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正在全球蔓延。當西歐部份發達國家疫情逐漸趨緩的時候,土耳其的疫情4月下旬急劇攀升,截至5月4日10時,確診感染人數已經超過12.5萬,直逼法國。

相比許多國家,土耳其疫情起步較晚,3月10日官方才公佈全國確診的首例,4月11日確診人數達到5萬,4月23日翻倍,突破10萬。

土耳其為甚麼疫情這麼嚴重?看過《大紀元》發表於3月11日的特稿《病毒針對中共而來》的人,也許馬上想到,土耳其也許跟中共走得很近。事實確實如此。

土耳其被稱為亞洲、歐洲、非洲三大洲的「十字路口」,連接黑海、地中海和愛琴海,對於有著全球野心的中共來講,土耳其佔據著重要的戰略位置。

1971年土耳其與中國建交,80年代兩國關係逐漸發展。2010年雙邊關係提升到「戰略合作」的水平,近年來高層更是互動頻繁。目前中國已成為土耳其在全球的第三大貿易夥伴,在東亞的第一大貿易夥伴。

兩國在許多方面都有合作,最突出的是「一帶一路」項目。土耳其官方多次在政府網站及其它場合公開支持「一帶一路」,還參與了其它許多項目,包括鐵路建設、合作建5G等。

在旅遊方面,兩國近年來尤其加強了合作。中共把2018年宣佈為土耳其旅遊年。這一年,前往土耳其旅遊的中國遊客數量達到39.4萬,比前一年增長了60%。

2018年,南航重新開通了北京至伊斯坦布爾的直飛航班,2019年分別開通了成都-伊斯坦布爾,武漢至伊斯坦布爾的直飛航班。

據中央社報道,2019年前11個月有403,739名中國遊客到訪土耳其,年增9.1%。土耳其原本預期未來一段時間中國遊客數可突破目標100萬人次。由於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中國自1月27日起暫停包括出境遊在內的所有旅遊團隊業務。僅是2月,土耳其就因此至少減少了3,000萬美元旅遊收入。

土耳其高調支持並參與「一帶一路」項目

2013年中共正式提出「一帶一路」倡議,稱將投資數千億美元,在數十個國家主導橋樑、鐵路、港口和能源建設。

這看似為其它國家進行基礎建設的倡議,實際隱藏著中共的全球野心,還輸出副產品:腐敗、債務、邪惡和專制,把共產主義病毒擴散全球。

尤其令人詬病的是其債務陷阱。典型例子就是斯里蘭卡。斯里蘭卡因無力償還中國公司的債務,2017年底簽署了一份有效期為99年的租約,正式將具有戰略意義的漢班托塔港移交給中國。

土耳其位於古代絲綢之路的西段,早就有復興絲綢之路的計劃,又有著強大的資金和技術需求。這與中共的「一帶一路」不謀而合。所以儘管內部也有質疑的聲音,土耳其官方一開始就積極支持。

土耳其在政府網站上明確表示,支持「一帶一路」項目,而且在這一倡議中處於關鍵地位。2015年11月,在土耳其安塔利亞舉行的20國集團會議期間,土耳其和中國簽署了有關一帶一路的備忘錄,標誌兩國要共同推進「一帶一路」。2016年7月1日在杭州的G20峰會上,兩國又簽署了一項備忘錄,把土耳其的新絲綢之路項目跟中共的「一帶一路」融合起來,

2015年9月,土耳其第三大集裝箱碼頭,位於伊斯坦布爾的康普特(Kumport)碼頭,被三家中資企業聯合買走65%股權。這一併購,被中資企業宣傳為「是踐行一帶一路戰略的重要成果」。

其中一家投資方是中國招商局國際有限公司,其董事會主席明確表示,土耳其是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節點」。

中國企業還承建了從安卡拉到伊斯坦布爾的高鐵二期項目,這是中共首個海外高鐵建設項目。2014年二期工程結束,通車典禮上,土耳其總理埃爾多安高度評價了該項目(安伊高鐵)。當時中國駐土耳其大使表示,安伊高鐵是兩國共建「新絲綢之路」的重要成果。

