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蔓延至南美洲,厄瓜多爾成為震中,4月前兩周僅瓜亞斯一省就有數千人死亡。過去數年,厄瓜多爾政府不僅接受中共大量投資,還和中共合作打造「監視國」。

專家表示,中共對諸如厄瓜多爾這樣的國家放出了餌,厄瓜多爾最終竹籃打水一場空。

英國廣播公司(BBC)4月17日報道,厄瓜多爾(Ecuador)官方公佈,死於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的人數為403人,但來自瓜亞斯(Guayas)省的數據顯示,4月的前兩周內共有6,700人死亡,遠遠超過了該地區同期的正常死亡人數1,000人。根據官方數字,自3月初以來,瓜亞斯省共有14,561人因各種原因死亡,而該省通常每月平均死亡人數為2,000人。

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數據,厄瓜多爾迄今確診了8,225例中共病毒病例。但英國廣播公司的報道認為,缺乏廣泛的檢測手段或許是導致數據過低的原因。

如果以往年平均死亡人數為準(一個半月的死亡人數以3,000人計算),那麼到目前為止,僅瓜亞斯一個省,死於中共肺炎的人數為11,561人,是官方公佈的403人的28倍,而4月前兩周的死亡人數則達到5,700人,平均每天有407人因中共肺炎而死亡。

瓜亞基爾(Guayaquil)是瓜亞斯的首府,也是厄瓜多爾最大的城市,也是該國遭受中共病毒襲擊最嚴重的地區。由於死亡人數急劇上升,當局已經來不及處理,他們讓民眾將屍體包裹起來放在家裏,甚至放在街道上。

根據英國廣播公司獲得的影片顯示,居民被迫將屍體存放在自己的家中已長達5天,死屍已發出氣味。也有居民表示,在醫院,有的屍體已經存放了15天。當局還分發了數千個紙板棺材。

厄瓜多爾副總統奧托・索內霍爾澤(Otto Sonnenholzer)在4月初向該國民眾道歉,原因是政府對這一大流行病反應遲鈍。索內霍爾澤說:「我們看到了本不應該發生的畫面,作為你們的公務員,我表示歉意。」

《大紀元》特稿指出,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那麼民眾死亡如此慘重的厄瓜多爾和共產黨有甚麼瓜葛呢?

圖為2020年4月3日,在厄瓜多爾瓜亞亞基爾的一家診所外,警察看過屍體後說,需要等三天、才能有人力來拉走。(STR/Marcos Pin/AFP via Getty Images)
圖為2020年4月3日,在厄瓜多爾瓜亞亞基爾的一家診所外,警察看過屍體後說,需要等三天、才能有人力來拉走。(STR/Marcos Pin/AFP via Getty Images)

和中共合作 打造「監視國」

厄瓜多爾又名赤道國、香蕉國。自2012年以來,該國與中共合作,引進了一套完全由中共建造並提供資金的監視和響應系統,成了繼中國之後的另一個「監視國」。

厄瓜911(ECU911)是一個監控系統,中共新華網稱之為「中國企業為厄瓜多爾量身打造的國家公共安全應急指揮中心」。《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於2018年報道,該系統最初開始於2012年,中共為該項目提供了2.4億美元的貸款資金,其全國網絡由4,300個監控錄像頭,16個區域響應中心組成,並且有3,000多名政府僱員「勤奮地」觀看影片錄像,每年接聽數以百萬計的911呼叫。

但是,讓中共建立並幫助此類監視系統運作存在潛在的弊端。專家告訴《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厄瓜911對人臉識別等技術的使用可以使侵入性監視常規化。依賴於中國製造的設備監視系統也可能為中共情報行動提供大量機會,或為傾向於專制的政府提供強大的工具。

《外交政策》的報道認為,厄瓜多爾在全國範圍內使用統一的影片監控系統,在某些方面反映了中國的情況。自2015年以來,中共開始了一項雄心勃勃的「銳眼」計劃,中共花費了數十億美元用安全錄像機覆蓋城市,該計劃還大力推廣了AI輔助技術(例如面部識別)。在這種監視狀態下,民眾每天的一舉一動都被無聲地監視著。

王室聯合服務學院(Royal United Services Institute)高級研究員沙尚克・喬希(Shashank Joshi)擔心,從長遠來看,如此大規模的中共監視出口可能會鼓勵依附中共的專制主義原則,例如不受限制的監視和政府對民眾實施的高壓統治。

他說:「像(厄瓜多爾)這樣的國家可能很難獲得複雜的監視設備類型,當然可以買到現成的監視設備,但是中國(中共)所提供的是整個系統,從監控中心到處理軟件。當它們出口這些系統時,不僅只是設備商品,還伴隨著政治目的。」

