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克沙士州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周四(2020年4月30日)宣佈,他正準備制定一項法案,以禁止美國官員使用中共政府支持的技術平台。未來,美國政府機構將不得使用華為、騰訊、中興通訊、阿里巴巴和百度等中國公司提供的技術。

據霍士新聞報道,這項法案稱為《反中國窺探法》(Countering Chinese Attempts at Snooping,簡稱 CCAS Act),是由克魯茲與密蘇里州參議員霍利(Josh Hawley)一同草擬。

這項法案的目的,是為了反擊中共的間諜行動。依照該法案,美國國務卿和國防部長將共同提出一份名單。名單上會列舉出受中國共政府或中國共產黨「影響或控制的科技公司」,美國官員不得將政府資金,用於這些公司所「生產、營運或託管的社交媒體、電腦、手機應用程式與電信技術」。

克魯茲是參議院外交委員會的成員。他說,騰訊和華為等中國公司「偽裝成21世紀的電信公司,為中共進行間諜活動」。

「禁止使用這些平台,可阻止將美國納稅人的錢用於中國間諜設施的資本化,是保護美國國家安全的常識性措施」,克魯茲說,「這只是重新評估中美關係時,必須採取的一些措施。」

該法案可能中止美對聯合國部份資助

由於近年來中國在聯合國的影響力激增,聯合國頻繁使用中國科技公司的技術。克魯茲草擬的這項法案,可能讓美國停止向聯合國支付相關款項。

今年4月,據美國網絡雜誌《外交政策》報道說,受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影響,聯合國將75周年的相關活動改為線上舉行,大會所需的通訊服務與AI翻譯工具,則由中國的騰訊公司提供。報道一出,人權團體紛紛表示擔憂,經多名美國國會議員施壓,聯合國才決定暫緩。

然而,據霍士新聞的最新採訪報道,當問及騰訊的交易是否取消時,聯合國75周年慶(UN75)的發言人麗莎・拉斯卡里迪斯(Lisa Laskaridis)回答:「UN75辦公室仍在與騰訊進行磋商,尚未達成合作協議。」

不僅如此,根據英國《金融時報》2019年12月取得的文件,中興通訊、大華技術和中國電信等中國科技公司,正在協助聯合國制定新的人臉辨識和監控標準。

去年,負責國際安全與防擴散(Bureau of International Security and Nonproliferation)的助理國務卿克里斯・福特(Chris Ford)就警告,「華為、騰訊、中興、阿里巴巴和百度等公司,沒有能力對中國共產黨說不」,很可能淪為協助蒐集情報的工具。

「(協助蒐集情報)不一定會經常發生,但肯定會發生,只要中共認為有用並提出要求,就會發生。」福特說。

科技是中共迫害人權的工具

事實上,在中國保持高市值的企業,必須與中共維持著良好關係。許多中國科技公司也將協助中共外宣,當作企業重要目標,立場與中共高度一致。

如阿里巴巴集團創辦人馬雲,2013年談到六四天安門事件時曾說「派軍隊武力鎮壓學生在當時是最正確的決定」。

2015年12月,阿里巴巴更收購了香港英文日報《南華早報》(Th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並把「重塑中國的媒體形象」當作主要目標之一,讓這間多次獲獎、擁有百年歷史的報社,立場開始傾斜,逐漸成為政治宣傳的工具。

儘管阿里巴巴多次惹議,聯合國仍與其合作,在2019年9月推出「飢餓地圖」觀測系統。利用阿里巴巴的人工智慧技術,追蹤超過90個國家。

「甚於任何其它政府,北京已將科技作為其鎮壓的核心(工具)」,人權觀察行政總裁羅斯(Kenneth Roth)在《中國對全球人權的威脅》一文中寫道,「中國共產黨一向極力監視人民中的任何異議跡象,但不斷增強的經濟手段和技術能力的結合,已演變成一個前所未見的大規模監控政權。」

「人權觀察」的聯合國事務部主任夏邦諾(Louis Charbonneau)也說:「中國一直在試圖利用聯合國,掩飾其糟糕的人權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