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費加羅報》4月9日的國際版上,發表了一篇題為「中共怎樣操控世界衛生組織」的文章。文中引用了多位國際組織負責人和研究員的觀點,認為引發全球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瘟疫爆發的罪魁禍首是中共不是美國,提議建立國際法庭追查中共罪責。

文中談到,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為了抗議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埃塞俄比亞人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在對待「中共肺炎」問題上的親共行為,主張退出該組織。

美國總統和共和黨參議員指責世衛組織掩蓋了這一瘟疫的嚴重性,而且世衛組織在中共「公然掩蓋武漢疫情」問題上有「共謀」。在中共的壓力下,世衛組織不僅沒有在1月下旬宣佈進入國際緊急狀態,還批評美國政府關閉了中國邊境,禁止中國遊客入境等。世衛組織總幹事完全採用了中共對外的宣傳口徑。

這位參議員說,更糟糕的是,中國國家主席也一再宣稱從疫情一開始就採用了「透明」的政策!當疫情在全球大爆發後,人們才明白了中共當局隱瞞疫情的撒謊程度,才發現世衛組織總幹事使用的是共產黨的模式。

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則安撫特朗普「不要將病毒政治化」,他說當危機結束後,總會有時間「回頭再看」事件的發展過程。而事實上,不僅美國,還有歐洲等國也都認為,應該把事實揭示出來。

中共把觸角伸進國際組織

報道說,自2010年初以來,中共利用美國退出多邊協議的機會,把觸角悄悄地伸進聯合國的世界媒體中心、安理會等,隱蔽地推動其在國際社會組織中的棋子,如這次在世衛組織內的做法和結果。它像一隻章魚一樣,把觸角伸進一些組織內的空缺位置,然後悄悄地把候選人推到戰略位置上。

因此,它直接或間接地控制了糧農組織(世界反飢餓機構)、工業發展委員會、國際電信委員會和世衛組織。

最近,中共還把手伸進了國際刑警組織的領導層。通過參於在南蘇丹等一些聯合國維和活動,增加捐款數量等手段,正像常駐紐約的法國外交官所認為的,中共利用媒體給外界一個「中共正在掌控聯合國大權」的印象。

中共與非洲集團結盟 控制聯合國議案表決

「中國與非洲集團結盟,該集團投票支持他們在聯合國提出的決議案。」法國研究員瓦萊麗·尼奎特(Valerie Niquet)向《費加羅報》說。尼奎特剛剛為戰略研究基金會(FRS)撰寫了一份關於這個問題的研究報告。中共與埃塞俄比亞現任領導人、前馬克思主義者關係密切,在該國大量投資。

北京還為非洲聯盟總部提供資金,因此非盟主席才為世衛組織辯護,反對特朗普對世衛組織的譴責也就不足為奇了。

前共產黨成員譚德塞於2017年當選為世衛組織負責人。作為世衛組織首位來自非洲國家的領導人,他避免批評中共。

「自那以後,世衛組織完全接受中共給出的官方聲明,像『八哥』一樣複述著那些聲明。世衛組織沒有發揮自己的作用,而是完全按照北京的要求去做。同樣,它按照中共的要求,拒絕更新台灣一個觀察員席位。」尼奎特接著說道。

中共目標只為繼續掌權 不遵守國際規則

文章談到了自「中共肺炎」(武漢肺炎)在全球大流行以來,中共選擇了符合它自身利益的目標,發動了一場重要的軟實力攻勢,即所謂的「人道主義」外交。當它向意大利派遣醫生和呼吸機時,它哄騙了這個在歐洲主要支持它的「新絲綢之路」項目的主要國家。

當它向荷蘭發送口罩時,它幫助了一個必須在6月份決定是否向華為開放5G的國家。中共還試圖在國際舞台上彰顯自己模式的優越,並成為一種美德和效率的典範。目的是試圖改變其在疫情初期,完全封鎖消息,隱瞞疫情,並以暴力的方式壓制了中國的那些「吹哨人」,如李文亮醫生等人,使得疫情迅速傳播到世界各地的不好形象,粉飾其不好的聲譽。

文章分析,中共在本國爆發過三次疫情——非典(SARS)、禽流感和武漢肺炎(中共病毒)。這三次向全世界傳播的都是產生在本土的病毒,遭受了國際上越來越多的批評。4月8日,(聯合國)宣佈指派中國在人權理事會一個機構任職後,引起眾多非政府組織的強烈反響。

「聯合國觀察」(UN Watch)的主任希勒爾·諾伊爾(Hillel Neuer)表示,「聯合國允許中共這個鎮壓性政府來操作、選擇、制定國際人權標準和作為揭露世界上對人權侵犯的負責人,這即不符合邏輯又符合不道德。」他說,這相當於「讓縱火犯當了該市的消防隊長」。

文章最後說,歐洲國家越來越不能掩飾對中共的憤怒。他們還對在經濟上,特別是在醫療領域、口罩和藥品方面對中國有巨大依賴感到憂心。

瓦萊麗·尼奎特認為,「中國(中共)的形象徹底損毀。我不認為它能說服人們認同它的模式優越。中國被歸為政體不好的國家,它的目標只是為了繼續掌握政權。中共不遵守任何遊戲規則。」

尼奎特的觀點是,在這次危害全球的疫情面前,不要混淆罪魁禍首。她說:「帶來病毒的不是美國,而是中國(中共)!它才是真正的責任者。應該為調查出元兇而設立國際法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