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隱瞞疫情導致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全球爆發,中共面臨全球追責和索賠之際,美國媒體刊登觀點文章說,經歷了中共病毒瘟疫的危機,全世界都在吸取教訓中,權衡與中共做生意的真正成本。

《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Charles Lane在華郵發表「這場危機讓我們了解與中國(中共)開展業務的真正代價」文章。文章寫道,公共健康與衛生並不是中共試圖通過各種黑箱操作威脅國際穩定的唯一領域。全球金融業,尤其是世界上較貧窮國家的金融業,也面臨著中共黑箱操作和潛規則所帶來的風險。以下是文章編譯報道。

中國的統治者(中共)隱瞞疫情,淡化了有關中共病毒的嚴重性、傳染性和其它相關信息,一直到「為時已晚」的時刻,也就是無論採取任何措施,都無法阻止病毒通過各種交通工具和與其它各個國家的經濟往來向全世界傳播病毒。

中共黑箱操作和潛規 給全球金融界帶來風險

在過去二十年來,中共政府向不發達國家提供了數千億美元貸款,這可能超過世界銀行和其它多邊開發銀行向這些國家發放貸款的總和,但這些中共貸款項目很少或根本沒有得到國際社會以及多邊機構的審查 。

在全球經濟崩潰的時候,非洲和亞洲貧窮國家的出口就會呈現暴跌,這些中國的債務國可能很快會面臨一個可怕的選擇:掏空國家所有的錢來還債,這樣會使他們的人民更貧困;或者違約,從而將自己國家的重要資產抵押給(債權國)中共。許多專家將這種情況比作1970年代和1980年代重創全球南方地區的「第三世界」國家債務危機。

國際機構和私有企業只能猜測中共政府的這種投資貸款項目可能帶來的後果,而無法搞清楚項目條款中的細節,如誰是項目的受益方、誰欠中共多少錢、用甚麼作抵押以及貸款的期限等等。

中共在海外瘋狂貸款的動機在於,它想充份利用其國內的多餘產能來賺取最大利益,同時還可以獲得國際上的政治影響,尤其是在那些自然資源豐富的貧窮國家。其核心是習近平的「一帶一路」倡議。中共為老撾、巴基斯坦和尼日利亞等國基礎設施項目提供了資金。

中共參與的項目 帶來欺詐、腐敗和浪費

中共政府的行為和美國過去主導的幫助貧窮國家發展融資項目有一個關鍵的不同點,就是中共往往以「軟性」官方貸款建立項目,而中共在貸款契約裏得到更多優惠條件;西方的發展貸款項目是通過私人銀行來融資的,而融資條件當然是利息的償還和抵押品。

中共卻使用國有銀行以市場利率向貧窮國家政府或其國有企業貸款。這些非洲和亞洲國家一般都缺現金,當他們對未來回報有著不現實期望時,他們就「有信心」和中共簽下協議。甚至腐敗官員可能將個人相關利益寫入秘密協議裏去。所以你會看到,這些中共參與的項目都會帶來欺詐、腐敗和浪費的困擾。

然而,由於中共政府和私人銀行混合貸款的性質,中共的國家銀行貸款不在兩個主要國際監管機構監督範圍之內。這兩個監管機構是:巴黎俱樂部主要監督政府之間信用貸款,國際金融組織主要是監督私有銀行對政府的貸款。

哈佛大學經濟學家卡門·賴因哈特(Carmen Reinhart)和來自德國基爾世界經濟研究所的兩位同事塞巴斯蒂安·霍恩(Sebastian Horn)和克里斯托夫·特雷佈施(Christoph Trebesch)用了兩年時間整理過去與此相關的銀行數據,他們發現到2017年,中共政府已向106個發展中國家和新興市場提供了4,000億美元貸款──其中一半沒有出現在多邊國際組織和信用評級機構的債務負擔記錄數據中。

他們研究發現,有50個發展中國家欠中共的款項至少佔其各自國家GDP的15%。其中有12個國家超過20%。

金融(借貸)定時炸彈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贊比亞可能很快將不得不放棄其借貸的抵押品──其國第三大銅礦,以換取中共政府的債務減免。在此之前的例子是:2018年,斯里蘭卡因無法償還基礎建設貸款,而不得不把一個主要港口租借給中共政府,租期為99年。

多年來,西方政府和金融記者一直呼籲人們注意這枚滴答作響的金融(借貸)定時炸彈,敦促中共政府加入巴黎俱樂部,並承擔隨之而來的透明義務。相反,中共政府則堅持一對一地與債務國打交道。

由於中共病毒的危機,中共政府改變了其過去立場,同意到2020年底,中共將暫停貸款給全世界76個最貧窮的國家。

由於不知道各國實際欠中共政府的債到底有多少,美國和西方債權方(包括政府組織和私營機構)都面臨著真正的風險,即他們向窮國提供的現金債務減免最終將流向中共的銀行。而更廣泛的結構調整仍需要北京的政策發生重大變化。

中共未能履行其全球公共衛生職責,國際社會絕不能讓北京通過保密和自我為中心等手段,逃避對全球金融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