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1日,加拿大確診案例超過一千人,4月初,確診案例又突破萬人,截至4月16日,加拿大確診28,899人,緊隨歐洲各國,成為瘟疫重災區。不到一個月,風雲突變,加拿大也很快陷入停擺,全民被迫居家隔離。

3月14日,加拿大總理杜魯多的夫人、索菲亞.格里高.杜魯多(Sophie Gregoire Trudeau)確診罹患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隨後總理夫婦雙雙在家隔離。

病毒是衝著共產黨來的,疫情嚴重的各國,都一一印證了這點。加拿大與中共的關係中,是否有缺失之處呢?

加拿大前駐華大使幫中共出主意

2018年12月,加拿大按照加美引渡條約,逮捕了華為副總裁孟晚舟。九天後,中共拘留二名加拿大人,以販毒罪判另外二名加拿大人死刑,禁止部份加拿大農副產品出口中國。加拿大自由黨政府表示,加拿大司法獨立,並表示抵制中共的野蠻報復,但並未採取強硬的抵制動作。

2019年2月7日,在一個多倫多華人舉辦的媒體見面會上,時任加拿大駐華大使麥家廉(John McCallum)說,引渡孟晚舟去美國,對加拿大來說不是一個愉快的結果,並具體提出建議,認為孟晚舟的律師可以從三個方面為她辯護。這個媒體見面會,由華人社團加中關係理事會主辦,並未公開發媒體邀請,只有部份中文媒體出席,包括新華社和中央電視台。

駐華大使麥家廉,之前曾向國會議員介紹:二名被中共囚禁的加拿大人,在中國受到不當待遇。他們被關在囚室,室內24小時開著燈,每日被盤問,不准與律師接觸。加拿大領館人員每月只被允許探望一次,每次只有半小時。

麥家廉清楚中共的惡劣報復,但面對中共黨媒,卻另說一套,極具討好中共政府的味道。他的言論震動加拿大全國,加拿大《國家郵報》(National Post)專欄作家科恩(Andrew Coyne)認為,他似乎「在加拿大為中共政府發聲」;加拿大保守黨領袖希爾稱麥家廉的言論「不可接受」,並要求撤換駐華大使,隨後麥家廉被解職。

在就任駐華大使前,麥家廉是接受中共最多贊助的加拿大國會議員之一。2008年至2015年間,他接受由中共政府或親共團體提供的超過七萬三千加元的旅行贊助。麥家廉的不當言論,讓中共十分得意,中共媒體《參考消息》在文章標題上寫:加拿大駐華大使「倒戈了」。

2019年7月,保守黨領袖希爾要求加拿大自由黨政府,反擊中共當局對加拿大的「霸凌」,立即撤回投放給北京亞投行的2.56億美元,立即向世界貿易組織投訴中方針對加拿大進口產品的報復,研究對中國產品徵收報復性關稅等。但是,加拿大自由黨政府沒有改變對中共的綏靖政策。

2019年底的一份民調顯示,44%的加拿大人表示,自由黨政府表現非常差或有些差,27%的人表示表現一般,另有27%認為表現好。而在2015年,自由黨在選舉中獲勝利時,60%的加拿大人說自由黨表現好。

華為的5G技術誕生在加拿大

雖然加拿大按照加美引渡條約,逮捕了華為副總裁孟晚舟,但加拿大政府對是否禁止華為5G,目前還沒有定論,對華為審查的進展,自由黨政府一直秘不外宣。

保守黨強烈要求自由黨政府禁止華為參與加拿大5G建設,指出華為5G網為中共在加拿大搞間諜活動大開方便之門。加拿大軍方也有同樣擔心,認為可能損害加拿大與美國、澳洲、紐西蘭、英國的五眼聯盟國之間的安全合作及情報共享。

2008年,華為首次在加拿大註冊分公司,孟晚舟是創始董事之一。2013年,她不再擔任董事職務,但仍然來加拿大分公司視察。孟晚舟參與了華為與電信商Wind Mobile(現為Freedom Mobile)的談判,以給供應商提供融資作為誘餌,最終達成協議。

