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在這個以保障共產黨執政安全為首要目標的「抗疫方針」指導下,人們就看到一系列不正常的做法例如:封鎖消息、銷毀數據、鎮壓吹哨人、封殺網絡、虛報疫情等等。1月3日晚,武漢市中心醫院緊急召開會議傳達封鎖消息指示。該會議從頭到尾都沒有提醒醫護人員注意保護自己的詞語。這是一次嚴令醫院所有醫護對社會隱瞞疫情的會議,更是一次沒有人性的會議。

(一)封鎖消息

2019年12月30日,中共發出第一個封鎖消息的文件。當天,武漢市衛健委醫政醫管處發了紅頭文件《關於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緊急通知》中,要求各醫療機構「嚴格信息上報」,「各醫療機構要及時跟蹤統計救治情況,並按要求及時向轄區疾控部門上報有關信息,並同時報送市衛健委醫政醫管處,重大事項及時報送。未經授權任何單位、個人不得擅自對外發佈救治信息」。

2020年1月3日晚,武漢市中心醫院緊急召集各科室主任開會傳達封鎖消息的指示。根據財新網記者獲得的會議紀錄,會議首先通報,不明原因肺炎的病原檢測和病因溯源工作正在進行,已完成對華南海鮮城的衛生消毒工作,已發生44例,重症11例,暫未發現人傳人現象;會議透露,武漢市衛健系統已經進入戰時狀態,成立應對不明原因肺炎指揮部,要求各醫院進入戰時狀態值班,嚴格請假制度,原則上不安排休假,外出離開武漢必須報告。會議更強調要嚴明紀律,「講政治、講紀律、講科學」,不造謠、不傳謠,各單位看好自己的人,嚴明保密紀律,要求醫務人員不得在公共場合透露涉密信息,也不得通過文字、圖片等可能留存證據的方式談論相關病情。會議後,大家從江學慶(該醫院四名殉職醫生之一)筆記本記載著一段會議紀錄(見下圖):「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沒有人傳人的證據,十條紀律規定,保密紀律,不準到處亂講亂談……」筆記所錄就是1月3日的會議內容。換言之,這是強迫醫生集體隱瞞消息。

江學慶的會議筆記,記錄1月3日會議內容:強迫醫生集體隱瞞消息。(網絡照片)
江學慶的會議筆記,記錄1月3日會議內容:強迫醫生集體隱瞞消息。(網絡照片)

《南方周末》記者在採訪到這個會議的內容後感慨地說:「細看這個會議筆記我的心都涼透了,這次會議的重要性現在是可以想像的,至少也有三十分鐘,居然沒有一個字提到醫護人員的安全問題,全部都是冷酷無情的言語。『沒有人傳人的證據』、『保密紀律』、『不准請假公休』、『不準到處亂講、亂談』、『及時傳達到每一個人』,這些詞語看起來太刺眼睛了,從頭到尾都沒有一個提醒醫護人員注意保護自己的詞語,這是一次嚴令醫院所有醫護對社會隱瞞疫情的會議,更是一次沒有人性的會議,因此後來疫情大爆發武漢封城達五十多天一點也不意外了」。

不錯,為免產生不必要的恐慌,消息的發佈必須由政府機構集中「對外發佈」。不過,人民的知情權呢?2008年5月起施行、2019年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信息公開條例》,人民知道的有多少?當重大危機臨近時,如果大多數人不知道,政府有沒有責任?從去年12月1日的1例病例到一個多月後的成千上萬病例,正是對人民封鎖消息所造成!

中央封鎖疫情爆發的消息終於摀不住,1月27日武漢市長周先旺在接受中央電視專訪時對外界披露說:「我作為地方政府(的領導人),我獲得信息之後,授權之後才能披露,這一點在當時不被理解」;但是,「是1月20日國務院召開常務會議……要求屬地負責,在這之後,我們的工作就主動多了」。這番說話清楚表明是中共中央在封鎖有關疫情爆發的消息。

被要求銷毀文件的標題。(大紀元)
被要求銷毀文件的標題。(大紀元)

(二)銷毀原始資料

中共中央不但封鎖消息,而且還要求相關單位銷毀原始資料。

(1)2020年1月1日中央 禁止化驗且要求銷毀樣本

根據財新網的報道:一位基因測序公司人士透露,2020年1月1日,他接到湖北省衛健委一位官員電話,通知他武漢如有新冠肺炎的病例樣本送檢,不能再檢;已有的病例樣本必須銷毀,不能對外透露樣本信息,不能對外發佈相關論文和相關數據,「如果你們在日後檢測到了,一定要向我們報告」。

