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0日,中共官媒稱,根據《香港特區國家安全法(草案)》(簡稱:港版國安法),中共將向香港派駐「維護國家安全公署」。該「維安公署」將不受香港法律約束,直接對中共負責,並通過中共精心炮製的四大罪,即分裂國家罪、顛覆國家政權罪、恐怖活動罪、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將香港徹底管控起來。外界輿論普遍認為,中共在港設立的「維安公署」就是針對香港的「東廠」機構,它無法無天,是赤裸裸的紅色恐怖,更是一場中國人權災難。

有觀察人士稱,就連素來包容萬象的老天爺,也對中共在香港設立「東廠」機構的暴行表達了不滿。6月18日至20日,中共在北京二波疫情爆發之際,堅持召開了全國人大常委會,意圖快速審議港版國安法草案。但會議首日,北京便遭遇狂風暴雨冰雹襲擊,一時間昏天黑地,狂風呼嘯。門頭溝、房山、平谷、大興和豐台等地出現6級以上短時大風,並伴有短時冰雹。無獨有偶,5月21日下午3時,在中共全國政協十三屆三次會議開幕的同一時,北京也曾突然黑漆如墨,暴雨冰雹接連狂砸,並伴著閃電直劈而下。當時,很多人發現場影片稱,兩會首日,北京現驚雷,白晝如夜,還有冰雹龍捲風。非常恐懼,好似世界末日了。異象不斷,瘟疫蔓延,中共逆天而行正遭到老天爺的回報。

6月21日,中國很多地區又上演了天文奇觀「超級日環食」,中共輿論稱這是一種「奇觀」。幾億中國人爭先圍觀,言談嬉笑好不熱鬧,但這日環食所代表的特殊意義有多少人明白?其實,「超級日環食」這是老天爺對中共一系列暴政的回應。《後漢書‧丁鴻傳》有雲: 「日者陽精,守實不虧,君之像也」。《晉書‧天文志》曰: 日蝕,陰侵陽,臣掩君之像,有亡國。唐代天文家李淳風在《乙巳佔》中直言:「日月兩體相掩映,從一邊起漸侵,或多或少,此為蝕也⋯⋯日被月蝕,陰侵陽,下凌上,咎在君王。」可見,日食是一種下屬侵凌君王的現象,但是咎(過錯)起於君王。

回顧一下當前中國正面臨的國內國外交困的局勢,現代中國人是不是覺得中國古人對日環食的論述太精闢,太準確了?當下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蔓延全世界,這不得「歸功」於中共當時「不要讓肺炎消息影響節日氣氛」的重大決策嗎?這不得「得益」於中共官方初期「人不傳人」的虛假宣傳嗎?當前北京疫情第二次爆發,這不得「歸功」於中共推行的全世界「最硬核最高效」的防疫模式嗎?這就是防疫的「中共經驗」和「中共模式」,在與天鬥過程中,中共邪黨輸得一塌糊塗。現在越來越多的國家正準備追責中共隱瞞疫情的責任,中國所面臨的國際局勢無疑會更加困難。

近幾年是誰把中國一步步帶進了「世界公敵」的坑裏?從不顧中國百姓冷暖,執意大撒幣搞一帶一路稱霸世界,到收買流氓國家對抗西方自由社會,處處與人類普世價值為敵;從大搞金錢外交,拉攏腐蝕各國政要,到以「孔子」之名在全世界傳播共產主義思想毒素;從驅逐低端人口,到推行全國環保關閉一切農戶養豬讓中國人沒豬肉吃;從大搞個人崇拜推行楓橋經驗嚴厲管控社會,到抓捕維權律師全國禁言禁評;從揚言武統台灣恫嚇美國,到如今與印度發生摩擦;從繼續大規模活摘人體器官,繼續迫害堅守「真善忍」的群體,到中英聯合聲明成為歷史條約,再到香港全民的反送中運動……這些終日與善類為仇,與人類普世價值為敵的勾當裏,哪一個沒有中共及其最高層的默許與指示?這不正是「咎在君王」嗎?

