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8日,美國國務院將五家駐美中共官方媒體指定為「外國使團」,它們是:新華社、前身為央視國際頻道的中國環球電視網、中國國際廣播電台、《中國日報》發行公司及《人民日報》海外版的美國總代理海天發展公司。

根據美國1982年《外國使團法》,這五家媒體必須向美國國務院登記其在美僱員和財產等信息。在租賃或購買新的房產前,他們還必須獲得事先批准。

美國國務院表示,這五家媒體被中共政府控制,不是獨立的新聞機構。美方一名高級官員表示,此舉是因應中共當局對媒體持續加強的控制,不過五家媒體在美的採訪活動不會受限。國務院將會把收集到的信息與情報部門等政府機構共享。

美方宣佈此新措施的時間點不同尋常。當下,全球正嚴肅應對新冠病毒肺炎危機,中共因信息管控和人為疏失導致疫情蔓延成為各國討論的焦點。美國的動作顯然是要阻截中共在信息領域的攻勢,而這與近幾年美國在科技和經貿領域打擊中共滲透一脈相承。來看前幾天發生的國際事件。

2月13日,美國司法部對華為公司提出了16項新的刑事指控,罪名包括竊取美國商業機密等。

2月15日,在慕尼黑安全會議上,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和國防部長埃斯珀(Mark Esper)在發言中譴責中共。蓬佩奧指出,中共不僅試圖影響其它國家的聯邦政府官員,也越來越多地干擾地方一級的民選官員。這種現象不只在美國發生,「在整個歐洲乃至全世界都在發生」。

埃斯珀說,中共正朝著錯誤方向更快地前進。中共對內鎮壓,盜取西方能力,威脅較小國家,並以一切手段、不惜一切代價地尋求優勢,對世界秩序構成破壞性威脅,全世界都應該警醒。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以後,美國政府針對中共的滲透採取了一系列反制措施,並且帶動了西方及世界多國跟進。美國國會、聯邦調查局、司法部和多位跨黨派政要,都在遏制中共這一議題上取得共識。中共的間諜和黑客等活動在美方調查中不斷被曝光並受到司法制裁,許多之前不為人知的內幕被揭開。

另一方面,中美貿易戰、香港反送中、中共企圖干涉美國大選和台灣大選等事件都從不同方面印證了美政府對中共劣行的指控。武漢疫情爆發,從公共衛生的角度提示世界:中共操控信息、壓制真相,危害已超出意識形態領域,將全球民眾置於病毒的風險中。因此,反制中共滲透的意義,不僅限於保護本國的知識產權、經濟利益和民主制度,也是在維護各國民眾的健康和生命安全。

中共利用官媒在海外輸出黨文化和各種謊言,替中共的滲透策略進行包裝,具有欺騙和迷惑性。因此,監督和限制中共駐美官媒,對中共當局和相關媒體人員能夠起到一定的震懾和制約作用。例如,上述五家黨媒必須向美國政府呈報僱員名單等信息,那麼這些職員的活動將受到美情報機構的注意,他們之前在中國的從業經歷也不會被忽視。如果有人曾涉嫌參與人權迫害,或曾參與干涉美國總統大選等項目,他們就有可能受到制裁,其在美工作簽證可能受影響。《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將香港《大公報》和《文匯報》列為審查對像便是明證。

對於中共官媒被美方列為「外國使團」,許多網友表示歡迎,但同時指出,要求「對等原則」更具實效。

有人說:「美國終於醒悟過來了,雖然晚了點,但也算是亡羊補牢。中共國所有的新聞媒體,包括最小的雜誌等都沒有一家可以真正算是獨立的了。大一點的肯定是政府控制的了,小的也必須受中共的監督,不能發佈或出版有哪怕一點點的對中共不利的信息或評論。有的根本就是中共的機器,對內起誘導作用。對外起欺騙宣傳作用。」

另一位網友說:「中美之間最大的問題是信息交流嚴重不對等。美國讓中共喉舌在美國肆無忌憚地歪曲抹黑美國。美國媒體卻遭中共無理封鎖無法向中國人民傳遞批評中共的聲音。美國真正該做的是跟中共對等交往。中共怎樣對待美國媒體,美國也怎樣對待中共媒體。不能單方面地照顧中共。」

幾天前,在慕尼黑安全會議上,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提及華為對於安全的威脅,中共前副外長傅瑩發言反駁。當時,德國之聲台長林堡(Peter Limbourg)在現場回應傅瑩說,「如果中國政府能夠允許包括德國之聲、BBC在內的媒體在中國落地,開放推特和臉書,您的表態就會有更大的可信度。」這番話贏得了在場觀眾的掌聲和叫好的口哨。

確實,信息對等應當是美國針對中共的下一步目標。中共媒體在美國境內已經長驅直入,潛在攻擊特朗普總統的付費廣告在美國公開發行。據美國海天發展公司網站介紹,美國五十個州和南美洲部份國家的讀者可以隨時訂閱《人民日報》海外版,另外,其在紐約、三藩市、洛杉磯設有三個代印點,這些城市的讀者可與北京同步看到當天的《人民日報》。美國的報紙是否在中國擁有同等機會?

去年10月28日,《國會山》日報發表了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約瑟夫·博斯科(Joseph Bosco)的評論:《特朗普總統對中國(中共)要求對等將能贏得「二次冷戰」》。文章列舉了中共在美國擴大媒體影響的具體動作,包括系統化地營運廣播和電視台,在美媒上購買版位,發行英語報紙,央視駐美國分部製作英語新聞節目向美國觀眾播出等等。

博斯科認為,美國尚未對中共實行全面「對等」,尤其是在戰略通信及雙邊競爭中的信息領域,他提出:「真相是西方反對暴政的最有力的武器。」

中共對內鎮壓和對外滲透,都離不開謊言洗腦。中共掌控所有國內媒體,一方面散佈愚民宣傳,一方面封鎖真實訊息。官方設立防火牆,屏蔽數千個境外網站,禁止中國網民自由登錄臉書、推特、油管等社媒,關閉講真相的網站,隨時刪帖和封號,查處要求言論自由的公民。可是在美國等國家,中共卻利用西方的民主和自由制度,大規模、大範圍地推動外宣,營造「文明」的政府形象,並且收購當地媒體、開設掩人耳目的媒體,步步為營,一切以顛覆為最終目的。

中共剝奪了十幾億中國民眾的知情權及言論自由,卻利用人民的血汗錢建立謊言的「新聞」堡壘,這一套邪惡的宣傳機制必須被打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