戰略新聞社(Strategic News Service)首席執行官馬克.安德森(Mark Anderson)對《大紀元時報》說,「華為以比市場價低約40%的價格,迅速佔領了國際電信設備市場……因為它們是一家與中共有關的公司。」

加拿大曾經擁有王冠級技術的世界級電信設備公司——北電(Nortel)公司,僱用超過九萬名員工,市值一度佔多倫多證券交易所總值的三分之一。北電的技術實力非常雄厚,開發了很多產品,有些後來都沒來得及投產。但2009年,北電公司申請破產。北電前高級安全顧問布萊恩.希爾茲(Brian Shields)指責,從2004年至2009年,中共黑客一直在偷竊北電機密文件,導致公司最終消亡。希爾茲說,北電公司倒台的受益者就是華為。

2019年底,華為面臨美國的制裁,不得不將其在美國的整個研究中心,遷至加拿大。華為成功招募了原北電公司的全部五名頂級5G專家,同時也從思科(Cisco)、阿爾卡特朗訊(Alcatel-Lucent)等公司招募網絡人才。華為加拿大總裁李紅波說,華為的5G技術就誕生在加拿大。目前華為在加拿大擁有一千一百名員工,與幾十所加拿大大學以及六個全國性或地區性電信營運商保持著合作關係。據《環球郵報》報道,2018年,華為在加拿大繳納了八千一百萬加元的稅款,不過華為獲得了加拿大政府超過一億加元的稅收抵免。

根據華為加拿大分公司前僱員的說法,由深圳總部外派來的人員,大約佔加拿大總部員工總數的10%,他們每個星期六早上,必須參加中共(CCP)黨員學習。

華為還很快成為加拿大冰球之夜的贊助商。2011年,華為招募了加拿大主要電信商——貝爾公司的前高管斯科特.布拉德利(Scott Bradley),他也曾經是加拿大聯邦選舉自由黨候選人,在他的努力下,華為獲准在加拿大營銷。孟晚舟被捕後,加中關係緊張,布拉德利辭去了高級副總裁一職。

孔子學院在加拿大

2013年,加拿大安全情報局(CSIS)發表報告警示:中共政府領導人將孔子學院確定為「傳播宣傳和建立軟實力的組織」。該報告提到,人們認為,孔子學院不允許討論中共政府認為敏感的話題。

據加拿大廣播公司CBC報道,他們嘗試獲得加拿大學校與孔子學院之間簽署的合同副本,但發現,這是一件很棘手的事。他們接觸了八所高等院校,其中五所沒有回應,它們是:滿地可的道森學院(Dawson College)、多倫多的辛尼卡學院(Seneca College)、安省的滑鐵盧大學、卡爾頓大學和布魯克大學(Brock University)。

2013年,麥克馬斯特大學(McMaster University)因為有孔子學院教師投訴該學院的歧視性僱用行為,終止了與孔子學院的合作關係。

2014年,因大量當地民眾反對,多倫多公校教育局與孔子學院簽署合作協議前,決定退出。滿地可的康考迪亞大學和麥吉爾大學告訴CBC,中方也曾與他們聯繫設立孔子學院,但他們沒同意。麥吉爾大學認為,這樣的合作缺乏保障學術自由的措施。

新布倫瑞克省的教育部門已宣佈,將在2022年之前,完全退出與孔子學院的合作計劃,並將該計劃稱為是中共政府的宣傳工具。有滿地可當地居民對大紀元表示,希望學習中文,但明確拒絕孔子學院,可是仍然有一些學校,繼續維持孔子學院的運作。

加拿大自由黨政府對中共的幻想

2015年加拿大聯邦選舉中,自由黨獲勝,結束了十年的在野時期,取代保守黨執政,黨魁杜魯多(Justin Trudeau)也成為加拿大總理。自由黨重新執政後,一直對中共採取綏靖政策,還幻想能與中共達成自由貿易協議,出口更多商品到中國,中共當然一直敷衍。

