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試圖刪除、管理、掩滅非「正能量」的網絡內容,為全球疫情預警系統的成效,埋下地雷。台灣媒體《報道者》從加拿大的公民實驗室的研究報告中發現,這場封鎖,其實從2019年底,醫師李文亮在群組中提出武漢肺炎警告之後,就已開打。這種封網的行為對中國和國際社會抗擊疫情造成很大的傷害。

(三)以「散播謠言」 為名 嚴懲敢揭露真相人士

為了貫徹中共中央錯誤的「治疫」方針,當局除了隱瞞疫情、銷毀資料外,還對一些提出預警的醫生以及勇於揭露真相的記者、公民進行無情的打壓。其中最為人知的是李文亮醫生等8名「吹哨者」事件和之前的艾芬「發哨者」事件。

1. 12月30日艾芬事件

艾芬是武漢市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是武漢病毒疫情中最早向外界披露疫情的醫療人員,被稱為「發哨者」。 2019年12月18日,艾芬接觸首例肺部感染表現為「雙肺多發散在斑片狀模糊影」的華南海鮮市場送貨員。12月27日,她接診第二例病人,但此人沒有華南海鮮市場接觸史。12月30日下午,第二例病人送檢結果顯示感染了一種冠狀病毒。看到化驗單上標註有「SARS冠狀病毒、綠膿假單胞菌、46種口腔/呼吸道定植菌」等字樣,艾芬第一時間向醫院公共衛生科和院感部門報告,並轉發到科室醫生微信群。當天下午,這份檢測報告被該院眼科醫生、「吹哨人」李文亮發在同學微信群組裏,並被大量轉發。同日夜間10時20分,武漢市衛健委發來通知,大意是:關於不明原因肺炎,不要隨意對外發佈,避免引起群眾恐慌;如果因為信息洩露引發恐慌,就要追究洩漏者的責任。

2020年1月1日,艾芬再次向醫院公共衛生科和醫務處報告了多例病人的相關消息,希望能夠引起重視。她擔心,「一旦急診科醫生或者護士被感染得病了,就很麻煩」。然而,艾芬之後受到醫院監察科的約談。她自稱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非常嚴厲的斥責」。醫院領導對她:「作為武漢市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你是專業人士,怎麼能夠沒有原則、沒有組織紀律造謠生事?」

艾芬醫生受到醫院監察科的約談。她的領導以三連句來訓斥她( 如圖)
艾芬醫生受到醫院監察科的約談。她的領導以三連句來訓斥她( 如圖)

甚麼是「前所未有的、非常嚴厲的斥責」呢?《人物》文章沒有刊出,《南方周末》的文章也沒有刊登,但記者卻在他的網頁上補充了這些資料(見圖)。她的領導以三連句來訓斥她:「你視武漢市自軍運會以來的城建結果於不顧;你是影響武漢市安定團結的罪人;你是破壞武漢市向前發展的元兇」。這麼嚴重的指控,肯定將堵塞所有的言路。

2. 2019年12月31日 李文亮事件

李文亮( 左)和艾芬醫生。
李文亮( 左)和艾芬醫生。

李文亮將艾芬的截圖傳播出去當晚,即12月31日凌晨一時半即被醫院領導叫到武漢市衛健委詢問情況,天亮上班後又被醫院監察科約談,並在此後應要求寫下了一份《不實消息外傳的反思與自我批評》。1月1日17時38分,武漢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武漢發佈消息:「近期,我市部份醫療機構發現接診了多例肺炎病例,市衛健委就此發佈了情況通報,但一些網友在不核實的情況下,在網絡上發佈、轉發不實消息,造成不良社會影響。公安機關經調查核實,已傳喚8名違法人員,並依法進行了處理。1月2日,中央電視台新聞頻道全文轉播了這一消息,螢屏字幕上反覆出現「湖北武漢發現不明原因肺炎。8名散佈謠言者被查處」。李文亮被迫認罪。當日武漢公安當局對李文亮這一張訓誡書將永遠成為中共隱瞞疫情、鎮壓吹哨者的鐵證(見圖)。

