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威夷時間6月17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與中共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在當地一軍事基地會面,舉行了近7小時的閉門會議。會後兩小時,中共宣佈人大將在18日的會議上審議「港版國安法」。這表明,中共視其政權安全為首要大事,雙方原則性分歧難以消除。

中美官方各自表態

事後,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說,蓬佩奧在會上強調了美國的利益,表示兩國在商業、安全、外交上,需要「全面互惠交易」,在對抗疫情時,需要完全透明地分享訊息。蓬佩奧18日發推表示,楊潔篪在會晤期間「再次承諾履行兩國之間第一階段貿易協定的所有義務」。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稱,楊潔篪在對話中闡明了中方對發展中美關係的基本態度以及在台灣、涉港、涉疆等重要敏感問題上的立場。中方堅決反對美方干預香港事務的言行等。

美國助理國務卿、負責東亞和太平洋事務的史迪威(David Stilwell)參與了夏威夷中美會談,據美國國務院官網消息,史迪威在簡報會上表示,中方在閉門會談時的態度「不是很有幫助」(not really forthcoming)。他不認同中共外交部對這次會晤的描述,認為那是「片面的」。

史迪威說:「我們尋求的不只是口頭表達,而是實際的行為以及事後跟進。我們期待(中方)重新考慮在香港實施國安法。」

中美關係前景如何?

關於蓬楊會,中共稱「應約」,而美方知情人透露,中方先提出見面的要求。根據當前形勢分析,中共主動邀約的可能性更大,因為中共在多方面處於被動,它急於突圍。會談之所以發生,說明雙方都希望摸清對方底牌,看有無緩和緊張局勢的可能。不過,結果顯示,談了,可談不攏。

目前,中美關係降至四十年以來的最低點。貿易戰、科技戰、人權戰,環環相扣;中共瞞報疫情且向美國「甩鍋」,又要在香港推行「國安法」。美國重拳反擊,調查病毒源頭及中共隱瞞事實等真相,並宣佈撤銷香港特殊待遇、制裁損害香港自治的中共與香港官員等舉措。今年「六四」紀念日前夕,蓬佩奧首次在國務院與四名天安門事件倖存者會面。這些動作都打痛了中共,也讓外界高度關注兩國博弈的發展。

回顧歷史,1989年「六四」屠城後,西方多個國家和組織紛紛譴責中共並實施制裁,包括中止軍事合作,武器禁運,暫停外交往來,凍結貸款等。不過,中共的生意沒有受到太大影響。在美國的幫助下,中共於2001年12月正式加入世貿組織,逐步發展為製造業和出口大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華爾街的金融大佬,多國政府都被中國市場的商機和厚利所吸引,主動或不自覺地向中共輸送資金,令中共坐大。

然而,中共從來就不是一個可信任的國際成員。它利用增長的經濟實力加強對內壓迫,加強對外滲透和脅迫,同時,它的謊言和暴力從未停止。1998年10月5日,中共在紐約聯合國總部簽署了《公民權利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但是迄今該公約未獲人大批准。

「六四」後,中共持續迫害異見人士、自由信仰者、維權人士,濫用酷刑,甚至活摘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器官。近年來,中共不斷地收緊對信息和網絡的控制,打壓傳播真相的各界公民。從2019年6月至今,中共鎮壓香港「反送中」民主運動,並準備實施「港版國安法」,要徹底扼殺香港的自由。2020年,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凸顯中共政權失職、瞞報、草菅人命之危害。

對於美國,中共忘恩負義,屢次變臉。謾罵、求和、污衊、談判,萬變不離其宗——中共聲稱的「合作」,乃是要求美國符合它的規則、利益,且不得提出半點質疑,否則就是「反華」、「傷害中國人民感情」。這套把戲經營多年,將中共假、惡、暴之本質反映得淋漓盡致。

有網友指出,中共赴夏威夷會談,又是緩兵之計,能拖就拖。如今,中方購買美國的農產品,既可解國內之需,還可給人遵守協議的印象。中共的算盤是,以此或可換來美國在其它方面有所鬆動,不要對它步步緊逼。

但是,對於「港版國安法」,中共堅持不讓步。可見,這是中共的底線。所謂確保「國家安全」,其實是它的權力不容挑戰。中共知道,如果它給予港人自由,它的謊言和暴力就會被漸漸逼退,自由和真相的潮水必定會湧入大陸,那麼到時候,中共將面臨更大、更致命的抗爭。

6月18日,特朗普總統發推表示,美國保留和中國(中共)完全脫鉤的政策選擇。這或許可被視為特朗普對蓬楊會的回應。

一些西方政客認為,中美脫鉤並不實際,對美方未必有利。但是,看看眼前的例子吧:澳洲因為呼籲調查疫情而遭到中共的經濟報復,加拿大兩名人質至今被中共扣押。中共寧肯毀掉香港這個金融中心,也不能接受抵制的聲音。

現實表明,一個政府、團體或個人,假如與中共拍檔,勢必落入被牽制、被宰割的命運,說不定哪天,就成了中共案板上的魚肉,或許還是條「替罪魚」。

世界已經給了中共71年的時間,是時候放棄幻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