2016年,杜魯多訪華,宣佈加拿大正式申請加入中共主導的亞投行,成為首個北美成員。

2017年,加拿大對中國貿易逆差440億美元,杜魯多借訪問北京之際,再次寄望雙邊自由貿易協議。結果,中共只由李克強出面接待,當面拒絕了自由貿易協議。杜魯多說,他就像一個男孩,本來期望在聖誕節收到一輛單車做禮物,結果只得到了一雙襪子。

《環球郵報》的政治專欄記者安德魯.科因曾發表文章預測,杜魯多在當選後,會像加拿大人所期望的那樣「抗議中國人權」,但是,會用不引起中共注意的音量。

2016年,杜魯多曾出席了多倫多華商會會長Benson Wong豪宅內的一次籌款活動,入場券每人一千五百加元。《環球郵報》報道,參加活動的,包括中國商人張斌(Zhang Bin),他是中共政府的政治顧問,是中共政府在全球推廣活動網絡中的一個重要角色。他在這次籌款活動後數周,與另一人合作,向老杜魯多基金會(Pierre Elliott Trudeau Foundation)和滿地可大學法學院捐贈了一百萬加元。張斌還是中國文化產業協會會長,該協會由兩個中共部委監管。

《環球郵報》還報道,出席這次活動的,還有長江國際商會會長劉萌(Liu Meng),他是中共黨員,在尋求海外合作夥伴、國外投資並拓展全球市場方面,得到大陸國有媒體讚揚。劉萌與杜魯多站在一起的照片,被刊登在大陸政府辦的媒體長江網絡上。

當時加通社披露的一份加拿大安全情報局(CSIS)內部文件,直指中共及俄羅斯政府通過各種方式,「針對加拿大的經濟、戰略利益、資產、社會機構及社區成員」進行滲透。

新民主黨國會議員安格斯(Charlie Angus)對《環球郵報》說,「我認為這個案例非常令人不安,因為這是一個有直接財政利益的人,他付了錢,就能接觸到總理。是否談論了商業議題,反而是次要的事了。」

年輕的杜魯多,依靠其父親的名聲進入政界。他的父親老杜魯多(Pierre Trudeau),曾擔任過加拿大總理十六年。1970年,老杜魯多承認了中共政權,建立了外交關係,1973年,老杜魯多還訪問北京,會見了毛澤東。隨後,老杜魯多把中共吹捧的白求恩,迎回了加拿大。但在加拿大,沒多少人知道誰是白求恩,只因為他以共產黨的身份到中國支援抗戰,就突然要為他塑像、建紀念館,完全沒有先例。但在老杜魯多的支持下,不顧各界反對,白求恩的塑像被安到了滿地可的市中心,至今本地人仍然不知道白求恩是誰。白求恩在加拿大安大略省的故居,也被修成了紀念館,但每年只有來自中國的遊客,到這裏參觀。

1940到1950年代初,老杜魯多曾對馬克思主義感興趣。由於他訂閱過左派的出版物,並且去莫斯科出席過會議,1950年代,老杜魯多曾上了美國政府的黑名單而被禁止入境。1976年,滿地可舉辦了夏季奧運會,因中共施壓,來自台灣的運動員被擋在門外。

加拿大的重災區魁北克省、滿地可市

加拿大疫情爆發後,東部的魁北克省、滿地可市,很快就成了加拿大的瘟疫重災區,截至4月16日,加拿大確診的28,381病例中,魁北克省就有15,857例,佔加拿大的一半,滿地可市報告7,281例,又佔了魁北克省的一半。魁北克省人口僅849萬,中共病毒感染率達0.19%,直追歐洲各國,是名副其實的重災區。

