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31日,為期四天的中共四中全會,在千里之外香港警察的催淚彈和盟友北韓發射導彈的呼應中,落下帷幕。但全會公報卻是一堆空話、大話、套話的官樣文章。

不出意外,會議公報顯示這是一次沉悶、空洞的大會,未出現任何人事、經濟或政治重大變動。但出乎意料的是,公報不但未提外界早先熱議的接班人等話題,就連當前最急迫的經濟下滑、貿易戰、香港危機等政治經濟問題也未觸及,而是大談所謂的「國家治理現代化」,或者說維穩現代化。這種結果顯示,中共對內憂外患束手無策,只會在「維穩」上下功夫。

原本預定在2018年下半年舉行的中共四中全會,卻延至2019年年末才舉行,這在中共歷史上相當罕見。再加上國內經濟持續下滑,中美貿易戰不斷升級,香港民主風暴牽動世界,種種衝擊經濟、動搖中共政權的大事件風起雲湧,令差點難產的四中全會格外引人注目。

只是,10月31日的四中全會公報給外界潑了一盆冷水。公報內容空洞無物,全是黨文化的官話套話。不過,中共這個了無新意的公報卻也露出些許端倪,洩露出四大不尋常之處。

第一、避談貿易戰,經濟無對策。

中國GDP增速降至30年新低,債務規模攀至新高,再加上出口萎縮,投資增長乏力,中國經濟急需刺激和增長、以防止債務泡沫破裂,引爆系統性金融危機。

但面臨經濟危局,中共四中全會未能提出任何刺激經濟的新舉措。公報只是強調堅持完善「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鞏固發展公有制經濟」,同時「鼓勵、支持、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等等。

但這些只是中共的官場套話,說一套做一套。中國經濟現狀就是「國進民退」,而且隨著貿易戰升級,債務危機加劇,民企在缺乏銀行資金支持的大環境中,生存越發艱難,國進民退也越發嚴重。

大陸章姓歷史學者告訴BBC說,「經濟上的舉措基本上沒有談——基本上是在談黨建和以黨治國……凡是出現這樣的情況,一般都是有很多事情擺不平」。

第二、政治現代化或維穩現代化。

中共這次會議重申並強調了「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外媒稱之為中共的「政治現代化」,或繼中共「工業、農業、國防、科學技術」四個現代化之後的,第五個現代化目標。

香港時評人劉銳紹告訴BBC,這個其實就是用經濟、政治、監控等手段保證中共政權穩定。劉銳紹認為,中共會進一步收緊政治,利用人臉識別和信用管理體系,加強對民眾的監控。

簡言之,中共的「國家治理現代化」就是升級維穩,維穩現代化。

第三、港澳建立「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

中共公報雖然也提到堅持一國兩制,但香港風暴已令世界認清了其真面目。所以四中全會對港澳的這個新表述,可能才是中共的政策重點,讓人懷疑,中共是不是在為香港重啟「23條立法」釋放訊號。

「23條」很像中共當初的「反革命罪」,它不僅剝奪了港人的人權,而且中共通過香港,在向國際社會散佈白色恐怖。當年50萬香港人上街反惡法,最終迫使港府撤回了惡法。

第四、中央候補委員缺席三人,預示新「老虎」?

四中全會雖然沒顯示人事異動,但出席人員卻出現了些許異動,或預示新的「老虎」將落馬。

今次四中全會,中共第十九屆中央委員除了鄭曉松、劉士余外,全部到會。

在缺席的中央委員中,鄭曉松於2018年10月在澳門中聯辦主任的任上墜亡,中共稱其患上「抑鬱症」。該病在中共官員中頗為流行,幾乎所有「自殺」的官員都被當局宣稱患有抑鬱症。

前證監會主席劉士余2019年1月改任供銷合作總社黨組副書記後,於今年5月向中共紀檢委「主動投案」。

第十九屆中央候補委員中,有三人缺席,分別是中共重慶市委副書記任學鋒、中國建築工程總公司董事長官慶、中國移動技術部總經理王曉雲。

其中,任學鋒和王曉雲缺席原因暫時不明,但官慶疑似落馬。1964年出生的官慶正當壯年,在中建集團任職總經理、董事長近10年,但在今年9月被免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