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百萬人染疫、數十萬人病亡,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疫情已給世界帶來巨大的生命和經濟損失。中共隱瞞疫情和世衛組織的不當舉措,都被視為對病毒擴散全球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這場大疫用生命為代價,讓國際社會認清了中共以及它對國際組織的滲透,會給人類造成多大的危害。

德媒5月8日報道說,德國聯邦情報局(BND)情報顯示,習近平1月21日與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通話,要求後者推遲發佈有關病毒人傳人的信息和大流行病警告。

美國、英國、澳大利亞等越來越多的國家,正在對導致疫情擴散的中共及世界衛生組織(WHO),進行調查和追責。然而,需要被調查的國際組織遠不止世衛一個。

疫情期間 世衛幫中共幹了啥

5月8日,美國總統川普再次批評世界衛生組織是中共傀儡。美國政府已經暫停了對世衛的資助,並對世衛展開調查。

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4月8日表示,美國將拷問世衛在疫情期間的作為。彭斯指出,川普總統1月份就成立了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工作隊,並暫停所有來自中國的旅行,然而那時世衛仍在繼續淡化中共病毒的威脅。

事實上,直到現在,世衛還在試圖幫助中共遮掩疫情真相,例如掩蓋病毒的起源。

5月5日世衛稱法國在去年12月就出現了中共肺炎病例,並敦促各國調查其它任何早期的疑似病例。

世衛這一言論,被認為是在回應稍早前美國對中共病毒起源的調查和指控。美國國務卿早前指,有證據表明病毒源自中國,甚至可能來自中共的實驗室。

不過,相較於事後遮掩的問題,世衛組織可能更得擔心,為直接協助中共散播病毒而擔責。

12月30日,李文亮「吹哨」示警類似沙士病毒疫情,世衛沒反應。12月31日,台灣提醒世衛,世衛充耳不聞。

1月14日,中共對內已經傳達各地衛健委對中共肺炎(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嚴陣以待,但對外堅稱病毒沒有「人傳人」。同日,世衛重複中共調子,堅持沒有證據「人傳人」。

1月23日,病毒始發地武漢封城。由於中共和世衛在國內和國外同時隱瞞疫情,致使封城前有500萬人離開武漢,疫情在無預警情形下擴散全國和全球。

此後,在中共大面積封城封戶的期間,世衛堅稱疫情尚不足以被界定為「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拒絕對國際社會示警。

甚至1月31日美國對中國實施旅行禁令後,世衛仍然堅持「不建議」對國際貿易或旅行實施「任何限制」,縱容病毒在國際間擴散,一直到3月11日世衛被迫宣佈疫情「全球大流行」。

在整個病毒傳播期間,世衛總幹事譚德塞一直堅持中共的宣傳基調——疫情「可控」,並反覆稱讚中共抗疫有力。

世衛為何替中共效命

世衛和總幹事譚德塞為何要給中共站台、幫助中共隱瞞疫情,甚至不惜賠上聯合國機構的信譽、犧牲各國民眾的生命健康?

實際上,美國每年向世衛支付4.5億美元,而中共僅支付3,800萬美元。那麼,世衛為何要聽命於中共?

中共直接拿下了那些有影響力的國際組織,派人當頭目。但是,怎麼拿下的?

就世衛而言,14年前中共就已經拿下了這個重要的聯合國機構。

當時中共挑選的候選人、香港前衛生署署長陳馮富珍,因為2003年沙士(非典)疫情中的失敗反應而備受爭議。不過,在中共力撐下,2006年11月陳馮富珍當選世衛總幹事。

2017年1月習近平訪問世衛組織,並會見總幹事陳馮富珍。(網絡截圖)
2017年1月習近平訪問世衛組織,並會見總幹事陳馮富珍。(網絡截圖)

在陳馮富珍的10年任職期間,世衛組織延續了她對疫情反應遲鈍的無能作風,徹底毀掉了世衛積累多年的聲譽。

更糟的是,自那時起世衛組織被「染紅」。陳馮富珍不但積極配合中共在國際上打壓台灣,例如2017年拒絕邀請台灣參加世界衛生大會;同時還配合中共對外滲透和輸出共產霸權,例如促成世衛與中共簽署了《關於「一帶一路」衛生領域合作的諒解備忘錄》。

2017年6月,陳馮富珍卸任,受中共支持的埃塞俄比亞外長譚德塞接任世衛總幹事。接手世衛的譚德塞,比陳馮富珍走得更遠。

譚德塞不但曾任命中共盟友、津巴布韋的獨裁者穆加貝為「世衛親善大使」,更是在中共肺炎疫情期間,幫助中共隱瞞病毒傳染性等風險,致使病毒蔓延全球,還屢次打壓、攻擊台灣。

中共已悄悄拿下各大國際組織

世衛組織在疫情中的不當行為及嚴重後果,讓國際社會真正開始審視中共對國際組織的滲透。

4月8日,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在接受霍士採訪時指出,中共已控制了三分之一的聯合國機構。