加拿大總理杜魯多父子,都是魁北克、滿地可人,杜魯多的選區就在滿地可的Papineau區。2019年聯邦再次選舉期間,當地民眾對杜魯多支持率明顯下降,但好像又無人可選,最終杜魯多仍然在選區獲得了51.1%票數,當選議會席位。當時全加拿大的總選票數,保守黨超過了自由黨,但自由黨仍然獲得最多議會席位,儘管失去了過半數席位的優勢,仍然繼續執政。自由黨的票倉,就在魁北克省和安大略省,安大略省目前是加拿大疫情第2嚴重的省份。

曾經在魁北克省長期執政的,也是自由黨政府,曾極力推廣所謂的北方礦產計劃,非常渴望中共能來大量投資,後來自由黨政府因貪腐醜聞下台。2019年9月底,滿地可的中領館舉辦所謂的七十周年國慶活動,魁北克省和滿地可市均有不同政客捧場,滿地可執政時間最長的前市長譚保利,曾被當地電台戲稱,一年裏有半年在中國。

魁北克省、滿地可的企業,也對中共抱有幻想。龐巴迪公司(Bombardier)是加拿大主要的航空、軌道交通企業,曾獲得過中國第一批高速列車訂單,被迫轉讓技術後,與西門子、阿爾斯通等一樣,很快被踢出中國市場。

龐巴迪公司還曾與中國中車公司合作生產地鐵,地鐵技術又被偷完後,中車公司以超低價進入北美地鐵車市場,不斷搶走龐巴迪在北美的客戶。龐巴迪家門口的滿地可郊區火車的一次招標,中車公司的出價僅是正常投標價的一半,搶走了訂單。好在滿地可的地鐵車使用膠輪,龐巴迪公司的技術沒有被偷去,算是保住了滿地可新地鐵列車的訂單。

數年前,中共又欺騙龐巴迪公司,說聯合設計中國支線客機,龐巴迪又信以為真,以為可以進入中國市場。隨後,中國的軍用飛機工廠,包括瀋陽、成都飛機製造廠,派出數百名的技術人員,長期在滿地可的龐巴迪公司偷技術,學完後,中國支線飛機的合同卻從未簽訂。

總部位於滿地可的加拿大鮑爾集團(Power Corporation of Canada),從1980年代起,就到中國投資,並自稱與中國許多高層領導人關係密切。2019年底,加拿大《環球郵報》披露,薄熙來的兒子薄瓜瓜,就在鮑爾集團工作。鮑爾集團的公司大樓就位於滿地可市中心,中領館在滿地可成立之初,就在鮑爾集團的總部大樓裏辦公,後來才搬到新的辦公地址。

滿地可不少親共社團、親共中文媒體,在加拿大自由的環境中,仍然替中共賣命,出賣良知,企圖操控華人社區,繼續給華人洗腦。在中共領導人訪問加拿大時,親共社團多次組織至少數千華人、留學生,前往首都渥太華歡迎,包吃、住、交通,還有補貼,只為擋住法輪功等抗議團體的橫幅、標語。

加拿大第二重災區安大略省

加拿大第二大重災區安大略省,截至4月16日,確診8,967人。魁北克省和安大略省,合計確診病例23,827人,佔加拿大確診總人數的82%。

華為加拿大分公司總部,目前就在安大略省的多倫多地區,華為在加拿大的研發中心,在首都渥太華,也位於安大略省。

安大略省政府機構中,曾有一位華裔面孔、陳國治(Michael Chan),擔任過安大略省旅遊及文化廳長。2008年,多倫多地區的萬錦市舉辦嘉年華活動,中共駐加拿大多倫多總領事朱桃英發現有《大紀元時報》的攤位後,轉身離開。事後,陳國治非常不高興,主辦方向陳國治口頭許諾,以後不再接受《大紀元時報》參加嘉年華活動。2011年,萬錦市又舉辦嘉年華活動,陳國治要求活動組織者,拒絕《大紀元時報》在活動中擺放攤位,以取悅中共領事館。

