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隱瞞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信息,導致疫情擴散到世界各地,目前遭到國際撻伐,因此急於將責任推給美國、意大利。專家分析,中共意圖控制所有人類,但卻無法控制病毒,這讓外界開始關注,中共政權是否即將崩毀於看不見的病毒。

秘魯作家、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馬里奧·巴爾加斯· 略薩 (Mario Vargas Llosa ),日前撰文批評,正是因為中國不民主的政治體制,導致全球現在有如活在中世紀瘟疫恐慌中。如果中國是民主自由國家,而非專制國家,全世界都不會發生這樣的情況。他直指瘟疫是上帝的懲罰。

台灣政治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教授李酉潭接受《大紀元》專訪時分析,中共極權專制這個巨大的惡龍,早就應該消失了,它向人們灌輸「無神論」,當大家眼中只有利益,就可以讓人道德無底線,這也可解釋中共隱匿疫情,造成全球經濟、性命損失,卻把責任推給國際社會的作為。

事實不重要 黨意志貫徹一切

對於中共專制體制,導致疫情一發不可收拾的說法。李酉潭表示認同。

他分析,首先中共沒有透明、自由、開放,以及問責制度。其次沒有新聞言論自由保障訊息流通,讓疫情不斷被隱匿,錯失防疫先機。第三,沒有公民社會互相監督,無法有效制衡。

第四,沒有開放地方自治。李酉潭說,「每一層級都有沒有自主空間,所有事情都需要往上報」,也就是不管疫情有多早知道,等從地方層層上報到中央,若是每往上呈報都延宕一些時間,到中央已經兩個月過去了,就是這兩個月讓疫情一發不可收拾。

為何歐洲的疫情會如此嚴重?李酉潭說,許多歐洲領袖都被中共所迷惑「因為它們太不了解中共,尤其是意大利,跟中共走太近了,所以他們現在疫情才會如此嚴重」。他們忽略了中共是極權專制,任何事都不透明,因此意大義才無法在關鍵時刻做出正確判斷。

許多歐洲領袖都被中共所迷惑,專家認為,「因為它們太不了解中共,尤其是意大利,跟中共走太近了,所以他們現在疫情才會如此嚴重」。意大利北部城市Vigevano一家皮革車間緊急轉型生產口罩。(MIGUEL MEDINA/AFP via Getty Images)
許多歐洲領袖都被中共所迷惑,專家認為,「因為它們太不了解中共,尤其是意大利,跟中共走太近了,所以他們現在疫情才會如此嚴重」。意大利北部城市Vigevano一家皮革車間緊急轉型生產口罩。(MIGUEL MEDINA/AFP via Getty Images)

歐美零號病人  中共黨員千里投毒

日前中共想要犧牲武漢一個省,來控制疫情。李酉潭認為,因為當初武漢封城前夕,武漢早有500萬人逃出向各國移動,結果讓歐美洲紛紛淪陷,尤其台灣、美國首例確診發現,全都是來自中國武漢的人士。

網友在推特上傳出一段影片顯示,3月19日,意大利首例病例,是武漢華中師大院長胡亞敏,是專門研究馬克思主義的中共黨員,經過49天治療離開傳染病醫院,轉入羅馬普通醫院。網友嘲諷,「原來千里投毒的是黨員,叫中共病毒太對了!」

網友提到,「這應該是意大利的零號病人吧,美國零號應該是西雅圖那位華人吧,各國的零號病人都是中共輸送出去的,還有臉到處甩鍋嗎?!」更有網友強調,「澳洲的零號病人是武漢回墨爾本的50歲左右的男性。」

武漢人逃亡路線 與歐美疫情吻合

對此質疑,英國南漢普頓大學大數據團隊「Worldpop」2月中就發現了一個驚人的現象。團隊用手機與航空數據,用大數據模擬描繪出武漢封城前近6萬人的移動軌跡,發現在武漢封城前逃離的人士散佈到中國以外的382個城市,其中以亞洲為多數,也包括了歐、美、澳等地,且這些人中至少有834名確診患者。6萬武漢人逃亡路線曝光後,意外的與歐美爆發疫情的區域有著驚人的巧合。

由於各國疏於防範,不知道中共隱匿疫情已很長一段時間,除了未警示中國人民加強防疫,還放任中國人民移動至全世界,造成全球淪陷,現在才又從歐洲傳播至美國,導致疫情無法收拾。

雖然美國、台灣這次對中國疫情提早嚴加提防,李酉潭說,但是歐洲各國過於大意,聽信WHO建議,結果成為防疫破口,從歐洲大爆發傳回美國,台灣近日境外移入確診病例,也呈現飆升狀態,最大的感染來源,其實就是由歐美各國回台灣的人士。