(2)1月3日中央發文 要求對疫情資料保密

又據財新網,1月3日,國家衛健委辦公廳發佈了一份名為《關於在重大突發傳染病防控工作中加強生物樣本資源及相關科研活動管理工作的通知》規定未經批准,不得擅自向其它機構和個人提供生物樣本及其相關信息;已從有關醫療衛生機構取得相關病例生物樣本的機構和個人,應立即將樣本就地銷毀或送交國家指定的保藏機構保管,並妥善保存有關實驗活動紀錄及實驗結果信息;疫情防控工作期間,各類機構承擔病原學檢測任務所產生的信息屬於特殊公共資源,任何機構和個人不得擅自對外發佈有關病原檢測或實驗活動結果等信息,相關論文、成果發表須經委託部門審核同意。

(3)1月7日關閉上海研究所 延誤發展疫苗進程

根據《南華早報》2月28日報道,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以下簡稱「公衛中心」)和復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張永振教授帶領的團隊,早在1月5日已完成武漢病毒的全基因測序,當日立即向上海市衛健委和國家衛健委等主管部門報告,提醒他們新病毒與SARS相似,建議採取適當措施防止疫情擴散,因為樣本採集來源的病人,病癥都非常嚴重。可是當局翌日(6日)卻以「整改」的理由關閉該實驗室。上海公衛中心臨時關閉,但當局沒有解釋原因,據中心的消息人士說:「我們曾經四次申報要求重開,但一直都沒有得到回覆」。關閉實驗室對科學家的研究有很大影響,因為他們正在與時間競賽,希望儘快找到控制冠狀病毒的辦法。不論「整改」的真正原因何在,在關鍵時刻廢了上海所的武功,客觀上就造成對防疫工作(特別是研發疫苗方面)的耽誤,使病毒有更多的散播機會。

人們實在難以明白,為甚麼大難當前,中共要禁止人們繼續進行化驗,已經做的化驗樣本要銷毀,對化驗結果要保密,甚至要關閉有重大發現的公衛中心。中共對武漢病毒採取這個態度,絕對延誤了對病毒的防控。筆者覺得,中共是為了避免負面信息帶來不穩定因素,從而威脅到其自身的統治利益,才不惜禁止人們對疫情從事必須的研究。

關於中共刻意隱瞞疫情並銷毀原始資料的惡行,終於被中共內部不滿這個政策的人員公諸於世。據《大紀元》3月1日報道,有人向他們提供了朝陽市衛健委2月23日發給遼寧省衛健委的內部文件。朝陽市衛健委在文件中說,該市政府辦公室已按照《關於穩妥處置有關信息的緊急通知》的要求,通知下屬朝陽市交通局、凌源市政府辦公室、龍城區政府辦公室銷毀有關新冠疫情的文件數據,並對接觸過數據的人員逐一排查登記,要求其簽署《保密承諾書》。 有關朝陽衛健委的文件見附錄。

這些銷毀原始資料的命令顯得十分不正常,只能夠解釋為中共最高當局意圖封鎖有關疫情的真相。◇

(轉載自眾新聞)

https://www.hkcnews.com/article/28875/

一)封鎖消息

2019年12月30日,中共發出第一個封鎖消息的文件。當天,武漢市衛健委醫政醫管處發了紅頭文件《關於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緊急通知》中,要求各醫療機構「嚴格信息上報」,「各醫療機構要及時跟蹤統計救治情況,並按要求及時向轄區疾控部門上報有關信息,並同時報送市衛健委醫政醫管處,重大事項及時報送。未經授權任何單位、個人不得擅自對外發佈救治信息」。

2020年1月3日晚,武漢市中心醫院緊急召集各科室主任開會傳達封鎖消息的指示。根據財新網記者獲得的會議紀錄,會議首先通報,不明原因肺炎的病原檢測和病因溯源工作正在進行,已完成對華南海鮮城的衛生消毒工作,已發生44例,重症11例,暫未發現人傳人現象;會議透露,武漢市衛健系統已經進入戰時狀態,成立應對不明原因肺炎指揮部,要求各醫院進入戰時狀態值班,嚴格請假制度,原則上不安排休假,外出離開武漢必須報告。會議更強調要嚴明紀律,「講政治、講紀律、講科學」,不造謠、不傳謠,各單位看好自己的人,嚴明保密紀律,要求醫務人員不得在公共場合透露涉密信息,也不得通過文字、圖片等可能留存證據的方式談論相關病情。會議後,大家從江學慶(該醫院四名殉職醫生之一)筆記本記載著一段會議紀錄(見下圖):「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沒有人傳人的證據,十條紀律規定,保密紀律,不準到處亂講亂談……」筆記所錄就是1月3日的會議內容。換言之,這是強迫醫生集體隱瞞消息。