厄瓜多爾遭受中共病毒侵襲。(STR/Marcos Pin/AFP via Getty Images)
厄瓜多爾遭受中共病毒侵襲。(STR/Marcos Pin/AFP via Getty Images)

除了「監視」投資 中共在厄瓜多爾的其它投資

中共一直對全球虎視眈眈,對厄瓜多爾這個盛產石油的小國家當然也不例外。除了「監視」投資,中共在厄瓜多爾的投資還有很多。

從2015年開始,中國葛洲壩集團和中國電子進出口總公司在一個名叫亞柴的小村鎮承建一個「亞柴知識城」,其中的建設包括教學樓、實驗樓、高等科技研究院、兒童中心、醫療中心等。

2015年1月,前任厄瓜多爾總統拉斐爾・科雷亞・德爾加多訪華,中厄建立戰略夥伴關係。2016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厄瓜多爾。中共海軍艦艇曾三次到訪瓜亞基爾港。

2016年8月16日,中國烽火科技集團參與投資建設的烽火拉美光纜廠項目,這是中共在拉美規模最大的光纜廠,也是中共IT行業在厄瓜多爾的首個高技術實體產業合資項目。

2016年11月,科卡・科多・辛克雷(Coca Codo Sinclair)水電站建成,該項目由中國進出口銀行向厄貸款16.8億美元,中國電力建設集團承建。

2019年7月18日,在首都基多,厄瓜多爾電信部、當地電信營運商CNT與華為公司舉辦了5G實驗局首發活動。

2018年12月12日,厄瓜多爾總統萊寧・莫雷諾(Lenin Moreno)訪問中國,與中共簽署了共建「一帶一路」合作諒解備忘錄。兩國並發佈聯合新聞公報,稱「雙方一致同意,繼續落實好油氣、礦業、基礎設施、金融等領域現有重大合作項目,不斷擴大農業、新能源、航空、電信、空間技術等領域合作。」 目前,超過90家中共企業在厄瓜多爾開展業務,合作項目涵蓋水利水電、路橋、銅礦、公共安全等領域。

厄瓜多爾還是唯一一個與中共互免簽證的南美洲國家。

中共出資並承建的水電站大壩出現裂縫

2018年底,媒體報道,厄瓜多爾中共出資並承建的水電站大壩出現裂縫。

中共向厄瓜多爾提供了約190億美元貸款,不僅包括這個大壩,還包括大橋、高速公路等建設。

作為中共「一帶一路」項目的一部份,中國進出口銀行為厄瓜多爾貸款16.8億美元,2010年開始「科卡・科多・辛克雷水電站」的施工,並於2016年投入使用。

《紐約時報》和《洛杉磯時報》均報道,該電站建成後投入使用僅2年,壩體就已經出現數千道裂縫,面臨瓦解。部份建築可能必須重建。

圖為這個名為「科卡科多辛克雷水電站」的大壩外部景觀。(CRISTINA VEGA/AFP/Getty Images)
圖為這個名為「科卡科多辛克雷水電站」的大壩外部景觀。(CRISTINA VEGA/AFP/Getty Images)

Power Technology報道,早在2014年12月,電站施工現場的一個隧道坍塌,造成13人死亡、12人受傷。這也造成發動機室內部的高壓管道部份損壞。

報道說,古柯河上的「科卡・科多・辛克雷水電站」(Coca Codo Sinclair)是利用聖拉斐爾瀑布的水源建設而成。

媒體Dialogo Chino報道,2020年2月2日,這道壯觀的瀑佈景觀完全停止了流動。文章中指出:「中國(中共)建造的『科卡・科多・辛克雷水電站』附近的標誌性景觀聖拉斐爾瀑布停止流淌,發生了甚麼?」

如今,厄瓜多爾國政府為如何支付這些項目的費用傷透了腦筋。國際社會早已警告過中共一帶一路的債務陷阱,然而這樣的警告並沒能讓厄瓜多爾政府意識到後果。

經濟學家:竹籃打水一場空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經濟學家漢克(Steve Hanke)認為,中共對諸如厄瓜多爾這樣的國家放出了餌。他說:「最終,這些國家有甚麼呢?竹籃打水一場空。」

或許漢克說得輕了,粘上中共最終不會得到好處,但竹籃一旦放入污水裏,還會沾上洗不清的污垢。2016年4月,厄瓜多爾發生黎克特制7.8級地震,600多人死亡、超過8,000人受傷。時隔4年,又到了4月,中共病毒在厄瓜多爾無情肆虐,死亡人數已經超過地震死亡人數的近二十倍,而且人數還在增加。

厄瓜多爾報告的感染和死亡人數比拉丁美洲的任何一個國家都多。

分析指,中共肺炎疫情還在繼續。在抗擊中共肺炎疫情的最前線,台灣和香港已經為全球各國作出榜樣,最有效的抵抗中共病毒挽救人民生命財產的方法就是拒絕中共、切割中共、審判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