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2日,中共人大正式向世界公佈了香港國安法的草案,其全名叫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草案)》。此案一出,數百萬香港人及香港逾三百八十多名區議員一起斥責中共「赤裸裸地撕毀契約」的惡行,要求中共立即撤回提案。然而,中共《人民日報》以「體會人民至上的真味」為題,再次鼓吹中共「沒有自己的小算盤」,「沒有自己特殊的利益」,「黨在任何時候都把群眾利益放在第一位」。可中共卻偏偏不提當下香港群眾最為關心的切身利益——港版國安法。這無疑再次讓世界體會到中共的邪黨真味——中共的一切承諾皆不可信。

5月23日,來自世界23個國家的資深外交政策立法者和資深政治家警告說,中共對香港推行的新安全法是對香港的權利和自由的「全面攻擊」,「是不能容忍的」。他們呼籲國際政府團結一致抗衡中共「公然違反《中英聯合聲明》」。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將港版國安法描述為香港自治的「喪鐘」。5月21日,美國總統特朗普明確表示,如果中共真的對香港強加安全法,美國將會「強烈回應」。事實證明,除了中共這類殘暴獨裁者自認為港版國安法是「堵國家安全的漏洞」外,其他人都認為這是中共壓迫港人基本人權與對抗西方自由主義思潮的重要手段。

為何大多數香港人和世界很多國家的政要都一致反對港版國安法?難道這些人全是中共邪黨所稱的「反華勢力」和「港獨分子」?據了解,《草案》針對的重點打擊對象,主要有四種「罪名」:顛覆國家政權、分裂國家、恐怖活動,以及外部勢力干預。此外,《草案》要求中共香港政府要建立「健全維護國家安全的機構和執行機制,強化執法力量,加強維護國家安全執法工作。」說到底,就是香港必須建立一套跟大陸一模一樣的「國安機構」,並聽中共指揮。這意味著,中共的駐港「秘密警察」將全面地公開化,並可以不經任何程序抓捕任何人,這直接讓香港的「一國兩制」名存實亡,讓香港自由、民主和法制蕩然無存。毫不誇張的說,港版國安法實質就是殘暴獨裁者耍流氓的合法工具,有了它,香港的自由、民主、公平、法制、普世價值等這些東西都將蕩然無存,香港的一切都將「聽黨指揮」。

中共雖然是靠著「民主」、「科學」的旗幟起家的,但一直以來,它們骨子裏是反對「民主」,反對「科學」的,尤其是西方自由社會提倡的人權、自由、民主等普世價值,中共均扣以「西方自由主義思潮」的帽子加以打擊。為何一個自詡「沒有自己特殊的利益」,「在任何時候都把群眾利益放在第一位」的黨,卻總是排斥群眾渴望的自由民主,總是排斥群眾提議的多黨執政呢?非但如此,中共還總是強調廣大中國人要「聽黨指揮」,總是強調群眾的思想要與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為此,有很多中國人質疑,中共不是自詡把群眾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嗎?那麼請中共高層聽取廣大群眾的意見立馬解體中共邪黨可行?一個高層官員財產都不敢公開的黨,它居然說自己沒有特殊利益?!所以,中共眾多前後矛盾的邏輯,讓世人體會到中共邪黨的真味。

歷史反覆證明,中共的邪惡遠不止「言而無信」這麼簡單。從外表上看中共是一個建立在「假、惡、鬥」基點上的邪黨,而它的實質則是共產主義邪靈操控的毀滅人類的魔鬼組織,這就是為甚麼共產黨人總是那麼的狼性,那麼的流氓,那麼的凶狠,那麼的邪惡的根本原因。所以,中共它走到哪裏,哪裏就有災難,哪裏就有恐懼,哪裏就有死亡。1949年10月以前,中共把工人農民稱為階級兄弟,讓他們替中共搞革命擋子彈,死傷無數。現在中共把工人農民稱為農民工,需要的時候讓他們替中共搞建設,不需要的時候把他們貼上低端人口的標籤加以驅趕。可見,為了自己的特殊利益,中共經常「變臉」。同樣的,當中共利益需要時,五四請願學生就是「愛國的」加以紀念,當中共不需要時,六四請願學生就是「反動的」加以屠殺。同樣的學生,同樣的自由民主的訴求,卻有截然不同的遭遇,這到底是誰邪惡?

其實最能體現中共邪惡的莫過於中共近20年大規模的活摘人體器官暴行,此暴行至今仍在繼續。把中國人的器官拿去賺錢,這是中共的一大發明,更是其魔鬼本性的真實流露。據外界初步估計,中國每年至少有6萬—10萬起器官移植。中國連續多年成為世界器官移植大國,而且配型等待的時間極短,均間接證實中國存在一個龐大的活體人體器官供體庫,以滿足中共巨大的器官移植需求。把活人不施麻藥直接活摘盜取器官,或者發明腦幹對撞機殺人盜取器官,這些極其殘忍的手段均暴露出中共的邪惡真味。自去年香港反送中以來,很多香港市民被中共秘密警察殺死,中共官方均對外宣稱這些人均「死無可疑」,這種赤裸裸的紅色恐怖其實就是中共魔鬼本性的真實展現,這就是中共口中「人民至上」的真味,也是中共邪黨的真味。

真如中共《人民日報》所言「在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疫情面前,中國共產黨從一開始就鮮明提出,把人民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放在第一位」,武漢會搞得如此慘烈嗎?是誰在12月初接到人傳染人匯報時無動於衷?又是誰下令訓誡傳播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真相的醫生?又是誰直到1月23日武漢被迫封城前還在說公佈疫情會影響過節氣氛?又是誰嘴上說人民至上而背地裏卻幹著活摘人民器官,鉗制人民言論的勾當?所以,我們從中共的「好話說盡,壞事做絕」的言行間,體會到中共邪黨的真味。

曾經幾何,中共為求得對香港行使主權,對國際社會許下「莊嚴承諾」: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五十年不變。可如今香港被中共統治不到23年,關於香港問題的中英聯合聲明已成為了中共口中的「歷史性文件」,不具備約束力;香港是否高度自治已變成他國不得干預的中共內政;港人追求的民主自由已成為危害中共國家安全的重要漏洞;走上街頭表達合理訴求的香港市民已成為中共口中的亂港分子、港獨分子與暴徒;堅持向中共討說法的香港大律師已成了外通他國的「漢奸」;聲援香港人追求基本人權的國際政要已成為中共眼中的「反華勢力」……一時間好不熱鬧,但這恰好暴露出中共「黨定道德」、「黨定是非」的邪教本性,讓世界體會到中共邪黨的真味。

其實中共推再多的國安法都無法改變善良人們對中共邪黨的認識,無法挽救中共解體的宿命。香港之所以成為今日世界之香港,那是因為香港有國際社會普遍認同的價值觀、普遍認同的契約精神和法制精神,更有那數百萬堅守正義不畏強權的香港民眾。無論中共是否願意接受,中共肺炎這種大瘟疫實質就是衝中共邪黨而來。人不治天治,中共邪黨成員或替中共站台的人都將收穫應有的回報。現在中共急推港版國安法,除了遭到更多人強烈反感反對外,不會有任何正面的收穫,這只能讓世界體會到中共邪黨的真味,促使中共儘快解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