現在北京仍不顧香港全民反對,國際社會的嚴厲警告,老天爺的多次天譴示警,仍在強推港版國安法,並打算在香港駐派直接對北京負責的東廠機構——「維安公署」,等待中共的將是甚麼?肯定不是中共邪黨希望的「安全」,而是更大的天譴,接連不斷的災難與被國際追責制裁。6月19日,歐洲議會以565票讚成、34票反對、62票棄權通過決議,決議稱若中共對香港實施「港版國安法」,歐盟應將中共告上海牙國際法庭,並利用經濟槓桿對中共施壓。

6月17日,中共外事辦主任楊潔篪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會晤,美方罕見的稱楊為中共政治局委員,這表明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自由社會終於明白了甚麼是中國,甚麼是中共。鑒於此,日前美國國會正提議對25名中共政治局委員及家屬,採取史上最嚴厲的制裁手段。在楊潔篪與蓬佩奧會談期間,美國總統特朗普有意簽署了一項維吾爾人權法案,要求對鎮壓新疆維吾爾族人的中共官員進行制裁。可見,中共在香港強推的港版國安法非但沒能使自己更安全,反而把自己搞到人人喊打,人人喊制裁的尷尬地步。

在國際上,中共被各國施以高壓,其黨官被國際社會制裁,在國內,中共邪黨的日子會舒坦些嗎?答案非也。香港市民正在籌備全民大罷工行動,抵制中共的東廠機構入駐。而中國大陸有近6000萬城鎮失業大軍正盼望中共邪黨早日解體。據中共保守估計,今年前4個月,中國失業率分別為5.3%、6.2%、5.9%、6%,中國失業人數大約有5378萬人。雖然中共政府報告號稱,2020年實現城鎮新增就業目標900萬人以上,但中共也無法確定疫情是否會重啟,更無法保證未來幾個月經濟持續向好。此外,7月後,874萬應屆畢業生將面臨就業,其中74.27%的大學生至今仍未找到工作。這意味著6000萬城鎮失業大軍裏不再是一群烏合之眾,他們中多了有辦法的幾百萬高級知識份子。

此外,中共現行的城鎮就業統計標準並未將農民工群體納入統計範疇,但農民工的就業問題才是中共的心腹之患。中共人社部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中國農民工總量達2.9億,其中1.7億人外出務工,7500萬人跨省務工。這些工人大多分佈在本市製造業、批發零售業、住宿餐飲業等中小企業。因這類企業今年受疫情影響很大,農民工受到的失業衝擊更為直接,部份農民工不得已返回家鄉,截至3月6日,仍有5200萬農民工滯留家鄉未返工。中共直言,近年來中小企業成為承擔中國就業的主要力量。目前中小企業貢獻了中國近50%的稅收、60%的GDP、70%的技術創新和80%的就業。然而僅在一季度,就有超過46萬家中小企業倒閉,還有一些正在倒閉的路上。可見疫情持續發展,中國與世界的關係繼續惡化,中國將遭到國際社會的制裁,幾億中國人失業已成定局。這幾億失業大軍,遠比中共邪黨的黨衛軍多得多,這是一股足矣解體中共邪黨,改變中國命運的力量。若到此時,等待中共的將是甚麼?

現在中共高調拋出「維安公署」之類的東廠機構駐港,無疑將會引發香港民眾更大範圍的抗爭,同時定會遭致國際社會的全面制裁,令中國的外貿出口停滯,加上持續蔓延的瘟疫,中國房地產泡沫會被刺破而崩盤,中國按揭將集體停供,全面引爆中共的金融危機。若幾億人的失業潮如期而至,等待中共的將是甚麼?誰又會被送上歷史的審判台,去接受全人類的公審。「東廠」機構駐港,等待中共的無疑將是更大範圍的天譴與災難,直至中共邪黨徹底解體,這就是現實版本的天滅中共。而等待中國的將是陣痛後的重生,中國定將迎來沒有中共邪黨的新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