2011年,多倫多地區的烈治文山夏日嘉年華活動,《大紀元時報》成功申請了展位,但隨後又被取消。有消息人士說,活動主辦方之一,萬錦市加華聯會,將在當年的省選中,支持陳國治。中共外交部網站上,曾登載28篇報道,提到陳國治參加中領館組織的各種活動。2009年,中共邀請陳國治到北京參加中共建政六十年慶,並接受新華社採訪。

2016年,中共外長王毅訪問加拿大,在聯合新聞發佈會上,一名加拿大記者就中國人權狀況提問,卻被王毅大加訓斥,稱「偏見」、「傲慢」、「不負責任」及「完全不能接受」等。加拿大政府和新聞界都表示,王毅的言行不可接受。隨後,陳國治在加國無憂(51網站)刊登了一篇回應「王毅事件」的文章,大談應該從民生的角度看中國人權問題,這正好是王毅在訓斥加拿大記者時所強調的內容。

《環球郵報》刊文說,陳國治在文章中沒提中國目前的人權狀況,只談中國其它方面的變化。前加拿大多元文化部長康尼(Jason Kenney)也說,他經常拜訪大多倫多地區,對陳國治這樣的言論不覺驚訝。「我的感覺是,他(陳國治)有時候把自己看作非官方的中國大使。我從未聽到過陳國治針對中國的政策,強調加拿大的利益;也沒聽到過他針對中國的人權問題,強調加拿大的原則。」康尼還說,他曾親眼目睹陳國治在一個華人社區活動中發言,發言結束時他高舉握拳的手,用普通話大聲喊叫,當場有華人給康尼翻譯,喊的是「祖國萬歲」。康尼說,「我不認為他(的祖國)指的是加拿大」。

2010年6月,加拿大安全情報局(CSIS)局長法登(Richard Fadden)就曾指出,他擔心加拿大有兩名省級廳長受到中共政府滲透。《環球郵報》後來的調查發現,其中的一名廳長就是安大略省的陳國治。

安大略省、多倫多地區的親共華人社團,也一直企圖操控華人社區,加中關係理事會的共同創始人及執行會長曲濤,就是一例。正是他組織了華人媒體見面會,讓前加拿大駐華大使麥家廉,當著新華社和央視的面,給孟晚舟出主意,如何逃脫制裁。

曲濤還擔任多倫多華聯總會副主席。前中共駐悉尼總領事館政治領事、一等秘書陳用林說,全加華聯會是中共政府在加拿大的一個前線傘式組織。中國僑網上有這樣的表述,每當有違反中共利益的事情發生,多倫多華聯總會就會組織遊行抗議,或利用媒體維護中共政府的形象。2004年,該組織試圖阻攔多倫多市議會提出的支持法輪大法的議案。

2014年,在多倫多教育局舉辦的聽證會上,曲濤作為多倫多華聯總會的發言人,敦促教育局保持與孔子學院的合作關係。就在聽證會幾天前,多倫多華聯總會為即將離任的中領館副總領事舉辦了告別宴會,當時的中領館總領事房利,要求當地華人社團到多倫多教育委員會總部外集會,支持孔子學院。

2014年,多倫多華聯總會還為中共僑務辦公室(僑辦)主任舉行歡迎晚宴。僑辦是中共操控間諜的關鍵部門之一。2017年2月,當時的中共駐多倫多總領事館總領事薛冰,出席多倫多華聯總會第15屆理事會就職典禮,「並為新上任的理事頒發證書」。

多倫多教育局的關於孔子學院的聽證會,也邀請了加拿大安全情報局(CSIS)前亞太區主席朱諾-克也(Michel Juneau-Katsuya)先生做證,他說:「那些推動孔子學院進入教育局的人和團體,不僅是代表他們自己行事。有證據表明,中共政府,尤其是中共的情報部門在背後支持這項目(孔子學院)和這些團體。」

曲濤也是加拿大中國專業人士協會的創會成員、前任會長和理事會理事長,2014年,僑辦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辦第七屆華僑華人社團聯誼大會,加拿大中國專業人士協會獲「華社之光」獎。這是加拿大唯一獲得此獎的華人組織,全球只有十個組織獲獎。

