)提出了立法草案,延長審查外資收購的時間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