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母親常面臨一個人生的難題:是要當上班媽媽、完成自我實現?還是回家照顧孩子?這牽扯到家庭的經濟狀況與個人的價值觀問題,也是一個很困難的決定。我個人是在重回職場以後,做出了自己的決定。

(從美國)回台灣後,我為了理想重回職場,嘗試著讓小熊們去上安親班。然而,如此過了一陣子,我還是覺得,當孩子還小的時候,母親如果有可能、有機會,應該好好陪著孩子。

當時小熊(大兒子)八歲,念小學二年級,他的一天是這樣過的:上課到十二點四十分,在學校吃過午餐,然後走路到對面的安親班。安親班就在弟弟的幼稚園裏,園區很大,四周有大草坪可以讓孩子們運動。安親班老師也很親切,讓孩子們先睡個午覺,起來後寫功課,再讓孩子自己看書、下棋、玩遊戲,考試前就寫寫國語和數學的測驗卷。

可是小熊從小就不愛睡午覺,他告訴我,安親班規定每個孩子都要躺一個多小時,他只好兩眼瞪著天花板,撐過這段時間。如果我可以陪他,這一個多小時我們可以一起去騎腳踏車、一起唸書、拿網子抓蝴蝶、去菜市場認識魚的種類,甚至母子一起看著天空發呆閒聊,都比他瞪著天花板好。

這間安親班只到五點半,我七八點才能下班回家,所以兩兄弟必須去第二個安親班。第二個安親班其實是小小熊的同學L家,我特別請L的媽媽幫忙,讓小熊們在她家吃晚飯,我再與小熊爸去接他們回家。我也特別請求L的媽媽,如果天氣許可,就讓他們在社區的遊樂場玩,不要老是窩在屋子裏。一個安親班已經夠了,孩子需要自由地跑動。

L一家人都很親切,他們會讓小熊們在屋外玩到天黑才回家,也煮了均衡的晚餐給小熊們吃。我們沒有親戚就近幫忙,還能有這麼好的機緣,似乎是雙薪家庭再圓滿不過的安排了。可是,還是不夠。

在孩子需要你的時候,讓他記住你的擁抱

母親的陪伴,對孩子別具意義。蔣勳在《親子天下》專訪文章〈母親,是我的第一個美學老師〉裏提到:「我們那個年代的父母,在生活上花了很多的時間。譬如我蓋的那床被子,現在看來多麼奢侈,因為是母親親手繡出來的,而且母親每個星期都會重新縫洗一次……這幾年我到日本,發現日本到現在還有人用這種方法洗被子、漿被子。這才叫做生活的品質,才叫做富有……忽然覺得我成長的過程是一個最富有的階段,所有的手工麵、手工的東西,都是買不到的。」

「所謂美的感受,也源自於你對一個人的情感,對一個地方的情感,對一個事物的情感……第一堂美學課,其實是母親給我上的,沒有人可以替代。因為沒有人可以替代母親的愛,所以沒有人可以替代母親對於人的教養的工作。」

蔣勳舉了一個傷感的例子:他曾到竹科的公司上了兩年課,這間公司的員工都是清大、交大、台大畢業,他們一進公司就有股票,但如果十年內離職,股票全部報銷。所以這些人沒有人敢離職,沒有人晚上十一點以前回家。有一個人告訴蔣勳:八年來他從未休過假。有一天蔣勳講完課,有人問了一個問題:「我女兒現在五歲了,應該送她去學小提琴還是鋼琴?」

蔣勳問:「你是那位八年沒有休假、晚上十一點前不回家的爸爸嗎?」那人說,是的。蔣勳告訴他:「你可不可以不要關心要學小提琴還是鋼琴,可不可以回家把女兒緊緊抱在懷裏?」

他繼續解釋:「我希望一個五歲的孩子能夠記住父親的體溫……如果到十六歲以後你要抱她,她可能不要你了,她需要另一個男人的擁抱。可是如果今天父親給她擁抱,她會帶著父親的擁抱去接受第二個男子的擁抱,這才是健康的。」

我希望小熊們長大後,記得媽媽陪他們去抓蝴蝶、騎單車穿過草原的日子。我希望為小熊們煮熱熱的飯菜,而且只有我知道誰喜歡花椰菜、誰不喜歡吃蝦子、誰又該避免吃寒性的大白菜、空心菜。我希望能親自檢查他們的功課,而不是在安親班的本子上,老師寫的「今天功課都寫完了」下方簽個名就算了。

我想問孩子:「今天國語課學的新字你都懂嗎?知道怎麼應用嗎?」每天孩子回家後,都有說不完的話要告訴我。可是他們九點半又要上床了,我們總是聊得不夠。

小小熊最喜歡問我:「媽媽,你今天有用網路攝影機看我嗎?你看到我在做甚麼呢?你有看到我對你揮手嗎?」我總是回答:「有啊……我看到你在吃飯、唱歌……」

我沒有。我一直在說一個白色的謊言。上班太忙,怎麼可能一直上網去看幼稚園的即時影像監控?況且我不想透過鏡頭去看我的孩子。一點都不想。我想親自去他們班上,擔任說故事媽媽,參與班上的活動。這些都是我在美國習以為常的事,回到台灣後,卻發覺一切都不那麼理所當然了。

身為人母後,價值觀會改變。我試過了,然後我理解了。自我實現可以用更多方式完成,在孩子還需要我的時候,建立良好的親子關係,對我是很重要的自我實現。

當然,上班媽媽回歸家庭,這樣的抉擇是要付出代價的,就是家庭的收入一定會減少!我不是少奶奶,家境富裕完全不愁吃不愁穿;我的解決方式是過「Simple Life」:

1.減少不必要的物質享受:少出外看電影改為去圖書館借DVD、少買個人的化妝品及服飾、由圖書館借閱書籍、陪孩子多出外運動,可不買太多玩具陪伴孩子。

2.減少外食:由自己去採買食材烹調,這一點對家人健康也有改善。

3.做好家庭收支管理:量入為出、記帳管理。

4.儘可能自己教育孩子:我指導孩子數學、解決功課問題、找英文教材練聽力、帶孩子做課外教學,減少補習班或安親班的支出。

依我的狀況大約估計:三個孩子自己帶,每月至少可以省二至四萬元(台幣)!我用自己的努力,換取更多親子相處的時間。而經過這幾年的努力證明:這是另一條可行的路……也感謝那段重回職場的日子,讓我對人生有了新的體認,算是難得的一課。

——摘自:《小熊媽的創意思考教養法》野人出版提供◇