「過去十年來,中共政府一直在非常、非常積極地採取行動,試圖通過推舉他們的人當選最高領導人,來控制這些機構。當然他們也通過使用如世界衛生組織的譚德塞等類型的代理、殖民地代理的方式來影響、操控其它機構。中共政府已經控制了15個機構中的5個。」

聯合國十五個主要機構分別是: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國際民用航空組織、國際農業發展基金、國際勞工組織、國際海事組織、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國際電信聯盟、聯合國教科文化組織、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萬國郵政聯盟、世界銀行、世界衛生組織、世界知識產權組織、世界氣象組織、世界旅遊組織。

納瓦羅披露的、中共拿下的三分之一聯合國機構指的是,中共指派中共官員出任了糧農組織、民航組織、電信聯盟和工發組織的一把手;世衛組織則是由譚德塞這類殖民地代理替中共把持。

現任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總幹事屈冬玉,之前擔任中共農村農業部副部長。

2017年5月,中共民用航空局黨委書記馮正霖(右)會見了赴京參加2017中國民航發展論壇的國際民航組織(ICAO)祕書長柳芳(左)。(網絡截圖)
2017年5月,中共民用航空局黨委書記馮正霖(右)會見了赴京參加2017中國民航發展論壇的國際民航組織(ICAO)祕書長柳芳(左)。(網絡截圖)

現任國際民航組織(International Civil Aviation Organization,縮寫ICAO)秘書長柳芳,之前曾任中共民航總局國際合作司副司長。

現任國際電信聯盟(Inter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 Union,縮寫ITU)秘書長趙厚麟,之前曾在中共郵電部任職,被中共推舉進入ITU深耕多年,直到拿下秘書長一職。

現任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United Nations Industrial Development Organization,縮寫UNIDO)總幹事李勇,之前曾任中共財政部副部長。

即便沒被中共拿下一把手的許多重要國際組織,也都被中共安插了要職。

例如現任世界銀行常務副行長兼首席行政官楊少林曾任中共財政部國際財金合作司司長;現任世界貿易組織副總幹事易小准曾任中共商務部副部長,現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副總裁張濤曾任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

除此之外,還有前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師兼高級副行長林毅夫,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副總裁朱民,前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主席郝平等人都是中共推舉的代表。以及為數眾多的中共黨政官員,在上述機構以及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聯合國愛滋病規劃署等准國際組織內擔任中高層職位。

中共拿下國際組織後 幹了甚麼事

這些國際組織被中共拿下後,做了甚麼?它們執行中共的意志和政策,替中共攫取政治、軍事、經濟等各種利益。

以國際民航組織為例。ICAO每年都推出一個全球貨運榜單,2014年台灣上榜時被標名為「台灣台北」。但在柳芳2015年出任ICAO秘書長後,台灣在貨運榜單上就被標註為「中國台北」。2016年,ICAO還拒絕台灣出席三年一度的國際民航組織大會。

中共代理人為中共爭取到的,可不僅僅是這點虛名。2018年初的「M503航路事件」,就是國際民航組織(ICAO)直接替中共奪取政治和軍事利益。

2018年1月,中共單方面開啟穿越台灣海峽的M503由南至北航線,不但威脅到飛航安全,同時也減少了台灣防空預警時間。台灣向ICAO投訴,但後者置之不理,相當於替中共的台海制空佈局掃清了一個規則障礙。

另外,同中共推選的其它國際組織負責人一樣,ICAO秘書長柳芳也積極參與中共的政治戰略。2017年5月,柳芳接受中共黨媒採訪時稱,中共「一帶一路」戰略與國際民航組織的宗旨和目標相一致,ICAO大力支持「一帶一路」倡議。

2014年出任國際電信聯盟(ITU)秘書長的趙厚麟,同樣積極推進中共的「一帶一路」等擴張戰略,例如2015年起,趙厚麟推動ITU成員國與中共合作建設電信基礎設施。

同時,趙厚麟還支持中共控制的華為、中興等中國企業爭奪電信標準話語權、在全球搶佔5G市場。華為等中共企業輸出5G技術,被外界視為助中共擴大監控。

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UNIDO)總幹事李勇也積極推動UNIDO參與中共的「一帶一路」和「2025」戰略,中共的這兩個戰略被外界批評為是擴張霸權和盜竊技術。

作為世界上最重要的兩大國際金融機構——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自從楊少林、張濤等中共官員出任高管後,政策明顯親共,甚至公開批評美國對中共的抵制。

如世行副行長楊少林多次表態說,世行支持「一帶一路」。中美貿易衝突升級後,IMF副總裁張濤多次批評美國,為中共背書。

不過,聯合國等國際組織遭中共滲透的明顯標誌,莫過於2020年4月8日聯合國指派中共代表在人權理事會擔任監管。

「聯合國觀察」組織對此指出,讓殘忍且專制的中共政權監管聯合國人權機構,相當於讓縱火犯當消防隊長。霍士新聞2019年底曾披露,聯合國僱員多年來一直在檢舉,聯合國人權辦公室向中共提供批評其政權的人權活動者名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