土耳其還深陷中共提出的數碼一帶一路項目。2019年2月,土耳其第一大營運商Turkcell與華為簽約,共同建設面向5G演進的全雲化核心網項目。

華為參與5G建設,在許多國家受到質疑,美國一直在全球推動禁止華為參與本國5G網的行動,認為華為可能被中共利用進行間諜活動。德國前憲法保衛局局長馬森接受德文《大紀元》專訪時曾談到,華為參與他國5G網絡建設存在安全隱患。

對中共迫害維族人 土耳其從譴責到沉默

土耳其是主要信仰伊斯蘭教的國家,和中國西北的維吾爾人在種族、文化和信仰上有緊密聯繫,原本一直對中共迫害新疆維吾爾人持譴責態度。

但隨著與中國貿易合作越來越多,土耳其官方越來越不敢招惹中共。2019年7月,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訪華,要促進中土經濟和政治合作,表態奉行一個中國政策,還說新疆地區「各族生活幸福」。

這跟同年2月部份土耳其官員的態度截然不同。那時有官員稱,中共對維吾爾人「有系統的同化政策」是「人類的恥辱」。但此後土耳其官方就沒有更多的公開表態。

實際上埃爾多安曾經多次就新疆維族問題批評中國,2009年,還是總理的他就曾指責中共政府,對維吾爾人實施「種族滅絕政策」,但對於近年來曝光的大約百萬穆斯林在新疆遭到關押,他基本保持沉默。

孔子學院滲透土耳其

孔子學院,實際上是中共借「孔子」名義搞大外宣的一個重要項目,輸出中共版本的「中國文化」,用語言美化中共,對外進行洗腦宣傳。

隨著海外華人對孔子學院的揭露,越來越多國家或地區認識到孔子學院背後的中共野心,逐漸中止與孔子學院的合作。日前瑞典關閉了在該國的最後一所孔子學院。

目前土耳其有四所孔子學院,這些機構並不隱瞞自己除了作為語言和文化交流橋樑之外的其它角色。

2008年啟動的、位於土耳其首都安卡拉的中東技術大學孔子學院,在官網上寫道,「旨在促進中國和土耳其的學術機構、非政府組織和企業之間的新合作。此外,合作還可以包括工業夥伴的參與,以探討技術開發和轉讓方面的問題。

METU的科技園是土耳其最大、最發達的科技園,是一筆巨大的財富。」該孔院2019年11月15日舉辦中土「一帶一路」人文交流與互鑒。至少兩次舉辦的夏令營都是由華為贊助。

位於伊斯坦布爾的海峽大學孔子學院,2009年正式授課,2010年還由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李長春親自揭牌。

該孔院不僅跟海峽大學有合作,還跟至少6家高校和一所中學有合作關係,還因「其出色的工作」而被評為2012年全球先進孔子學院。

從其具體活動來看,確實「很積極」。例如,2018年5月11日,組織學生前往華為(土耳其)技術有限公司參觀。

2018年4月26日該院舉行「土耳其警察中文培訓班」開班儀式,針對土耳其海關警察做培訓,為期三個月。

啟動於2012年的奧坎大學孔子學院,在官網上寫道,「也承擔一些加強兩國在旅遊和貿易方面合作的任務」,還將自己稱為「是土耳其貿易走向中國的大門之一」。

這所孔院去年10月和12月都舉辦了跟一帶一路相關的活動。2019年10月底,主辦了第三屆「新絲綢之路經濟帶——中土經貿論壇」。12月,與土耳其經濟貿易協會共同舉辦「一帶一路」中土經貿論壇。

結語

國家之間正常的經濟合作和文化交流,都無可厚非。但是跟中共統治下的大陸合作,性質就不一樣了。

中共統治中國70年來,在和平時期,在中國土地上發動了大大小小的政治運動,害死八千萬無辜中國人,迄今還針對「六四」民運人士、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各種異見人士,還包括香港反送中民主鬥士採取各種打壓手段,同時用謊言和仇恨灌輸給老百姓。

這樣一個對自己國民尚且無人性的政權,怎麼會對其它國家存有平等合作之心呢?中共利用中國人勤勞、中國市場潛力大等特點,誘惑許多國家去那裏投資,變相對它輸血,讓其繼續迫害自己老百姓。根據善惡有報的天理,這次瘟疫不正是在警醒世人,不要助紂為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