曲濤的頭銜還有很多,如加拿大華人自由黨協會創會執行副會長、杜蘭加中文化中心創會主席、萬錦市華聯會副主席等。現住大多倫多的中國時事評論員、作家盛雪說:「曲濤一直積極組辦活動,創建明顯受中共政權控制的華人組織。多年來,他一直非常支持中共政權。」

加拿大防疫慢數拍

隨著加拿大疫情加重,加拿大各媒體開始討論,為甚麼加拿大防疫動作緩慢?

1月23日武漢封城後,世界上多個國家,都很快從武漢撤僑、對中國封關,加拿大卻聽從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建議,沒有對中國封關。傳聞不少去美國的留學生,先到加拿大待14天,抹掉過去14天在中國的旅行記錄,再去美國,就變得順理成章了。

2月份,美國總統特朗普曾與杜魯多通電話,應該討論了封關和邊界問題,估計也敦促了加拿大對中國封關。加拿大最早發現的病例中,就是從中國返回的人,可惜加拿大不聽勸告。

伊朗、意大利的疫情爆發後,加拿大還是沒有動作。加拿大最初的病例中,也發現了從伊朗回到加拿大的人,可惜加拿大仍然沒有警覺。

2月份,滿地可猶太總醫院被設為武漢肺炎定點治療醫院,但其醫院網站、包括魁北克省衛生局、以及加拿大衛生部的網站上,一直按照世界衛生組織的建議,稱傳染風險低,並照搬中共的說法,稱病毒來源於武漢華南海鮮市場。世界衛生組織幫中共掩蓋疫情,加拿大輕信WHO和中共,付出了代價。

3月份,世界衛生組織的高級顧問、加拿大醫生布魯斯.艾爾沃德(Bruce Aylward),曾領導世界衛生組織代表團前往中國考察疫情。4月14日,艾爾沃德本來安排出席加拿大眾議院衛生委員會聽證會作證,但卻突然取消了。之前,艾爾沃德曾接受香港記者影片採訪,當提到台灣防疫時,他直接掐斷了影片。

4月15日,保守黨領袖希爾說:「我們非常擔心世界衛生組織提供的信息的準確性,因此,加拿大政府有責任解釋為甚麼他們這麼多的決定都基於世界衛生組織。」他還說,「我們已經看到了專制、踐踏人權的中國共產黨政府如何對世衛組織產生過份影響。有證據顯示,(中共)壓制信息,感染病例數量不公開透明。」

現任加拿大阿爾伯塔省的保守黨省長康尼(Jason Kenney),在對全省發表講話時,也直接質問,為甚麼聯邦政府沒有及早封關?

在加拿大的疫情發佈會上,有記者不斷追問關於中共隱瞞疫情和世界衛生組織受中共影響等問題,總理杜魯多只表示,現階段就是專注對抗疫情,關於是否可以做得更好?是否哪個環節出了問題等檢討性工作,未來有時間可以再進行。杜魯多還表示,加拿大將繼續與聯合國附屬機構合作,因為這種病毒需要全球協調一致的對策。

3月14日,加拿大總理杜魯多的夫人索菲亞.格里高.杜魯多確診感染了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日前,杜魯多解除隔離後,表示現在加拿大的疫情可能要持續到7月份。不知這次瘟疫,能否讓加拿大政府醒悟,輕信中共的代價有多高。中共以十億口罩為條件,要挾法國接受華為,應該也會用同樣的方法,要挾加拿大,就看加拿大自由黨政府能否在大疫中清醒過來。

加拿大的疫情嚴重,再次印證,靠近中共、輕信中共的國家、地區和個人,會陷入大麻煩。減輕疫情和走出疫情的關鍵,首先就是遠離中共,不要再輕信中共,之後還應與其它各國一道,堅定地向中共追責、索賠,也許是能夠徹底走過這次瘟疫的最好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