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外匯商品分析師盧楚仁表示,經濟災難威脅下,為了避險,美金成為金融市場的搶手貨,全球出現「美金荒」,導致一些國家出現貨幣大幅貶值,進而可能引爆貨幣危機。(大紀元《珍言真語》製作組)
香港外匯商品分析師盧楚仁表示,經濟災難威脅下,為了避險,美金成為金融市場的搶手貨,全球出現「美金荒」,導致一些國家出現貨幣大幅貶值,進而可能引爆貨幣危機。(大紀元《珍言真語》製作組)

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令全球籠罩在死亡威脅與經濟停頓的大災難中。香港外匯商品分析師盧楚仁接受《珍言真語》節目專訪時表示,經濟災難威脅下,為了避險,美金成為金融市場的搶手貨,全球出現「美金荒」,導致一些國家出現貨幣大幅貶值,進而可能引爆貨幣危機。

盧楚仁表示,全球正經歷一場二次大戰以來最大的世界衛生及經濟災難,人們擔憂自己的國家陷入經濟災難,「大家都在搶美金,甚麼貨幣都不相信了,連自己國家的貨幣都不相信。」盧楚仁說,無論股票甚至連美國債券、黃金都被拋售,「大家甚麼都不要,要『套現』,這叫『現金為王』。」他解釋,所謂「現金」和「套現」就是將它變成美金。

盧楚仁說,美元持續強勢下,部份新興市場、一些原油出口國甚至南美洲一些國家的貨幣,從年初到現在都是暴跌,貨幣大幅貶值,這些國家正醞釀著一場貨幣危機。

他說,股災、樓災、債務危機等金融危機當中,貨幣危機是最嚴重的,「當一個國家貨幣出現危機變成廢紙,沒有人信的情況,那個國家的經濟一定崩潰」。

近來美國聯儲局不斷「放水」,不斷印鈔,他說,這即是為了解決美元荒,解決流動性問題,「當美元轉弱就是告訴市場,這次的金融危機可能暫時告一段落。」

而與美金掛鉤的港幣也因此成為強勢貨幣,「美金強,港幣更強。港匯一直保持在強方7.75的邊位水平,這個情況會維持的。」盧楚仁還預測,人民幣仍「反覆偏軟」,「7.2就是一個底線」。跌至見底的英鎊及澳幣,他預料目前無轉勢升值的可能。

對於中國經濟的預測,他則表示,疫情爆發前,中國經濟已不斷放軟,地方陷入債務危機,許多國企與民企都陷入財務困境,還有中美第一階段貿易戰帶來的衝擊,「沒有疫情爆發都面對一大堆的經濟問題,都已經難搞了的」。而當前中共復工下若再爆第二波疫情,所造成的經濟影響,盧楚仁說:「我都不敢想像。」

再加上中共目前正面臨美、英與埃及等國相繼就疫情提出的追責與索賠,盧楚仁說:「這些大規模的索償追究行動,會使得中美關係進一步轉差,也都會使得中國走入另一個的困境。」

另外他也提醒,美國是全球最大市場,如果美國經濟與金融出現問題的話,必將禍連全球。作為美國最大貿易夥伴的中國,「對經濟是有一定的打擊的」。

他也預料香港經濟今年難以復甦,此外受美元強勢的影響,港幣走強,疫情過後將衝擊觀光業。再加上中國經濟轉差的話,香港無論是金融市場、地產等各個經濟,全方位都會糟糕。

對於香港的國際金融地位,盧楚仁說:「香港要面對的問題實在是太多了,要使得投資者恢復到對香港過去的信心,短期而言是不可能的。」

盧楚仁曾於香港和中國著名大學任客座導師,更被中國證券行委任為首席培訓顧問。他亦經常接受媒體包括中英文報章、財經電台、電視及財經雜誌的訪問,並撰寫財經專欄及主持、出席財經節目。