武漢人在封城前的逃亡路線,經過大數據演算發現,竟與歐美疫情足跡吻合。圖為武漢金銀潭醫院。(CHINA OUT / Getty Images)
武漢人在封城前的逃亡路線,經過大數據演算發現,竟與歐美疫情足跡吻合。圖為武漢金銀潭醫院。(CHINA OUT / Getty Images)


誤導世界WHO  背後影武者為中共

李酉潭舉出,WHO總幹事譚德賽在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期間,頻頻為中共緩頰,釋放錯誤資續訊,造成全球誤判情勢而讓病毒流竄全球,很多人都在質疑他已被中共「藍金黃」統戰策略所收買了。

為何WHO可以這麼力挺中共?對中共有深入研究的立法委員陳柏唯直指,中共對國際組織的滲透,危害不亞於「中共肺炎」。

他點出,譚德塞從2005年開始,前後11年在非洲埃塞俄比政府中擔任衛生部長、外交部長的政治背景;再提到埃塞俄比從2000年開始的18年間,已經向中共借了3674億台幣,更不用說,中共力推的「一帶一路」深入埃塞俄比興建大量基礎設施。

他更嘲諷,「遮住譚德塞的名字,我們根本分不出這是國際組織的發言、還是中共官員的喊話」!

防「武昌起義」再現

中共目前不斷透過外交體系和網絡言論,撇清中共肺炎起源武漢,更反過來嘲笑各國的防疫工作,並大舉炫耀中國的「抗疫」多麼成功,並向外宣稱病毒源頭是從美國而來。此言一出,讓各國瞠目結舌。

李酉潭說,這是為了煽動民族主義,向內激起中國人民的仇美情緒,背後的目的不外乎還是為了保政權。現在中國不只出現「吹哨者」,更有「發哨子的人」。

日前被稱為「吹哨者」的中國醫師李文亮,染中共肺炎病逝,引發不少中國人民憤慨,甚至武漢市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艾芬自稱自己為「發哨子」的人。艾芬在媒體專訪中談到,如果這些醫生都能夠得到及時的提醒,或許就不會有這一天,早知道有今天,管他批評不批評我,「老子」到處說。

許多旅居在國外的中國人,已開始醞釀發起湖北獨立。外界認為,這幾乎等同「武昌起義」再現。面臨到這樣的局面,李酉潭說,中共若再不甩鍋,當中國人民開始把矛頭指向中共政權,這是中共最害怕的事。

加上中國著名法學家、清華大學法學院前教授許章潤,以及中國公民運動家、法律學者許志永等人士,針對中共肺炎抨擊當局,當各種反對聲音出來了,只好把責任推到美國身上,對中國內部自吹自擂,疫情在中國已獲得控制,防疫經驗甚至可提供給國際參考等荒謬言論。

瘟疫來自上帝的懲罰

略薩還提到,歷史上自中世紀,瘟疫一直是人類最糟糕的惡夢之一,瘟疫是來自上帝的懲罰,懲罰那些不做祈禱,以及犯罪卻依舊不願悔改的人。

「無神論」是造成這次疫情擴散的最大原因之一,李酉潭分析,中共極權對內有效的統治基礎,就是無神論,只信仰強權,眼中只有利益,因此讓人道德無底線。「中共本身就是一個最大的宗教,以及黑幫」,在它們眼裏,只有中國共產黨是至高無上的,有任何宗教存在,就是挑戰中共的權威,這樣的形式與邪教沒有任何差別。

中共宣揚無神論,中國傳統信仰、建築早就在文化大革命破四舊時毀於一旦。 (Getty Images)
中共宣揚無神論,中國傳統信仰、建築早就在文化大革命破四舊時毀於一旦。 (Getty Images)

中共妄想主宰七十億人口

這個巨大的「惡龍」不只控制14億的中國人,非拿下台灣不可,更想透過一帶一路,塑造所謂世界共同體,意圖主宰全世界70億人,聽命與中國共產黨,控制全世界。李酉潭說:「但是極權專制,無法控制病毒。」

李酉潭認為,神是慈悲,同時帶領人尋找真相的力量,但在中共極權專制加上「無神論」,造成現今的中國人「心靈污染、人性扭曲」,對照中國目前的亂象,以及滲透、迷惑全世界所造成的混亂,都源自於道德的淪喪。他坦言,這種精神文明上的污染,在中國要重建將會是一段漫長的路途。

聯合抗共  逆轉危機

對於中共肺炎疫情,造成全球生命與經濟的損失,是否已讓各國意識到獨裁專制,無法與自由市場經濟同存?李酉潭表示,這可以從三層面來看,首先要看中國經濟受害程度有多大,其次是美國聯合全世界對抗中共的決心有多強。

最重要的是,自由世界國家是否能一起覺醒,尤其是這次受害最嚴重的歐洲各國,必須體認到中共才是對全世界最大的威脅,才可能逆轉目前遭遇到的危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