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影響之下,中國金融風險內憂外患。銀行業不良貸款風險增加,一帶一路投資面臨虧本局面,經濟復甦方案更被認為無牌可打。學者分析,中共目前實際可用外匯甚至不足2千億美元。

中共承認實體經濟風險向金融業逐步傳導

中共央行旗下的《中國金融》近日發文承認,中國銀行業第一季利潤增速出現減慢,反映銀行業盈利能力有所下降。同時,由於中國金融周期與經濟周期並不同步,導致不良貸款風險暴露存在一定滯後性,並且疫情爆發以來,中國銀行業將面臨更大的不良貸款率及資本消耗壓力。

文章說,由於中共央行再度延長對中小微企業貸款還本付息的期限,已延長至2021年3月底,而對其它困難企業的貸款延期的期限也在協商中。隨著實體經濟風險向金融領域逐步傳導,銀行不良貸款將進一步增大。

有中共銀行風險管理部門的官員承認,即使銀行知道一些貸款人不太可能償還貸款,銀行仍要參與支撐企業。

中國一季度商業銀行不良貸款大幅增加。官方數據顯示,截止一季度末,中國商業銀行不良貸款餘額為2.61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增加4,549.9億元,其中僅今年第一季度的增量就達到1985.9億元,佔比為43.6%。

「一帶一路」投資被指有高風險 多爛賬

中共近年來大幅投資「一帶一路」項目,期望取得豐厚回報,但經濟學家認為,中共病毒影響之下,這些投資項目可能連成本都難以收回。

近日,經濟學家何清漣接受法廣採訪時表示,「一帶一路」沿線36個國家中,有90%沒有進入三大國際評級系統的主權信用評級,信用非常不好,這本身就註定中國的投資有高風險,將會陷入巨大的爛賬泥潭。

例如津巴布韋,2016年就聲稱要外資國有化,要求所有的外商投資必須讓出51%的股份,中國政府那一單就損失了六億多(美元),利比亞戰爭後就賴掉了200多億美元;如今中共病毒疫情期間,非洲首先就要求免除1700多億美元債務,非洲國家在聯合國的代理人立刻表示非洲疫情很嚴重,需要一萬億來應對風險。

中國經濟復甦無牌可打

何清漣還認為,中共官方此次兩會甚至沒有設立經濟增長目標,原因在於根本對於經濟復甦無牌可打。

原因以下有幾點:首先,債務過高。中國的債務包括中央地方兩級政府的債務、企業和個人債務三大部份。總負債率已經高達GDP的303%,有極大的風險。

其次,投資和消費是經濟發展的兩個輪子,僅僅有投資,但債務過高會擠壓消費,人們的消費力就會降低,經濟也無法發展。

第三,來自歐美和其他各國的訂單嚴重萎縮,企業根本無法開工,因此,中小企業面臨破產,失業問題更加嚴重。如果把農村的失業者包括進去的話——中國的農村人口不算在就業人口中——可能達到30%以上。

中共可用外匯不足2千億美元

中國高達3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曾被認為是中共經濟實力象徵。

旅美經濟學家程曉農近日在澳廣SBS撰文分析,雖然中國持有的外匯儲備目前仍達3萬億美元,但其中可機動使用的不到2千億美元。

他表示,因為中國有高達2萬億美元的外債,其中大部份是短期債務,再加上屬於在華外企隨時可撤資的5400億美元直接投資,3萬億美元外匯儲備當中,中共可自主動用的僅有4600億美元。

但是這4千多億美元當中,支付2個月進口所需要的安全外匯存量就高達3千億美元,剩下的機動外匯只有區區2千億美元而已;按照美中經貿談判第一階段協議中方的美國產品採購承諾,今明兩年就會耗盡這些機動外匯。所以,中國表面上外匯儲備世界第一,其中85%是向別人借來的,捉襟見肘的困窘一目了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