以下為採訪內容整理。

全球災難「現金為王」 市場套現只要美金

記  者:疫情初期也請你上來節目。

盧楚仁:是的,那次主要講中美貿易戰之後人民幣的走勢。當時很多人說人民幣會有一個很大的升幅,我有一些不同的意見,再加上我一直以來都看好美金,所以也分享了人民幣不會轉強的一些因素。

除了中美貿易戰,疫情剛剛爆發的初期,部份人不相信國內疫情爆發,可能聽了國內的官方言論,最初說不會人傳人,接著說可防可控,到最後說有限度的人傳人。我記得那時候(1月20日)在節目也強調過要麼就傳人、要麼就不會傳人,不會「有限度人傳人」的,現在不只是人傳人,而是高度傳染性,所以在這些影響下導致美金繼續走強,人民幣也會繼續弱下去。

疫情爆發到現在,基本上肯定是二次大戰以來最嚴重的世界衛生和經濟的災難,但是否是1929年大蕭條的翻版,現在還言之尚早,有待觀察。但這次的疫情無論對中國、對世界各地的經濟的打擊是很嚴重的。尤其是意大利、中國的情況。

記  者:怎麼看現在全球央行「放水」救市,貨幣走勢怎麼看?

盧楚仁:最近市場貨幣的走勢,任何貨幣幾乎都在跌,只有美金是強的。一直以來外匯市場說日圓是避險貨幣,這次災難,日圓都發揮不了。現在出現甚麼呢?大家都在搶美金,我們叫「美元荒」,就是全球出現了很嚴重的金融危機,大家甚麼貨幣都不相信了,自己國家的貨幣都不相信,只相信美金。

怕甚麼呢?就是怕自己國家陷入經濟災難,可能會讓自己國家的貨幣大幅貶值,所以大家在這個情況下都去搶美金。

另一個原因是在這個災難之下,無論是股票甚至最近連美國債券都被拋售,黃金也被拋售,所以大家甚麼都不要,要套現,我們叫「現金為王」。套現和現金這兩個術語,大家記住不要搞錯,所謂現金和套現就是將它變成美金,絕對不是要一些國家的貨幣,例如南美洲巴西雷瓦爾,所謂套現的壓力是指甚麼呢?大家都是想要美金,不要其它貨幣。

與美元掛鉤 港幣是最強貨幣

記  者:大家都要美金,因此港幣會受益?因為與美金有聯繫匯率的制度。

盧楚仁:港幣是這麼多貨幣當中最強的,美金強,港幣更強。港幣與美金掛鉤,讓大家覺得拿著港幣就像拿著美金一樣穩妥,再加上現在美金沒有利息了,但港幣還有一點利息,變成拿著港幣就有些優惠、優勢,所以港匯一直保持在強方7.75的邊位水平,這個情況會維持的。

這個情況對香港人來說,好處就是可以暫時避開像去年反送中運動的時候,很多人擔心港幣會被狙擊,但這個短期內就不用擔心。

如果我是基金經理、對沖基金經理的話,我狙擊的貨幣一定是弱勢貨幣,但現在港幣是強勢貨幣,我想他們選狙擊的是一些弱勢貨幣,所以看到一些部份新興市場、原油出口國甚至南美洲一些貨幣,從年初到現在都是暴跌的,正醞釀著貨幣危機。

聯儲局不斷放水 美元太強或引貨幣危機

記  者:是否已經打起貨幣戰?

盧楚仁:其實「貨幣戰」由來已久了,有幾十年了。因為很多國家很多時候希望利用匯率增加自己在貿易、貨品出口的優勢。貨幣貶值的話,它的出口價格就便宜了。剛才我所講的美元強,在某程度可以不怕被狙擊,但不好處在哪呢?