除了扼殺醫護人員以杜絕其發放有關疫情的訊息外,當局還一手炮製了很多鎮壓尋找真相的人士。三位中國公民,方斌、陳秋實和李澤華,因揭露武漢疫情真相被抓,至今渺無音信。一、武漢居民方斌,拍攝至少5家醫院,錄下5分鐘內拖出8具屍體的畫面。2月10日,消防人員破門而入將方斌逮捕,至今下落不明。二、中共央視前主持人、公民記者李澤華,疫情期間報道居民真實處境,揭天價招聘屍體搬運工內幕。2月26日,他探訪武漢P4病毒實驗室,當晚被捕,隨後失聯。三、青島律師陳秋實,1月24日抵達武漢,探訪並用鏡頭記錄武漢多家醫院、殯儀館、居民小區,採訪市民心聲。2月6日晚,探訪方艙醫院後失聯。

(四)實行全方位 封殺網絡言論自由

封殺網絡言論自由是習近平親自下的決定。上文(本系列一)提到習近平在1月25日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上對抗疫他清楚指示,啟動官方所謂的疫情、輿情、心理三大戰場。會議當天,微信安全中心隨即發佈《關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相關謠言專項治理的公告》,要把違規者判最高7年的有期徒刑。於是,微信上「封號」聲不斷,許多人因不明原因,突然帳號不得使用。

台灣媒體「報道者」(The Reporter)3月4日發表一個專題調查:《中國網絡審查新災情——擋掉上百關鍵字、自封「全球抗疫典範」,中共如何打武漢肺炎輿論戰?》,詳細分析了中共在抗疫過程中全面封殺網絡言路的情況。

該刊訪問了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公民實驗室(Citizen Lab),了解到一個叫做「武漢人間」資料庫,儘量發佈在疫情肆虐武漢期間各方病人得不到醫治的垂危病人的呼號。資料庫裏超過1,300條武漢民眾的求助訊息,在封網的政策下,連這些求救的訊息都被消失了,這可是一條條鮮活的生命啊!

除了病人求助的訊息被認為是散播不實訊息及製造社會恐懼被刪除外,還有很多涉及所謂「敏感詞」的訊息被封。

「報道者」從加拿大的公民實驗室的研究報告中發現,這場封鎖,其實從2019年底,醫師李文亮在群組中提出武漢肺炎警告之後,就已開打。他們的「研究結果發現,在中國官方正式公佈疫情(按:1月20日)以及人傳人的可能性前三周,社交平台就開始封鎖相關字眼,而這有極大的可能代表在疫情散佈的早期,平台就收到政府要求進行封鎖」。公民實驗室在報告中寫道,在12月31日,也就是李文亮在群組中發出警告訊息的隔天,中國直播平台「YY」的言論審查清單,就新增了45個關鍵字,大部份與武漢地方政府組織、生鮮市場、不明病毒、SARS症狀相關,只要用戶的訊息裏包含P4病毒實驗室、海鮮市場等字眼,訊息就發不出去。

而在近10億人使用的微信平台上,公民實驗室則從中國疫情最嚴重的1月觀察到2月中,發現「審查名單」上至少新增516個關鍵字組合。以中國電話註冊的使用者,只要發出的訊息裏含有這516個字詞組合之一,訊息就無法送出去。

這種封網的行為對中國和國際社會抗擊疫情造成很大的傷害。公民實驗室研究員洛特絲盧昂(Lotus Ruan)在接受「報道者」專訪時表示,武漢肺炎疫情是影響全球的公共衛生危機,中國的審查卻連中性的名稱、事件、描述都會封鎖──當微信已成為中國國內甚至國際的主要訊息傳播平台之一時,這會嚴重影響疫情的判斷與發展。

在2019年12月31日,除了李文亮提出的警訊,全球傳染病防疫系統「全球疾病警報地圖(HealthMap)」、ProMED、BlueDot等組織,都公開發佈類SARS疾病在武漢出現的警訊。這些透過人工智能運算來預測全球疫情的系統,在武漢肺炎之前,已成功預測伊波拉、禽流感的發生,在SARS發生後,資料科學與公衛專家們透過醫療、保險、消費、飛航、地方新聞以及社交網站公開數據,試圖加強全球預警機制;但中國試圖刪除、管理、掩滅非「正能量」的網絡內容,卻為全球預警系統的成效,埋下地雷。

「報道者」說:「習近平的孤注一擲,化成過度廣泛的資訊審查,可能讓疫情的控制與公共健康跟著陪葬 ⋯⋯跟著中國政府的輿情戰豪賭的,不只是中國人民的公共健康,更包括全世界」。從現在疫情在全世界蔓延的情況,這個結論不幸言中。◇

(轉載自眾新聞)

https://www.hkcnews.com/article/28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