《南方周末》記者在採訪到這個會議的內容後感慨地說:「細看這個會議筆記我的心都涼透了,這次會議的重要性現在是可以想像的,至少也有三十分鐘,居然沒有一個字提到醫護人員的安全問題,全部都是冷酷無情的言語。『沒有人傳人的證據』、『保密紀律』、『不准請假公休』、『不準到處亂講、亂談』、『及時傳達到每一個人』,這些詞語看起來太刺眼睛了,從頭到尾都沒有一個提醒醫護人員注意保護自己的詞語,這是一次嚴令醫院所有醫護對社會隱瞞疫情的會議,更是一次沒有人性的會議,因此後來疫情大爆發武漢封城達五十多天一點也不意外了」。

不錯,為免產生不必要的恐慌,消息的發佈必須由政府機構集中「對外發佈」。不過,人民的知情權呢?2008年5月起施行、2019年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信息公開條例》,人民知道的有多少?當重大危機臨近時,如果大多數人不知道,政府有沒有責任?從去年12月1日的1例病例到一個多月後的成千上萬病例,正是對人民封鎖消息所造成!

中央封鎖疫情爆發的消息終於摀不住,1月27日武漢市長周先旺在接受中央電視專訪時對外界披露說:「我作為地方政府(的領導人),我獲得信息之後,授權之後才能披露,這一點在當時不被理解」;但是,「是1月20日國務院召開常務會議……要求屬地負責,在這之後,我們的工作就主動多了」。這番說話清楚表明是中共中央在封鎖有關疫情爆發的消息。

二)銷毀原始資料

中共中央不但封鎖消息,而且還要求相關單位銷毀原始資料。

1)2020年1月1日中央 禁止化驗且要求銷毀樣本

根據財新網的報道:一位基因測序公司人士透露,2020年1月1日,他接到湖北省衛健委一位官員電話,通知他武漢如有新冠肺炎的病例樣本送檢,不能再檢;已有的病例樣本必須銷毀,不能對外透露樣本信息,不能對外發佈相關論文和相關數據,「如果你們在日後檢測到了,一定要向我們報告」。

2)1月3日中央發文 要求對疫情資料保密

又據財新網,1月3日,國家衛健委辦公廳發佈了一份名為《關於在重大突發傳染病防控工作中加強生物樣本資源及相關科研活動管理工作的通知》規定未經批准,不得擅自向其它機構和個人提供生物樣本及其相關信息;已從有關醫療衛生機構取得相關病例生物樣本的機構和個人,應立即將樣本就地銷毀或送交國家指定的保藏機構保管,並妥善保存有關實驗活動紀錄及實驗結果信息;疫情防控工作期間,各類機構承擔病原學檢測任務所產生的信息屬於特殊公共資源,任何機構和個人不得擅自對外發佈有關病原檢測或實驗活動結果等信息,相關論文、成果發表須經委託部門審核同意。

3)1月7日關閉上海研究所 延誤發展疫苗進程

根據《南華早報》2月28日報道,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以下簡稱「公衛中心」)和復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張永振教授帶領的團隊,早在1月5日已完成武漢病毒的全基因測序,當日立即向上海市衛健委和國家衛健委等主管部門報告,提醒他們新病毒與SARS相似,建議採取適當措施防止疫情擴散,因為樣本採集來源的病人,病癥都非常嚴重。可是當局翌日(6日)卻以「整改」的理由關閉該實驗室。上海公衛中心臨時關閉,但當局沒有解釋原因,據中心的消息人士說:「我們曾經四次申報要求重開,但一直都沒有得到回覆」。關閉實驗室對科學家的研究有很大影響,因為他們正在與時間競賽,希望儘快找到控制冠狀病毒的辦法。不論「整改」的真正原因何在,在關鍵時刻廢了上海所的武功,客觀上就造成對防疫工作(特別是研發疫苗方面)的耽誤,使病毒有更多的散播機會。

人們實在難以明白,為甚麼大難當前,中共要禁止人們繼續進行化驗,已經做的化驗樣本要銷毀,對化驗結果要保密,甚至要關閉有重大發現的公衛中心。中共對武漢病毒採取這個態度,絕對延誤了對病毒的防控。筆者覺得,中共是為了避免負面信息帶來不穩定因素,從而威脅到其自身的統治利益,才不惜禁止人們對疫情從事必須的研究。

關於中共刻意隱瞞疫情並銷毀原始資料的惡行,終於被中共內部不滿這個政策的人員公諸於世。據《大紀元》3月1日報道,有人向他們提供了朝陽市衛健委2月23日發給遼寧省衛健委的內部文件。朝陽市衛健委在文件中說,該市政府辦公室已按照《關於穩妥處置有關信息的緊急通知》的要求,通知下屬朝陽市交通局、凌源市政府辦公室、龍城區政府辦公室銷毀有關新冠疫情的文件數據,並對接觸過數據的人員逐一排查登記,要求其簽署《保密承諾書》。 有關朝陽衛健委的文件見附錄。

這些銷毀原始資料的命令顯得十分不正常,只能夠解釋為中共最高當局意圖封鎖有關疫情的真相。◇

(轉載自眾新聞)

https://www.hkcnews.com/article/28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