如果美金這麼強的話,對香港的旅遊、經濟的出口甚至金融市場、股市都是不利的。每一次美元強令港幣都會強的話,看一下過去的經濟周期都是向下的。甚麼情況經濟周期向上呢?就是美元弱,人民幣升值,對香港的情況最有利。

所以,在貨幣方面就是各懷鬼胎。有些國家一直以來都想貶值自己的貨幣,但是部份國家現在就不想貶值貨幣了,為甚麼呢?因為都跌夠了,已經跌了那麼多,再跌他們就怕出現貨幣危機,給國際的一些對沖基金大幅拋售他們國家的貨幣,如果他們國家貨幣大幅貶值的話,基本上就會引發一個很嚴重的危機。

因為這麼多個金融危機當中:股災、樓災、債務危機,貨幣危機是最嚴重的,因為沒有慘得過一個國家貨幣變為零的。

如果一個國家的貨幣沒有人信的話,那個國家一定是崩潰了。出現股災,那個國家經濟會崩潰嗎?未必。那個國家出現債務危機、債務違約,那個國家經濟會崩潰嗎?未必。但當一個國家貨幣出現危機變成廢紙,沒有人信的情況,如委內瑞拉那樣,那個國家的經濟一定崩潰。

記  者:現在貨幣危機有這個苗頭?

盧楚仁:是,現在是醞釀一些貨幣危機,貨幣戰可能暫時放在一邊,大家面對甚麼呢?就是不能讓美金繼續強下去,因為美元繼續這樣強下去某程度就物極必反。以往許多國家貨幣弱,美元強最好,特朗普過去也是非常不喜歡美元這麼強,因為影響它(美國)的出口。

但現在美元強不止影響出口,已影響到部份國家的貨幣被拋售,所以現在大家都想要穩定貨幣。令到美元不那麼強,所以見到聯儲局不斷放水,不斷印鈔,不斷解決美元荒,解決流動性,大家不需要搶。

美元現在在金融市場,不是在外匯市場是一個搶手貨,大家都希望持有美元,覺得是最穩妥的。這個情況發展下去美元的強勢會維持,但是要記住,美金這次的強勢並不是好事,反而當美元轉弱就是告訴市場,這次的金融危機可能暫時告一段落。

這次美元繼續強下去的話,亦是告訴大家一個信號,大家都不信任何資產,只是信美金。美金繼續升的情況對整體經濟、金融市場都很不利的信號。

某些國家潛在債務危機 對外幣應保持觀望

記  者:以一般市民的心理來說,這次想換美金這個動作,相比之前反送中運動是怎樣?

盧楚仁:沒有特別嚴重,投資者問我,「現在拿港幣好還是拿美金好?」這個沒有增加。反而最近很多外幣跌到很多年的低位,比如英鎊、澳洲幣跌得很慘,很多人問我是否趁低吸入,我都暫時奉勸大家先觀望一下,因為現在英鎊、澳洲幣見底,是否轉勢回升,我認為暫時沒甚麼可能。

除非要實用、交學費、買樓,準備那筆錢去支付的,那就不好說,如果不是的話,純粹想做投資的話,基本上暫時沒有甚麼投資價值。再加上持有外幣都沒有利息收的,以往它匯價低不要緊的,因為有個高息來彌補。

所以我自己覺得,在匯市方面,未來隱憂挑戰很大,除了不單只匯市,我們見到一些國家的債務,都陷入了一些危機,所以這一點大家要留意,這次疫情的打擊影響,原本一些國家已經陷入一些的債務危機邊緣,那些半隻腳已經陷進去,所謂的沒有錢還,我們叫違約,現在基本上不是插半隻腳的了,是整個身陷在裏面了,問題就是說,它這個泡沫甚麼時候發生,甚麼時候爆,在我眼中,爆,就當然會爆的,不爆才是奇蹟。

因為經濟這樣的情況下,不同國家、不同機構、不同政府都面對不同的財困,但問題是這個財困,有些國家可以解決到,有些國家就未必能解決。

大陸經濟持續下行 復工或引二度疫情大爆發

記  者:人民幣的走勢是會怎樣呢?

盧楚仁:人民幣我想是反覆偏軟的,但是暫時會不會破7.2呢?這一個大家都有個共識,現在中央是視這個做底線。所以我相信人民幣短期的匯價偏軟,不排除它再挑戰回去7.15至7.2這些低位,但我相信中央暫時沒有一個信號告訴大家,就是它(中共)會讓它破這個位。

有兩個原因,第一個原因就是,現在情況已經是這樣,如果人民幣匯率出現了不穩定因素,而導致下跌的話,會觸發一些拋售,會觸發走資,這對金融上是很不利。

而且在上次中美貿易協議當中,我們看到官方若隱若現的條文,就說這次中共肯簽這個貿易協議當中,是包括人民幣匯率,據說是不可以讓它惡性貶值的。所以今日7.2就是一個底線,我自己暫時看著這個位,除非,當然是沒有絕對,不排除(中共)因為這次疫情,會不會讓它再輕輕地再低一點,去到7.3、7.4呢?這個絕對不排除。

所以我自己覺得人民幣是反覆偏弱居多。現在人民幣當然是受美金的影響,美金強對它不利,現時在國內經濟來算,大家都有目共睹。很多人預計會有一個很強力的反彈,但我就對這個看法有些保留,因為沒發生疫情之前,中國經濟已經在不斷放緩,地方陷入一些債務危機,甚至很多企業,無論是國企或者是民企都陷入財困。

再加上疫情發生了,現在開始復工了,復工對產業鏈有幫助,沒有錯,但是反過來,大家千萬不可以忽視一件事,就是復工會不會帶來中國第二波的疫情爆發呢。像我們香港那樣,原本好好的,但是為甚麼會有第二波呢?這次爆得那麼厲害,原因就是大量的人員來在海外回來,馬上就失控。

中國這次復工之後,會不會爆發第二波疫情?我不敢斷言說一定會,像袁國勇說,我們對疫情不要太樂觀,我們抱著最壞的、最悲觀來打這場仗,千萬不要掉以輕心。所以,一旦中國真因為復工而爆發第二波的疫情的話,這樣我都不敢想像。

任何人都對中國零確診存質疑

記  者:中共官方數據很多時候都是零確診,怎麼知道它有沒有爆發?

盧楚仁:這個大家參考一下算了,這個數字我想大家心中有數。無論我作為一個老百姓,還是一個外國的一些國家級元首,他們都對這些數字基本上很有質疑的。所以,我自己覺得,說中國的疫情已經緩和,我信,但是你說緩和去到零確診,我就真是保留。

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就算當它真是復工之後,沒有爆發第二波疫情好了,中共依然要面對一大堆的經濟問題,這個經濟問題絕對是不容易搞,沒有疫情爆發都已經難搞了的。也有人說,中美貿易戰可能都停戰,我可以告訴你,過去我們受中美貿易戰的困擾,所謂簽了第一階段,有甚麼問題呢?

第一,就是第一階段,其實據我所知中共現在是沒有履行的。如果中共萬一真是不履行,因為疫情的影響,沒有錢買你(美國)的東西大豆,你想想中共現在的錢,拿來買大豆要緊,還是救災要緊,在他們(中共)的立場當然是救災要緊了,但在特朗普來說,「管你那麼多,你跟我簽了協議,你就要買我的東西,我今年大選,我就靠農民支持我,你不幫襯他,他不滿意我,我沒有選票,我跟你拼了」,再加上現在第二階段貿易協議,特朗普已經咄咄相逼:甚麼時候開始談、甚麼時候談。

還有一件事,就是多了的環節,令現在中美雙方關係是惡劣的,就是自從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說,病毒不是來自武漢,是美軍帶去大陸的。當然,聽完之後,我們一笑置之,但是在美國人來說,他很憤怒,特朗普作為一個國家元首,他不只是講武漢肺炎(中共肺炎),講中國病毒,你看得到他內心的憤怒。

所以在美方方面,基本上現在跟中國的關係去到一個,不是冷戰時期那麼簡單的了,再發展下去,從官方層面來講,我想特朗普也好或者大陸也好,都希望將抗疫不力的罪名降到最低,絕對不想把這個帳單拿到自己身上來。

大家會將這個球踢來踢去,因為這樣的關係,大家(的關係)會惡劣。我相信也是因為這個緣故,美國民間已經開始用民事索償了。

大規模向中共索償 令中國進一步陷入困境

記  者:不只美國,英國與很多其它國家已經開始向中共索償。

盧楚仁:我相信他們抗完疫情之後,有所舒緩的情況下,有大規模的索償行動向中國大陸。這些大規模的索償追究行動,會使得中美關係進一步轉差,也都會使得中國走入另一個的困境。

現在除了中美關係變差之外,大家需要留意一件事情。現在我們看到美國的疫情在數字嚴重過中國,一些國外反美的人士,寫了一些橫幅,說要來慶祝美國有多少人確診等等。其實大家忽略了一件事情,如果美國因為疫情而導致經濟迅速衰退的話,美國固然是大禍難,但是美國是全球最大的市場,大家都要跟它做生意。

在過去的金融市場裏,我們見到亞洲金融風暴,我們亞洲很不好,但是美國股票市場不斷地創新高;亞洲去年經濟非常不好,歐洲經濟很不好,但是去年的美股依然創新高。外圍不好,未必影響到美國。

但是美國的經濟和金融出問題的話,它一定會禍連全球,因為它是全球最大的市場,因為它是最大的買家。最大的買家如果不行,破產經濟衰退,那它的訂單自然就會少,對於所謂的世界工廠:中國、南韓,這些地方受影響一定是最大的。

美國是中國最大的貿易夥伴,每一年都給很多生意給它(中國)做,因為這個原因出現了很龐大的貿易赤字,如果一旦美國經濟不行的話,基本上對中國的經濟是有一定的打擊的。

香港不穩定因素 新股集資暫緩

記  者:中國經濟的差對香港有甚麼影響?再加上香港現在疫情已經開始有小小的擴散。

盧楚仁:是,中國經濟差的話,絕對對香港的經濟不是一件好事情。目前香港除了要面對去年的反送中、今年的疫情的爆發,未來還有甚麼挑戰呢?除了中國的經濟轉差對香港的負面,香港無論是金融市場還是地產各個經濟,全方位都會糟糕的。

我自己大膽地說,香港的經濟今年是沒有可能復甦的,真的千瘡百孔,再加上我剛才說的,美金繼續強下去,港幣也會強。將來疫情褪去之後,外地遊客都會找一些便宜的地方去消費,怎麼會來香港消費呢?

現在香港一些的東西便宜了,香港的樓價跌了,就算樓價跌了也是全世界最貴的。所以變成對於營商來說,香港的前景是不利的。

記  者:對金融市場怎麼看的?香港前三甲的地位?

盧楚仁:這個我都不是那麼樂觀的。因為始終現在香港這麼多的問題,我相信使得很多新股的集資都會暫時真的卻步的。

全球最大的公司叫沙特阿美,就是沙特阿拉伯的一家個人石油公司,現在在利雅德上市,在當地上市;前面(這個公司)都有聲音說想在香港上市,放風出來被媒體知道,最終報道說,他應該會挑日本上市,東京上市。

它現在為甚麼不挑香港上市呢?大家都知道(原因),它擔心香港的經濟前景,政治的不穩定因素,會妨礙投資者,或妨礙一些集資的活動。所以都想尋找一個經濟和政治都比較穩定的,現在日本未必是好的,日本經濟都出現一些衰退了,東京(奧運)又搞不成。

所以我自己判斷,對一些新股的集資是會有絕對影響,營商、金融市場,我自己認為香港要面對的問題實在是太多了。所以要使得投資者恢復到對香港過去的信心,我想短期而言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